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霜铁】Flemington(下)

(上)点我



  佩珀和罗德很高兴看到托尼总算是变得正常了许多,和前一段时间硬挤出来的俏皮话不同,他又大部分又变成了那个托尼斯塔克,佩珀问了Friday和幻视,这个能穿墙的……佩珀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生物?似乎不太礼貌,总之就是幻视,他那作弊一样的能力也让他可以轻易知道托尼的状况,事实证明托尼最近睡眠也罕见的、意外的不错,要知道,西伯利亚那事是她费力从罗德那儿知道的而罗德又是费力的从托尼那儿威胁出来的,尽管罗德和佩珀在知道发生了什么后都很想拽着托尼的脖领子问问他为什么要一个人去西伯利亚,还更想去瓦坎达把史蒂夫揍一顿,尽管托尼尽量说得轻描淡写,但那些伤,和破碎的盔甲说不了谎。罗德因此有幸从佩珀那儿领教到了骂人的顶级词汇,他曾经以为托尼在此方面就是顶级了,但看来佩珀还是高他一筹。

  好吧,说了这么多,只是,佩珀知道这次的事对托尼的伤害远远远远大于纽约,而纽约一役害的托尼得了严重的恐慌症,这次他却如此快的恢复过来了。

  “这是好事,”罗德这么说着,脸上却也满是担忧,“虽然我觉得这大概是因为他被伤透了,但从别的方面想,既然他彻底失望了,也就代表他彻底放下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许你是对的,罗德,他是托尼,我该相信他,他不是脆弱易碎的娃娃,那么多年,那么多事,那么多打击,他不是没有遭受过背叛,但这次和以往都不同,我怕他不敢再相信,不敢再去爱……”

  “他有我们,佩珀,他永远不是一个人,不是吗?”罗德说着,佩珀看着他,鼻子一酸,露出了一个微笑,罗德也笑了,

  “虽然这不算小事,但托尼能挺过去的。”

  

  他们两个都想不到,邪神洛基在托尼恢复的路上功不可没。

  

  “这就是阿斯加德?”尽管是假的,但也宏伟的让人吃惊,“索尔明明是个有钱人,却还要刷我的卡……”

  听到某个名字洛基不禁冷哼一声:“他连王位都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算给他金山银山你觉得他知道怎么花?”

  托尼明智的选择不再提索尔了,前几天他功力回满结果成功把对方惹毛了,害的他做了一夜自己穿着芭比娃娃的衣服,不,准确说,他就是被变成了娃娃,然后被他自己买了回去,先不说别的,他根本不会买芭比娃娃好吗,他就这么吐槽着洛基,度过了一个被自己玩弄的夜晚。太诡异了,他还是不要惹这刻薄的混蛋了。

  “这是宫殿?”

  “没错,”洛基眯起眼,托尼知道他八成在回忆什么令他不爽的事,“索尔就是在这儿加封王子的。“果然。

  “你猜我恨他吗?”

  “感性的邪神,”托尼干巴巴的这么说道,洛基绿色的眼睛立刻嗖嗖射出眼刀,托尼装作看不到继续说,“我不知道你恨不恨他,但你一定烦透他了。”

  洛基笑了,托尼发现他这样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索尔……他是个十足的傻子。他自以为是,任性妄为,我不知道几百年他怎么活过来,差不多等于白活了。”

  “你嫉妒他。”刚说出口托尼就后悔了,哦,这次估计洛基会让他羞耻的在纽约街头裸奔。

  但邪神沉默了几秒,“也许。也许是这样,也许我只是无聊。”他把头转向托尼,低下头,他们的距离迅速缩短。

  托尼没躲,洛基顺势吻了下去,对方瞪着棕色的大眼睛,邪神只好用他那双好看的手帮这个,那帮蝼蚁怎么说的,呵,花花公子?把眼睛闭上。

  托尼不得不说,和洛基接吻的感觉挺好的,这个人,啊不,这个神的体温很低,嘴唇柔软而冰冷,洛基又吻得很温柔……在纽约奋战时的托尼怎么也不会想到邪神接起吻来会很温柔,不不不,他根本就不会把吻和洛基联系到一起。他根本想不到他会……和史蒂夫闹成这样,他想不到史蒂夫会拿着星盾毫不留情的……该死,他想说的是他想不到自己会和洛基像约定一样在梦里相会,还在这个好吧,虽然是假的,在这阿斯加德的宫殿里接吻……

  他们缓慢的分开,洛基用修长的手指整理起托尼的头发,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你的想法很吵,斯塔克。”

  “你什么时候会读心的?”

  看他一副下意识警惕的模样,邪神再一次被愉悦到了:“我不会,但你的确是个思想活跃的家伙。在这点上,我其实挺佩服你的,斯塔克。”

  托尼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而且再一次开始怀疑眼前洛基的真实性。

  “你脑袋里的东西,”洛基突然搂住了托尼,托尼感到一阵阵晕眩,持续了好几秒才停下来,“——很了不起。智慧、思想是一个人的核心,而你在这两方面均是佼佼者,不单单是在人类中,九界之中,亦是如此。”

  “……”托尼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他,洛基倒退几步,和他拉开距离,他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猜梦该结束了?每次这时候你都会说几句让我意外的话。”

  邪神看着他,绿色的眼睛里漾着恶作剧得逞的喜悦,这让托尼有点不安,下一秒邪神恶劣的笑起来:“梦的确结束了,斯塔克。欢迎来到阿斯加德。”

  

  “啥?”

  “嘘,”洛基像个小孩一样,快步又走回托尼身旁,拿手指抵上托尼的唇。他是真凉,托尼这样想着,而此时的触感似乎真的前所未有的真实,又或者是心理作用,托尼不知道,天哪,再这样下去,他迟早被洛基弄得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然后疯掉。“小点声,斯塔克。真的阿斯加德容不得那么放肆了。”

  “好——吧。”

  “其他的景色我都带你看过了——虽然是幻境。斯塔克,过来。”

  洛基引他来到王座跟前,“坐下。”

  托尼倒是不推脱,一屁股就坐下去了,“我以为这位子对你来说很宝贵。”

  洛基没回答他,自顾自的说:“你说,能做阿斯加德的王,是要能坐上这宝座?还是能拿起妙尔尼尔?”

  “要我说当然是前一个,”托尼耸肩,“我也是阿斯加德王的候选人之一了。”

  邪神长久而,托尼不想说出那个次,肉麻又绝对不适合放到洛基身上,好吧,温柔的凝视着他,托尼得承认邪神的绿眼睛很好看,他从其中看到茫然疑惑的自己,突然又或意料之中,洛基又一次吻了他,托尼则再次失去了意识。

  他再睁眼面对的却是排排站的罗德、佩珀、幻视,上帝啊,皮特那孩子怎么也在?

  “干嘛?我不记得今天是我生日?”

  “你还说这些!“佩珀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把高跟鞋糊在托尼的脸上,”你失踪了近二十分钟!”

  “哈?”托尼明白了,“这不可能!”

  “是真的,斯塔克先生。”皮特一脸担心,“你一下子就从大厦里消失了,这也是波兹女士叫我来的原因。”

  “但不到二十分钟,你又完好的回来了,”罗德接着皮特的话说道,“完好无损,而且还睡得很香甜。”

  托尼彻底明白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吗?”他有研究过索尔“穿越”的这项技能,会留下鬼知道什么意思的像祭坛一样的东西。

  但没有,洛基特意把他移到了别处再把他带到了阿斯加德,如此大费周章。托尼不太懂,又似乎有那么点懂了。

  他看着面前叽叽喳喳争论又或质问关心他的人,又想起了邪神那张颇为赏心悦目的脸,忍不住笑起来。

  “托尼!你居然还笑!你知不知道——“

END






评论 ( 5 )
热度 ( 59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