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蔺靖】论一个错误决定对人生轨迹的影响(3)

(2)点我

 

  那天以后,萧景琰和蔺晨之间似乎变了些许味道,蔺晨还是伶牙俐齿的攻击萧景琰,但从以前的戏弄彻底变成了调戏,有那么几次林殊发誓看到了景琰耳朵尖蔓延点点红色,那颜色刺得林殊无名火烧,他也觉得自己这样很幼稚,萧景琰又不是他的,况且他自己与蔺晨不也是损友吗。

  可那不一样,他自己也知道不一样,萧景琰和蔺晨之间总是有若有若无的暗流涌动,甚至只是在一个取景框里什么都不做,也怪怪的。

  林殊这么想,他的一个知己一个发小又何尝不是如此?

  萧景琰也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蔺晨这样让他措手不及,不正经的人他遇到没遇到?当然遇到过,可他那正气凛然的脸一撂在那儿,哪儿来的妖魔鬼怪都要闭嘴,偏偏蔺晨这人,跟块牛皮糖似的,甩也甩不掉,萧景琰就不明白了,每次人身攻击的人是他蔺晨,贴过来找骂的也是他,过来哄人的又是他,他蔺晨是有病还是太寂寞?他不懂,他真的不懂,蔺晨这人心思九转十八弯,弯弯绕太多,他也不理解为什么蔺晨对他有那么大的兴趣,他知道自己太过无趣,所以蔺晨这样的人更不该对他有兴趣,他知道小殊和蔺晨是好朋友,这他不意外,是啊,蔺晨是应该和林殊坐在一起胡侃比较合适,他这么块石头,有什么意思?

  还是他蔺晨看多了美玉,反倒对一块石头起了好奇之心?

  萧景琰时常想着这些,他不明白,不明白蔺晨的过分亲近,不明白自己的不知所措,这些都是从何而来?他不明白。

 

  他怎么就不明白!蔺晨不知道第几次在心里抓狂了,萧景琰真没对不起林殊的那些评价,木头脑袋,蔺晨在这边点小火柴根本对他毫无影响。或许一场大火能让对方有反应,可蔺晨这个擅于制造火灾的惯犯这次却怯场了,虽然口口声声说萧景琰木头脑袋,但那也是一个精雕细琢的木雕,有着会说话的眼睛,蔺晨是真真佩服这双眼睛,怎么会长得那么让人心动,总像蒙了一层水膜,亮得像是落进去了星辰的碎片。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话没错。还有萧景琰那溜直的腰板,扣到顶端的衬衣扣子,一丝不苟的着装衬得他一身禁欲的气质,越禁欲越引人犯罪,蔺晨的小心思飘啊飘,不知不觉就跑偏了。

  这么一块精致的木头脑袋,他怎么舍得烧,他怎么敢烧,他怎么有勇气烧?萧景琰是那么不一样,对于他就像一把陌生的钥匙,打开了那扇他自己不知道的门,那门里的自己让蔺晨觉得陌生。

  他记得那天他把不知名的花别到萧景琰耳边,再不知名的花配上萧景琰都会变得不一样,再美丽的花配上萧景琰都黯然失色。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栽了,那个人民警察脸上有着一抹粉红,鼓着腮帮子来抓他的手腕,他心里突然慌慌的,下意识的后退,萧景琰顺势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摁在了墙上。

  蔺晨这个可以被称之为大叔的人,少女心崛起的时候抽时间看了一眼林殊,发现对方早就不在那儿了,也不知道是进屋了还是出去了。

  那些都不重要了,他看着眼前离他咫尺之距的萧景琰,清透的双眼不染杂尘,这距离适合接吻,蔺晨想,如果这人那纤长的美手不是男友力十足的攥着他的手腕,而是用线条优美的手臂勾着他的脖子就更完美了,他略略俯视着眼前这个人——

  就这么一辈子也不错吧。

  蔺晨如此想着,嘴上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4)点我

评论 ( 13 )
热度 ( 153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