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蔺靖】论一个错误决定对人生轨迹的影响(5,全文完)

(4)点我

 

 

 

  昨晚萧景琰睡熟后,蔺晨上上下下把这人研究个遍,行为举止和变态无异,最后困了就干脆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里,把萧景琰结结实实抱在了怀里。
  第二天一早蔺晨起床时萧景琰早没影儿了,要不是另一半床上还有躺过人的痕迹,蔺晨就要怀疑自己出幻觉了。还有……蔺晨看着全都被卷到自个身上的被子,心里隐隐发虚,究竟这被子是他等萧景琰走了之后卷上来的,还是昨晚他就和人家醉鬼抢被来着…?应该不会吧……
  要说蔺晨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睡觉不算不老实,但也绝不算老实。昨晚先是搂着萧景琰把人家弄得快要窒息,后半夜他就卷着被子缩到一边了,萧景琰基本可以说穿了个内裤睡了一宿。
  “队长,没事吧?”列战英注意到自家队长的脸色实在称不上好,嗓子哑了,嘴唇也有些发白,“是不是昨晚吹风受凉了?还是请假休息休息吧。”
  “没事,我吃药了,你去忙吧。”萧景琰脑瓜仁疼得厉害,只想一个人趴一会儿,他正是年轻力壮的年纪,一年也得不上一次病,这次聚会之前刚结了个案子,饮食和休息都没太跟上,醉醺醺出了汗又吹冷风,更是被蔺晨这损人晾了一夜,不感冒才奇怪。

  主要他现在心烦意乱脑袋又疼,要炸开般。他一早是被冻醒的,起来发现自己就穿着内裤,浑身冰凉,蔺晨在他旁边睡得像头猪……那头猪好像还说什么喜欢他,是做梦吧…………

 

 

  “你说你有什么用?我就差把套准备好了,你话没说出口就算了,还把人弄病了,你还有什么用!”
  林殊叽叽喳喳磨叽了有十几分钟,蔺晨这边收拾着厨房,林大爷坐在沙发上跟监工似的叨叨个没完,现在他收拾完了,那张嘴还在张张合合。蔺晨按了按太阳穴,
  “你差不多得了啊,林妈妈,是我顶着巨大的工作压力请的假,是我跑上跑下照顾的人,你刚才吃的饭也是我做的,你倒好,坐在沙发上数落上我了。”
  “你还好意思说,这饭都凉了,我不是人啊,好吧,景琰是病人,最重要,这没错,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我数落你有错吗?这菜我端好了送到你眼前,就差没喂你了,你给我弄成这样?你不是自诩情圣吗?你不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吗?”
  “我就算有爱因斯坦的脑袋,我也不可能知道怎么让萧景琰喜欢我,有卖这本书的吗?没有!”
  林殊眉毛都快立起来了,“蔺晨你真是臭矫情,你就是不敢,你怂了你就承认不行吗?”
  “我是没机会!谁能想到他昨晚喝多了,你让我怎么说?”
  “生米煮成熟饭听没听说过?”
  “林殊你个禽兽!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一天天都在想什么,我也很怀疑你和萧景琰认识这么多年是不是心怀不轨。”
  “我禽兽?煮熟的鸭子飞了你不反省,来说我禽兽?”
 蔺晨敏锐的察觉到对方没有反驳“心怀不轨” 这点,警惕的目光立马射了过去,嘴上也不停:
  “你听听你自己说的这都是什么?你身为一个检察官,教唆我去强奸人民警察?”
  “强奸……谁?”萧景琰完全就是被吵醒的,他隐约听到两个人在说话,然后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这两个混蛋,他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他感冒是拜蔺晨所赐,现在林殊也来吵得他耳根子不清静,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还讨论上什么强奸了,蔺晨就算了,林殊个检察官还说这些……
  “诶呦呦,祖宗啊,睡醒了?”萧景琰茫然的抬头,蔺晨看他小脸苍白,这个心疼啊,颠颠儿的一边往厨房跑一边絮叨,“来,等着我给你拿粥,一直空着肚子亏你受得了……”
  真能献殷勤,还说我是老妈子,谁能比你蔺晨更话唠。林殊狠狠的冲蔺晨并不纤细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转头换上担心的表情,“景琰,还觉得难受吗?”
  “没事了。”
  蔺晨刚好端着粥回来,听到萧景琰的话,把碗啪的一下撂在桌子上,板起脸:
  “萧景琰你啊,总是这样,什么事都说没事,没事能搞成现在这样?”
  林殊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他就是不好意思说,你蔺晨才认识景琰几天?就什么都知道了?虽然说的没错吧……
  萧景琰知道他是真担心自己,嘴唇不自觉的弯出弧度,眉间的神态带了几分宠溺与无奈。蔺晨的性子他总算是摸清了。
  那边蔺晨被对方的突如其来的笑晃得魂儿都不知飘哪儿了,萧景琰眉毛快弯成了月牙,蔺晨魂儿没了,脑子自然没了用,话不受控制就出来了,
  “我喜欢你……”
  “……嗯?”
  “萧景琰,我喜欢你。”
  蔺晨凑上前捧起了对方的脸,他的神色是那么虔诚,萧景琰恍惚间还有功夫想,原来那不是梦?昨晚蔺晨确实说了喜欢自己?还是现在这又是他的幻觉?
  蔺晨凑近他的唇,我爱你三个字湮没在双唇交接中,但萧景琰听得真切。
  ……

    求问林殊内心的阴影面积。

正文完

评论 ( 45 )
热度 ( 255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