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卡配罗】七月六日晴(完)


卡配罗,灵魂伴侣梗,设定是灵魂伴侣之间会共享某种或某些感觉,半AU,蝴蝶掉了很多东西,包括孩子们,基本不涉及足球竞技内容 


  卡卡不喜欢每个人生下来就注定有灵魂伴侣这件事,就像既定的,预定好的,他不明白,如果是真心相爱,怎么会是注定的?难道就不会有人讨厌自己的灵魂伴侣吗?而且这个什么灵魂伴侣,让多少人打了长久无望的光棍,女性似乎真的很看中是不是灵魂伴侣这点,从幼儿园开始,卡卡身边就不乏一个个的女孩致力于试遍身上每个可能存在的感觉,存着期待他是她们灵魂伴侣的希望,而他,当然,没感觉到任何事,他一次次让那些心存幻想的女孩们失望。渐渐的,在她们眼中,卡卡就像上天降下的神祗,不被凡尘俗世所扰。女孩们这样想着,安慰着自己,放弃了当灵魂伴侣的想法,转而肆意的追求他来。 

  但这时候,卡卡牵起卡罗琳的手,宣布他们会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然后那个每个公开感情的公众人物都会面对的问题自然而然的杵到了卡卡面前,你和卡罗琳是灵魂伴侣吗? 

  答案是否定的。卡罗琳说他们可以假装,但卡卡没同意,他说不必在乎这个,卡罗琳听到他这么说,脸微微红了,没再反驳什么。卡罗琳以为他是不在乎什么灵魂伴侣只是爱她,但卡卡只是不在乎罢了,真的不在乎,他不能说他完全不好奇他的灵魂伴侣是谁,他好奇,他好奇是如何认定灵魂伴侣这四个字的,毕竟这是这么多年来人类一直没有弄明白的问题,他好奇他和那个人面对面,看进对方的眼睛里时是怎样的感觉,他会在那一瞬间陷入爱河吗? 

  他不信。 

  他对媒体坦然的承认他和卡罗琳并非灵魂伴侣,其实现实生活中有太多的人没有和灵魂伴侣结合,或者一辈子也不知道另一个人是谁,毕竟对方可能在地球的另一半,可能出了意外,这时候你就要祈祷你和他不是共享痛感了,曾经有因为共享痛感而活活痛死的悲剧,因此也兴起了一波这个所谓的灵魂伴侣不是人类浪漫的证明,而是基因上缺陷的说法,有研究人士投入精力去研究如何消去这一链接。这几乎兴起了一场运动,但几年过去,浪潮过去,人们接受了事实,尽管人类连灵魂都搞不明白,但还是接受了灵魂伴侣的存在。 

  卡罗琳挽着他笑着对记者说:“我们不是不相信灵魂伴侣,也不是对此不屑一顾,只是我和里卡多相爱了,我们决定在一起度过余生,就这么简单。” 

  他在妻子旁边微笑,闪光灯咔咔作响,媒体吃了他们这套,几乎所有人都吃了这套。人们虽然对灵魂伴侣有着无边的幻想,但那个人在哪儿呢?卡卡和卡罗琳的婚姻才是更加现实更加完美的。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尤其是卡卡。 

  直到他来到了马德里。 

  克里斯蒂亚诺是个很特别的人。他有一张性感不羁的脸,棕色的眼睛,笑起来像个孩子。克里斯用活力四射来形容再合适不过,眼角一条条的笑纹很有感染力,卡卡很好奇他怎么能做到如此热情,如此精力充沛、永不停歇,他喜欢做一些、各种各样的小动作,挤眉弄眼,把脸皱成各种模样,卡卡忍不住把目光停在他身上,看他像一团蓬勃的火焰般燃烧。 

  克里斯蒂亚诺很喜欢黏着他,一双眼睛里像要窜出火苗般盯着他,由于脸和人气的原因,卡卡是个挺禁盯的人,但克里斯的目光实在有些过于炽热,不过有意思的在于,每次卡卡只要回盯,没几秒葡萄牙人就会熬不住移开目光,还有点……害羞的感觉?卡卡觉得这人实在太可爱了,也二十几岁了,还像孩子一样,甚至卡卡有时候觉得对方那天真浪漫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妙龄少女。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在克里斯的身上投注了越来越多的精力,越来越多的视线,越来越多的关注,而克里斯?他觉得他对于克里斯来说就像另一个世界来的似的,对方似乎对他有着无穷尽的热情,热情到让他忍不住多想,无穷尽到让他忍不住对此感到愉悦…… 

  这想法太过危险,让卡卡有些惶恐,又忍不住兴奋,他生平第一次有如此感受,又酸又甜,如此微妙如此强烈又如此失控。边缘的想法在他脑海里冲撞,理智头一次如此脆弱,他无比渴望冲动的自己冲破他一直以来的屏障。 

  克里斯对他的想法和改变一无所知,一如既往的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拿渴望期盼倾慕又怯弱的眼神望着他。他则一味纵容,他把房子定在距离对方四百米的地方,他在对方做出明显超出友谊的举动后温柔的笑,的确是克里斯在一门劲儿奔着他,但他才是那个张开怀抱的人,他如此做法简直是下品,可他克制不住自己。又一次克里斯把他们二人的距离拉到不能更近,卡卡直直的看着对方的眼睛,过分卷曲的睫毛正和克里斯蒂亚诺实际上敏感纤细的内心符合,卡卡吻了他。 

  他们接吻,做爱,四百米外的就是卡卡的房子,但卡卡只想永远留在克里斯这儿。他曾经以为,谁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他不信一见钟情不信灵魂伴侣,他连既定的事实都不信,他什么都不信,他甚至不信存在,人的一切感觉都是由大脑支配的,可人从未研究明白一点大脑的构造原理,如果说注定的另一半是灵魂伴侣,可连灵魂究竟是什么都不清楚,谈这些不是可笑吗?他质疑这一切,他质疑自己,他选择了信仰上帝,但其实他一直浑浑噩噩、如行尸走肉般活在世上,他才活过来,不是他变了他的思想,不是他不再质疑,就是他想留在这儿,他想留在这里更久一点、再久一点。为什么克里斯蒂亚诺能有如此魔力?他想起他在报纸电视上看到对方,他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他想起他过去和对方的交集,他又想起伯纳乌那天,稚气未脱的脸参杂着他从不相信从未遇到的……真实。 

  “我爱你,卡卡。”克里斯这么对他说,他弯了眼睛,在对方额头落下一吻。 

  “我也是,”这话原来可以如此轻易又如此沉重,卡卡这么想道,“我也爱你,克里斯。” 

  克里斯的眼睛里写满了狂喜和不可置信,眼眶隐约泛红,卡卡觉得自己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他们再次交换了一个吻。 

  同性恋从不是问题,尽管大多数人的灵魂伴侣是异性,但从很久以前到现在,同性的灵魂伴侣也不是少数,人类的浪漫主义在灵魂伴侣的推动下达到极致。卡卡和克里斯的过分亲密和越发无限度的亲密不免传出了风言风语,尽管卡卡是社会大众眼中的模范丈夫,他和克里斯蒂亚诺还是太亲密了,卡卡这样一个榜样般的人物,和克里斯这个坏小子看起来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也就让众人更不理解他们升温的感情,脑补的也就越来越多。克里斯暗示了他几次,怕他在乎这些,当然他的暗示实在不能更明显了,不过卡卡不在乎,他在情人节那天的比赛前答应如果进球和他做kiss kiss的手势来庆祝。 

  “怎么kiss kiss?” 

  “就这样,”克里斯把手摆得像小鸡啄米似的,“kiss kiss~” 

  卡卡忍不住凑过去吻了吻他,克里斯呆愣在原地,手还傻傻的摆在那儿,卡卡忍不住笑开,“是你要kiss kiss的。” 

  “啊――卡卡!” 

  这种日子太过美好,美好到卡卡忍不住想到了真的和克里斯在一起,真正的在一起。 

  有一天克里斯问他:“你真的不在乎灵魂伴侣吗?” 

  他有些猝不及防,几秒后看着对方小心翼翼又要装出随便一问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克里斯会是在乎这个的人,卡卡不意外。 

  “你没遇到你的灵魂伴侣?” 

  “没有,”克里斯皱了皱鼻子,“我想她,或者他,应该不在了,或者还没生出来,我从没感觉到过!什么感觉都没有!” 

  “也许她还没出生,”卡卡抿唇,露出淡笑,“也许你们分享了很……隐秘奇怪的感觉?” 

  “我全身上下都试过了!”克里斯不会说他是在认识卡卡之后才做的这些,“卡卡,我大概就是那个没有灵魂伴侣的人……你呢?你和那个人共享了什么?” 

  卡卡看着他温暖的棕色双眸,说:“我也没感受到过,克里斯。” 

  接下来,克里斯一幅嗑了药还要拼命掩饰自己的样子,叽里咕噜说了一堆,什么两个人都什么也没感受到从某种意义上是不是也算共享啊不算吗那我们也是有缘分说不定我们就是世界上唯一一对例外呢卡卡卡卡卡卡卡卡我爱你…… 

  他骗了克里斯,卡卡其实很早就知道他和他的灵魂伴侣共享的是眼泪。 

  他在儿时就有好多次,好多好多次,莫名的流了一脸的眼泪,一开始大家都以为这个秀气的孩子比较多愁善感,直到有一天他向老师请教问题时眼泪啪嗒啪嗒的滴落,老师看着迷茫的他,笑了出来,“哦,里卡多,看来你的灵魂伴侣是个爱哭鬼啊。” 

  这个爱哭鬼给他带来了些无伤大雅的小麻烦,他甚至有在球场上流了满脸的泪,哦对,这个爱哭鬼真的有好多眼泪,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看来真没错,好在,随着他的名气一天天大了起来,那个爱哭鬼也不再那么爱哭了,看来她也长大了,卡卡莫名其妙的有些欣慰有些伤感,还无法抑制的好奇起来。好在他的好奇心并不长久,爱哭鬼不那么经常哭了,他也就没那么在意他本来也不在意的灵魂伴侣了。 

  2006年世界杯他意识到他的灵魂伴侣大概是个葡萄牙人,而且几乎场场都在哭,他在电视机前看着当初的克里斯哭的泣不成声,他的灵魂伴侣就像对方一样,伤心得停不下眼泪,卡卡能理解,葡萄牙离世界杯如此近,伤心是难免的。 

  她还是个曼联球迷,卡卡在曼联欧冠夺冠那晚用了半盒的纸巾,卡罗琳也明白了,她笑着揶揄卡卡,她知道卡卡并不喜欢小女生的那款才会表现得如此不在乎,但她真的不在乎吗?卡卡不知道,但他自己是不在乎,他只希望这个姑娘以后能少留些眼泪,他觉得他的眼皮都要磨薄一层了。 

  这天晚上,卡卡那位灵魂伴侣久违的又哭了,卡卡这次有点想陪对方一起哭,他骗了克里斯,为什么?他不是说他不在乎吗?他确实不在乎,可面对克里斯,他真的想成为对方的灵魂伴侣,他应该是,他是唯一有资格的,克里斯不可能再对什么人如对他一般,卡卡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他在南非世界杯前夕向卡罗琳提出了离婚,对方一定要他给出一个原因。 

  他沉默,卡罗琳问他,“你爱上了谁吗?你找到了你的灵魂伴侣?” 

  他摇头,又点头。他不认可什么天生的灵魂伴侣,如果他认为克里斯是他灵魂的另一半,那就是,他不用其他的什么来证实。其实他并不确信克里斯是怎么想的,但不管克里斯对他们之间是如何打算的,他自己决定迈出这一步。 

  世界杯期间me and kaka闹得沸沸扬扬,但真正让卡卡想不到的是,葡萄牙被西班牙淘汰的一场,他的眼泪随着克里斯的眼泪一起落下。就和过去无数次一样,他的脸痒痒的,等他发觉时,眼泪已经从他的下巴上滴落。 

  “嘘,别哭了,克里斯……” 

  葡萄牙人把肩膀缩起来,哭的更厉害了,卡卡叹息着,把人搂得更紧些,克里斯的眼泪早已浸湿了他的肩膀,而他根本没时间擦擦自己湿淋淋的脸。 

  他早该预料到这位没救的浪漫主义先生会在知道他们是彼此的灵魂伴侣时哭到背气。 

  “我和卡罗琳离婚了,”怀里的人猛的抬起头来,眼睛又红又肿,“要嫁给我吗?”他轻声问。 

  克里斯抖了起来,眼眶连着颧骨红了一片,卡卡擦了擦自己那止不住的眼泪,和克里斯额头相抵,“回答我,克里斯,回答我。” 

  “天哪,”葡萄牙人的声音被泪水浸泡的破碎,“我愿意,我当然愿意,我,这是真的吗,卡卡?你,我,天哪,管它是不是我在做梦,我爱你,我爱你,卡卡,我爱你……” 

  “我也爱你,克里斯。” 

  那是个晴天,克里斯信誓旦旦的对他说以后不会再哭了,卡卡知道他在说谎,婚礼那天他一定会哭得像个小花猫,想象一下吧,两个哭哭啼啼的男人交换戒指,一定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一定会很幸福的。 

END


看到tag里有个妹子说灵魂伴侣的梗,想了想挺浪漫的,但写写就跑偏了,写的不知所谓……

评论 ( 18 )
热度 ( 94 )
  1. anna4153jdsven 转载了此文字
  2. 花生酱yuan 转载了此文字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