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邪恶仙境续

 

 

皮克/法布雷加斯

 

 

上篇的衍生。本来想写的没看上篇也能看懂,毕竟两篇主cp不一样,但是我失败了,所以最好是看了上篇的“邪恶仙境”。当然我写了个简介,看这个应该也行。

 


简介

与现实相对应有个“邪恶仙境”,里面很多扯淡的事儿,比如阿圭罗在巴萨和梅西神仙眷侣,皮克不认识夏奇拉,目前大龄单身汉一枚,小法还在阿森纳……这篇讲的是这个仙境里的皮克到了现实(当然是我脑补的现实)里的故事,时间是现在,小法婚礼后,bug成堆,纯yy

 

 

 

 

 

  皮克疯了。这是巴萨所有人的想法,今天早上在群里,这位爷发了张照片,照片内容是他家各种夏奇拉的照片,配字是:我家闯进了一个夏奇拉的狂热粉丝![惊恐]

  所有人都无视了他,并且不约而同的唾弃他这种变着花样的秀恩爱行为,而且你分享到社交网络上就行了呗,分享到群里是想干嘛,谁没有对象似的。

  这本是个无伤大雅的插曲,直到大家在训练场上看到张牙舞爪的皮克和皱着眉头抓着胡子的梅西对峙的场景。

  “怎么了?”苏亚雷斯走过去,“发生什么了吗?”

  “路易斯!”皮克一把抓过苏亚雷斯,“里奥居然说夏奇拉是我女朋友,而且阿坤没来训练他没反应还瞪我!”

  苏亚雷斯张大了嘴,用一张扭曲的脸去向梅西求证,对方看起来非常想翻个白眼,苏亚雷斯觉得能把梅西逼到这个份儿上,皮克果然是个人才。

  “不要闹里奥了,今天又不是愚人节,乖,不然你换个人去闹吧。”

  皮克瞪大眼睛活像自己才是受委屈的那个,苏亚雷斯脑门上冒出了一堆问号,然后这位爷就转头跑掉了。

  苏亚雷斯不知所措:“我做什么了?”

  “别管他,”梅西咬牙切齿,“我看他是要进军好莱坞,今早他上来就问我——”

  他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皮克问的是他难道反攻成功了,让阿圭罗下不了床才没来训练,还说什么要节制,就算难得反攻也不能耽误训练呀——梅西听他第一句话就愣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才让这混蛋继续说个没完——诶呀我家真的进了个好恐怖的人,居然摆了那么多照片,干嘛啊,他怎么想到让我和夏奇拉在一起的,我明明……

  苏亚雷斯看着梅西都快把眉头打结的神情,扑哧一声笑了,他拉过对方:“行啦,里奥,别操心杰拉德了,你现在看起来简直像个恐怖分子。”

  “你这么说是因为你没听到他说什么……”

  苏亚雷斯对于梅西一串嘟囔抱怨的反应是把人拽到身边,一起投入训练。

  讨论点养娃经验才是正道,皮克那个大龄儿童可不是他们要操心的。

 

 

 

  “塞斯克,我爱你。”

  大晚上打电话上来就这么一句,法布雷加斯差点被把水杯甩出去,他极不稳当地把水杯放到了一边,又把电视静音,“呃,我也爱你,杰拉德,发生什么了?”

  “不,”难过和寂寞汹涌而至,皮克无比想走出这个折磨人的梦境,“我爱你,塞斯克,你明白吗,我爱你。”

   法布雷加斯把电话挂了。

   他在孩子们疑惑的眼神中跑到卧室关上门,给梅西打了过去:“杰拉德怎么了?”

  “什么?”

  “那混蛋现在在哪儿?”

  “在家吧?今天训练结束他就——他和你发什么疯了?”

  “什么意思?”

  梅西叹气,“他跟我说了一天的胡话,你想象不到的,他好像……唔,他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法布雷加斯犹豫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他说他爱我,而且就跟快哭了似的,他是不是喝多了?”

  电话那头一下子沉默了,法布雷加斯一时间有点后悔,他和皮克的破事之前已经叫梅西为难了。他觉得自己和皮克就像两块恶心巴拉的口香糖,粘在一起分不开恶心彼此就够呛了。让梅西难受是他一直以来都不想的,但他又一次不经大脑了。

  “我很抱歉,里奥,我——”

  梅西打断了他,“杰拉德给我传讯息说他到伦敦了,他说他在餐厅点好了菜等你。”

  “什么?他疯了!”

  “塞斯克,和他谈谈吧,”梅西又叹了口气,“另外,你知道你永远不必和我说抱歉的。”

 

 

 

  到餐厅门口时法布雷加斯是真的恍惚了,阿森纳时期他格外迷恋这里的一道菜,所以每次皮克从曼彻斯特过来都会先请他在这里饱餐一顿,然后他们再回家,一起看电影、玩游戏、闲聊。

  有一次他们聊着聊着闹了起来,在地毯上打成一团,皮克这个基因突变、长手长脚的混蛋像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只好战略性投降,在皮克起身时一个反击反转局面,摁住对方。

  那一瞬间,他目光所及只有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他们陷入狂乱的亲吻,彻底滚成一团。

  法布雷加斯赶紧收住自己飞得太远的记忆,这怪不得他,走进包间的时候他这么想,这个混蛋太反常了。他曾对什么眼神说嗤之以鼻,也可以说是对过去自认为能看透皮克双眼的自己嗤之以鼻,不过此时这一秒对视中,他又必须承认,皮克让想到了过去。他移开目光,明明早就放下的事情,突然又令人感到无措。

  “干嘛,”法布雷加斯一屁股坐下去,恶狠狠地说,“没来我婚礼的赔罪?”

  皮克没回答他,只是用一种堪称忧郁的神情望着他。

  法布雷加斯:“……”

  法布雷加斯:“你不说话我走了。”

  “你不会走的,”尽管这么说,皮克还是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我一直在赌,这个世界我们是不是还拥有这里。”

  “???”

  这个世界?

  “我知道你不明白,你可以当我疯了,也可以当我失忆了,记忆停留在阿森纳。”

  法布雷加斯震惊的看着对方,他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做的是,抽出手,摔门而出,但事实是,他像被定住一样根本动不了,也发不出声音。

  “我赌赢了,塞斯克,我们还拥有这里。”

  皮克几乎是从座位上窜起来,冲过来。

  他们仍旧如此胆大妄为,法布雷加斯惊讶于自己的大脑还在运转。他们不是没这么吻过,像末日,像生离死别,恰恰相反,这场景似乎发生过两三次了,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这时候还能不宕机。再缠绵的感情,再激烈的吻,也经不起一次次的反复吧,生离死别又诈尸,可能实在没什么艺术性。

  他没推开这发疯的少爷,只是等待激情退却,慢慢的拉开距离。

  “你如果以为……”开头似乎有点太生硬,法布雷加斯停了一下,重新措辞,“我以为我们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杰拉德,装疯卖傻再纠缠下去是几年前的戏码了。”

  妈的,好像更生硬了。

  他把视线转移到餐桌上,只看着那盘他曾经痴迷的菜品,“你真的像失忆了,但我没有,别人也没有。时间是不会倒退的,你如果把记忆停留在阿森纳,我是没办法的。”

  话说完他几乎想颤抖,但他没有,只不过皮克在他的余光里抖得像个筛子。世界奇观,他狠心的这么批注,但还是搂住了对方。

  “我给你订好了酒店和明早的机票。”

  “你就非要这么对这个我吗?”

  法布雷加斯惊异于对方隐约的哭腔,也许世界真的要毁灭了?

  皮克继续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对于伤害我,特别痛快。”

  “这是新的八点档台词吗,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渣男,”法布雷加斯哭笑不得,“以前没有,今天真的有点痛快,你今天脆弱得像真的被我伤害到了。”

  皮克直起身子,他眼睛亮得惊人。

  “对不起,塞斯克,为过去的一切,”这眼睛真美,法布雷加斯漫不经心的听着他的话,“我知道这很扯淡,当我被砸到头了吧,你说你对我的‘失忆’没办法,我理解,但我也对此没办法,如果我之后变回从前的我,那是另一码事,但如果我仍旧这样‘失忆’下去……”

皮克那晚没再说下去——法布雷加斯看着梅西简讯中的“谢天谢地他恢复正常了”,回复了一个安心的表情—— 还好他没再说下去。

 

 

 

 

  “醒醒,白痴。”皮克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塞斯克正不爽的看着他,“我从伦敦专门跑过来不是为了看你睡觉的,阿森纳明天还有训练,你口口声声的大餐呢?”

  “原谅我,塞斯克……”

  “??”法布雷加斯懵了,“你哭什么?做梦做傻了?”

 

 

 

 

 

 

 

 

 

 

 

上篇写完小法就婚礼了,某人木有去,我是真的哭笑不得了,本来打算写的后续全给我憋回去了,感觉像是现实帮我续了一个格外完美又悲剧的后续怎么回事……但是还是写了吧,毕竟皮法是我最早萌的,我最爱的狗血……

 

ps上篇评论里一个妹子想看的是甜,但我还是没写出来,对不起……而且这次连搞笑都没了,奇奇怪怪的


评论 ( 17 )
热度 ( 41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