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霜铁】Flemington(上)

霜铁

 

 

 

  “哀大莫过于心死,我想托尼差不多就是这个情况。”罗德这样说道。

  “你别和我扯这些,”佩珀的语调听起来与往常无异,可天知道她一周前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从罗德嘴里听到内战的经过,看到托尼脸上身上的伤口又是怎样后悔难过,她希望能在他难捱的时刻在他身边,可结果往往是她错过了,她曾想以爱人的身份永远陪伴在托尼身边,尽管如今这已经做不到,但亲人或许更好,“我不该……天哪,谁能想到短短这么一段时间就会闹成这样子,我气他不爱我,气他明知……却还是对我说爱,可……”

  “我天哪,”罗德慌了,“别哭了,佩珀。”

  比起这边两人在心疼钢铁侠,钢铁侠本人却在实验室里茫然的坐着。托尼是真的很迷茫,要问他现在在想什么,答案是什么也没想。没错,他是在放空,标准的、毫无疑问的放空。恐慌症发作最严重的一段时间,托尼尽量把精力投在实验上,也造出了一二三四五六七无数盔甲,可此时此刻他却不需要用实验和工作来转移注意力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压根也没注意到自己现在不正常的状况,也没有去想,他什么都没想。

  但有人帮他想了。地球,或者说成中庭对某些神来说更准确些,中庭之事对于现在阿斯加德王座上的人是完全透明的,但那不算什么,那位神也不必在乎,但或许是恶作剧之神太闲了,又或者只是忙里偷闲的一剂调味。

  洛基就在此时出现在托尼的面前。托尼甚至反应了五六秒,要知道这么长时间足够洛基杀他十遍了。托尼想不通为什么大厦没有警报,Friday也不出声。然后在第差不多十几秒了,他才意识到他根本不在大厦里。

  “你是哑巴了吗,斯塔克?”虽然挺讨厌对方的伶牙俐齿,可洛基宁愿面对一个聒噪的斯塔克也好过一个死气沉沉的。

  “还差点,”托尼似乎才反应过来,他没法召唤铠甲,倒霉催的只剩下个手部装甲,不过看洛基的样子也没有像杀他的意思……等等,“洛基??你不是死了吗?”

  洛基大大的翻了个白眼,他自己在上,一个内战直接把斯塔克打傻了,”我还以为你脸上挺大的那两个东西不是装饰呢。”他的声音一如既往,性感有磁性的伦敦腔,托尼不得不瞪大眼睛,把神智彻底找回来,该死的,西伯利亚那破事还历历在目呢,洛基来的太不是时候了,他还没恢复呢!是,没错,他一向抗打击能力强,可这太快了。

  “你没死,索尔那傻大个,看来他的麻烦不会比我少。”

  这倒是实话,洛基颇为嘲讽的在心里回答了托尼,不过与你无关了,斯塔克。

  “所以,”这个空间,托尼不太明白,大概是洛基临时建造的?这家伙这么厉害当初干嘛了,基本是一片虚无,虽然他终于找回了平时的那份气势,但脸上青青紫紫的伤,还有他乱七八糟的居家装,以及没有个酒杯给他撑场子,他甚至连个增高鞋都没有!面对这个高的离谱的神,托尼的气场严重受影响,“你要干嘛?”

  “你看起来可比上次糟糕多了,斯塔克,不过倒没有那么紧张了,不是吗?”

  “我猜,如果你要杀我我大概死了得有几百次了,所以没必要那么拘束,不是吗?”

  洛基笑了,“又或者是,你不在乎了。”他一步步走进托尼,”不在乎生,还是死。”

  与当初不同,此次洛基伸出的是他纤长的手指,触碰到的也不再是托尼坚硬冰冷的反应堆,洛基把手掌覆在托尼的胸口上,又慢慢移到心脏处,“你有心了,斯塔克,哦,跳得这么快,看来你还是在乎的,毕竟没有谁不怕死,不是吗。”

  “你再这样,对我动手动脚还压着嗓子讲话我就要怀疑你对我有意思了。”

  洛基轻笑出声,“凡人,”他讥诮的语调此时听起来倒真的像个俯视众生的神了,”我虽然不是你们圣经里为人类的祈祷驻足的天使,但我作为一个神,还是偶尔大发慈悲会实现几个他们的愿望,帮他们几个小忙……如果不是索尔加入了你们这个愚蠢的组织的话。不过现在我也不是不可以帮你收拾美国队长一顿。”

  托尼愣了好一会儿,就算等他彻底消化了洛基的一番话,他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接,谢谢?绝对不对。你肯定是对我有意思?好像也不太对。关你屁事?这个对,但是他不敢说。

  “哼,”洛基似乎是没了耐心,又似乎是早就猜到了托尼的反应,“人类就是如此脆弱的生物。”脆弱,软弱,被数不胜数的感情控制。邪神眨了眨眼睛,下一瞬间,头昏眼花的托尼就又回到了大厦,不,他连姿势都没变,就像是,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Friday,我刚才怎么了?”

  “Boss,你睡着了。”

  所以洛基其实是潜进了他的梦里?托尼只觉得头疼。

 

  史蒂夫的蓝眼睛,哦不,泽莫怎么说的来着?蓝中带绿,没错,那双眼睛里面没有犹豫。盾牌高高举起,而他竟然像一个十足的蠢货一样下意识护住了脑袋。

  疼痛接踵而至……诶,好像没有?

  托尼睁开眼睛,眼前却不再是史蒂夫了,邪神抱着臂站在他面前。

  “你知道梦里也照样能感受到疼痛吧,斯塔克,”他冷笑一声,“我对你的受虐倾向真是刮目相看,你一定有和你的哪个小女朋友玩过什么捆绑SM。“

  “你知道的可真多,”西伯利亚的冷风吹着,托尼甚至觉得这不是梦,可下一秒他就陷在柔软的床上,屋里则有着不合逻辑的恰到好处的温暖阳光,“天哪,洛基,你贴心得让我怀疑这些都是我的幻觉,是吗?我大概是真的疯了,我居然幻想出你来安慰治愈自己……”

  洛基挑起了一边眉毛,”你的确不会幻想出我来,而我也不是来治愈你的。”

  托尼耸了耸肩,然后便放任自己躺在舒服的不科学的床上沐浴着阳光,就算床边坐着的是差点毁灭纽约的邪神又能怎么样,他闭上眼放肆的这样想着。洛基看着对方惬意的样子,意外的没有出言讽刺,他只是接着之前的话继续道:“我无法治愈任何人,有生命的,有思想的,思想是无法修复的,斯塔克,所以一个人死了,重点是他不再能思考、感觉,这是永远无法逆转的。我能修复,但不是人,只是东西,像一个花瓶——”

  “一块玻璃?”托尼突然插话道。

  “没错,一块玻璃。”邪神挑眉,他已经能猜到斯塔克接下来的话了。

  “你该赔我一块玻璃……”

  猜中了托尼的话让邪神的心情变得更好了,他连对方抢他话都不想计较了,继续说道:“我没法治愈你身体上的伤。”

  “你说这些就是为了证明我是错的?”托尼的声音懒洋洋的。

  “你当然是错的,斯塔克。”

  “我本来也觉得那么说很傻,但我现在不那么想了。“托尼睁开眼,棕色的眼睛在这么多天头一次闪现了狡黠的光,“你的确是来治愈我的,洛基。”

  “噢,斯塔克,”邪神被调戏了仍近乎愉悦,他甚至俯身进一步贴近了托尼,“也许我真的是。”

  “也许我真的是来治愈你的,虽然你早就无药可救,”洛基的话开始变得飘渺,托尼的意识如散沙般,变得漫漫飘散无法聚集,

“但你足够有趣。”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下)点我


评论 ( 4 )
热度 ( 66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