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卡配罗】种种(1-5)

卡配罗,暂完,啥时候发糖啥时候续

(1)
 
  “再见。”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克里斯蒂亚诺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一句话,以这种感觉开头,是不是太不幸了些呢?他这么想着,同时把“再见”二字又写了一遍,好像在回忆那两片嘴唇开合的幅度,好像在回忆这两个字是以怎样的语调从那两片嘴唇之间发出,即便是这么让人伤心的、姑且可以说是分手之语吧,他也这样着迷、咀嚼回想得不能自己。他这样,任何一个人看到了恐怕都不是为他的深情感动,而是不理解和不敢相信了。
  怎么会呢?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热切的爱恋?
  这么盲目的感情,似乎只存在于虚构的世界里,对于现实生活,它似乎太理想化了,不过刚巧,克里斯蒂亚诺就是一个极度理想化的人。
  可不论怎样理想化,也要有那个能让他有理由去理想化的人啊,于是克里斯蒂亚诺把这个只写了一句话的日记本合上,扔到了一边。
  他只需要整装待发,他只需要,继续做他该做的事。
  这样的话,克里斯蒂亚诺在想,卡卡也在想,可以说他们俩还是有这么一点点相配的部分,如果这让克里斯知道了的话,他会很高兴吧,因为在他眼里,他和卡卡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相配。

  他本就把他和卡卡的结合当作上天的施舍,当作自己的侥幸。

  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那他就是真的不会有机会了,自己都没信心,对方又怎么会看上你呢?这么说来似乎真的是克里斯走大运了,但其实,觉得自己配不上卡卡的克里斯之所以能和卡卡交往,好吧,交往过,是因为卡卡喜欢他。

  卡卡喜欢克里斯。

  这句话现在看起来不算什么,但要是在2009年以前,谁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可是要被笑掉大牙。

  所有人都知道卡卡是个君子,是个可以说是完美的人,这么谦谦有礼的球员,又帅气,又是足球天才,这种人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在卡卡出现以前,就是不存在的。

  他怎么会喜欢克里斯呢?怎么会喜欢叛逆张扬的克里斯呢?不,卡卡似乎喜欢所有人,所以应该问,他怎么会这么喜欢克里斯呢?

  似乎所有人被问到,“你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他啊”,都会词穷,说不个所以然,如果问卡卡为什么会喜欢克里斯的话,他大概也会愣住吧。但他马上会露出温柔的笑容,说出克里斯的好,说他其实很细心,会照顾人、从衣食住行到心理感受,有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睛,不会说谎,巴拉巴拉,要是被队友听到了,估计都要怀疑自己和卡卡认识的是不是一个人了。

 

  “胡思乱想什么呢?”卡洛琳打断卡卡的思绪问道,他这个丈夫不经常发呆,最近却像被魇住了般。又或者是,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可能他早就有了这么一个习惯,这样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晃了晃,让她的好心情糟糕了不少,马德里让她厌恶,一开始只是不习惯,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对那里由不习惯变成烦躁,又由烦躁变成讨厌,马德里就像一个张着血喷大口的怪兽,向她叫嚣着,在她眼前一点点吞噬着她的丈夫。

  我应该再多体谅他一点,卡罗琳这么想着,走过去把手搭在卡卡的脸侧,

  “一切都会好的。”她这么说,看着她和多年前一样帅气的丈夫,满眼温柔。

  “当然,”卡卡看着她,王子和公主像童话书上那样接吻。要是有谁看到这个场面,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感叹:这样的两个人,如果不叫般配,这世界上还会有般配的二人了吗?

  多少朋友和卡卡表达过羡慕,尤其是伊莎贝拉出生之后,他似乎变成了各种意义上的人生赢家,有着不能更完美的人生,他在自己的职业上走上过巅峰,有着美丽的妻子,儿女双全。

  “还有比你更完美的人吗?还有比你更完美的人生吗?你简直就是完美人生的模板!”

  很少会有这么真心实意的恭维,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恭喜了,可他的喜悦感还不如在球场上进一个球,有这种想法,还算什么完美丈夫?他不仅不完美,还有着太多太多的缺点。

  他不是没静下心来想想自己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正因为想过,才觉得自己实在亏欠别人太多。

  他对所有人都那么恰到好处,似乎没有谁会和他关系不好,其实不是什么好事,他的爱太宽泛,或者更准确的说,他的感情太稀薄,本就稀薄的感情,宽泛的分给别人。他发现自己似乎生性凉薄,他并非别人所说的好好先生,他只是喜欢做个旁观者,旁观别人的争斗,甚至于旁观整个世界,他更不是有些媒体记者报道的谦虚的人,内心深处,他比谁都要自傲,他自视甚高,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喜于做个旁观者,他不参与其中,是因为在内心深处,他把自己放到了一个旁人想象不到的高度。这些东西大概是生来带来的,他试过再多投入一些感情,试过与友人更热络一些,却根本坚持不了。

  也许正是因此,他对情感丰富的克里斯多了一分兴趣与好奇,多了分不可思议,多了分想探查的欲望,由此有了想了解克里斯的想法,想接近的种子埋下,一步步把他推近了对方。

  但到底是为什么呢?卡卡止住了漫漫的,却都和、也只和克里斯有关的思维,这太不像他了,随遇而安、迅速的适应才是他,他该忘记那并不愉快的皇马生涯,他该忘记……唯一带给他快乐的克里斯了。

  他曾经怕自己忘记和很多人的感情,但此时此刻,他却真心实意的怕自己忘不掉。

  他想,他大概是真的很爱克里斯。

  这不是件好事。

  从来都不是。他有时想要忏悔,却觉得无从忏悔,这更让他有负罪感,而感情上的负罪感远远多过肉体上的交合,明明肉体上的越界才是真正的越界,可他却更无法原谅自己的感情,因为那不受他自己的控制。

  这是错误的,他一遍遍的说,一遍遍的在心里重复,但一触及那双眼睛,他便开始找借口,他甚至为此钻上帝的空子。而更可笑的是,现在他之所以在想这些,竟是为了说服自己忘记克里斯。

  这不是可悲到了极点吗?他这么问自己。

 

 

 

 

(2)

 

  “我的手指疼得要命,”卡卡坐在沙发上抱怨,刚刚的聚餐中他被烧烤架烫了下,虽然不严重,但那种胀痛感实在是不舒服,“你要负全责,克里斯。”

  克里斯才收拾好残局,打发完电灯泡们,当然是他自以为的电灯泡们,其实根本没什么电灯泡,因为卡卡和他的关系最多不过是朋友,一点不错,朋友。

  “我负全责?一个请你吃了一顿完美的巴西烤肉的人?”

  卡卡纠正:“烤肉,不在巴西吃的烤肉可不叫巴西烤肉。”

  “就是巴西烤肉,它完完全全就是巴西烤肉,你别想否认!”

  “克里斯,巴西烤肉是你输给我的,所以当然是由我来认定它是不是巴西烤肉,”卡卡的笑容里罕见的带了一丝狡黠,“什么时候你陪我去巴西吃一顿正宗的烤肉才算数。”

  他这话的本意是揶揄为难克里斯,却不想正中对方下怀,要不是还有理智,恐怕某位大球星就要狂点头说好啊好啊我求之不得呢。卡卡有些无言的看着克里斯像被揪了尾巴一样窜到里屋拿了医药箱又回来。

  克里斯的声音有点含混,“给,烫伤膏。”

  卡卡纤长的手指接过来,打量一番,抬头笑着道:“你家设备倒是齐全。没事,没那么夸张。”

  说着他就要把药膏放回去,手伸到一半就被抓住,克里斯的皮肤颜色本就深,和卡卡一对比,更是明显,贴在一起的手看的克里斯心里咯噔一下,他的脸一下子就烫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没出息,却越想越紧张,手上不由得加了几分力,卡卡倒不会被他捏疼,克里斯的力气本就和体格不符,加上卡卡虽然手指修长纤细,手掌却比克里斯大。卡卡看着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突然就觉得有些可爱。

  “怎么了?”他抬头要说些什么,却被对方用另一只手捂住了眼睛,

  “克里斯?”

  这回气氛就明显不对劲了,尤其是这个“克里斯”一出口,卡卡对暧昧其实不很敏感,但现时的暧昧却让他无法忽视,又或者是因为对象是克里斯,他才有了份敏锐。

  克里斯本来是想说别看我来着,可这一捂,他也觉得再说那些未免白费了这感觉。

  “卡卡……”他感觉自己的手都烧起来了,也不知道卡卡有没有感觉到,“我……”

  他一时词穷,其实和卡卡之间,情况暧昧起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都被对方化解了,几次下来,他也明白了对方的抗拒,心灰意冷下来。但也不得不说,每次只要没有濒临过线,卡卡对他过分的亲近都没抗拒,甚至,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对方有主动的嫌疑,虽然马上就被自己否决,但不得不说,那些星星火点,在他心里明明灭灭,却从未彻底熄灭。

  他心里挣扎纠结得不行,嘴上就少了把门的:“我想吻你……”

  蠢到家了!这句话同时出现在两个人的脑海里,卡卡被他弄得脸也有点热,这么尴尬的问话要他怎么回答!

  你就吻上来不就好了!这样的想法都被逼出来,可见卡卡此时的崩溃。

  卡卡不出声,默默的把手抽出来,又拿掉克里斯盖在他眼睛上的手。克里斯此时还不知道,卡卡这人需要逼,等着他主动,太难了。可惜知道克里斯知道这点他还是做不到,所以此时他自然很轻易就被卡卡三下两下拨弄开了。

  众所周知卡卡有一张天使面孔,大多数情况下那张天使脸也是带着笑容的,以致于让人经常忘记他不笑时是什么样子,他板着脸又是什么样子。

  是相当有压迫力的。都说脾气越好的人发起火来越吓人,卡卡也是一样,总是在笑着的他,板起脸来气势一下子就出来了。克里斯本就因为爱他所以对待他的一切反应都小心翼翼,看他这个表情就更不敢做什么了,葡萄牙人甚至害怕起来。

  我太过分了,他这么想,会被讨厌的。一时间会被喜欢的人讨厌这种最令人恐惧的感情一股脑涌进他的大脑。

  他急忙开口解释:“我,我,对不起,卡卡,我不是那个意思……”

  卡卡听了他这话,抬起脸和克里斯眼神相对。卡卡有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克里斯常常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吸了进去。卡卡那双眼睛很难让人看懂、看透,和有了一双完全隐藏不了情绪的双眼的克里斯不同,卡卡的情绪喜恶都被很好的隐藏了,那双眼睛下的,才是真正的他。而此时此刻,只顾得惶恐的克里斯,忽视了那双眼睛里的情绪已经濒临爆发,克里斯这时候,已经是离卡卡最近的人了,他离揭下卡卡那完美面具只剩毫厘,却不自知。其实他已经成功了,他早就成功了,只是显然卡卡太会装了,而他在和卡卡有关的事上,又太保守怯弱,因此走了一次弯路,两次弯路,无数次弯路,这一点,就算是很久以后,就算他已经意识到了,却还没有任何改变,明明是两点一线,克里斯却非要在那里一遍遍的绕圈,不敢前进。

  这一次,也是一样。

  就在克里斯被卡卡看的越来越没底气的时候,好好先生弯了眼睛眉毛,变回了平时的那个他。

  “我知道的,克里斯,”卡卡的表情活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而他也确实是当成了什么都没发生,连提都不提,一句话就带过了,“帮我涂烫伤膏吧。”

  他温柔一笑,克里斯刚刚被吓到差点停掉的心脏又活了回来,尽管实在是不明白卡卡的想法,更不明白这奇怪的进展是怎么回事,他还是听话的拿起烫伤膏,挤出一点,在卡卡如艺术家的手上慢慢涂抹。

  他不知道,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极尽小心到有点冒傻气的模样的那个男人,有多想哭。

  我多希望早一点遇到你啊,克里斯。

  这话卡卡是永远不会说出口的。

 

 

 

 

(3)

 

  “快到圣诞节了,卡罗琳,我不想和你吵架……”

  “难道我想吗?”卡罗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自己都能感觉到额头上的血管突突突跳个没完,“卡卡,你……”

  卡卡已经背过身了,一言不发,卡罗琳突然觉得自己格外可笑,他们的婚姻更是可笑,怎么会有一对夫妻,在别人眼里是那么般配,在家里却连句话都不说,甚至在一张床上躺着,都显得那么别扭。

  他们已经认识近十年,卡罗琳发现她比自己想象的更加不了解卡卡,明明和当初一样,一样的地方,意大利,米兰,现在的他们和当初的他们,却完全不同。

  这是倦怠期吗,的确他们认识的时间太长了,长到该倦了。可她觉得不是这样,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想的一点没错,有时她又觉得自己太多疑。

  卡卡在马德里有个女人。

  可这么大个球星,还是出了名的模范丈夫的球星,如果他有外遇,狗仔怎么可能会放过?可,可……

  卡罗琳没法不想起在马德里她和卡卡吵得最凶的一次,如果有人旁观的话,或许不觉得那是多严重的吵架,但卡罗琳知道,那是他丈夫头一次发那么大的火。

  她清楚的记得那是2010年的7月份,南非世界杯,巴西负于荷兰出局,C罗宣布自己成为了一个男孩的父亲,她知道克里斯蒂亚诺是卡卡的朋友,但她就是没忍住讽刺了几句这个男人,她的确看不惯这种事。

  卡卡冷了脸,“卡罗琳,他是我的朋友。”

  几天以来她都面对着张臭脸,也没好气道:“我知道,但那也改变不了他人品很差的这个事实。”

  “卡罗琳!”她从未见过自己丈夫的这副模样,心里居然有了几分害怕,“我不想与你争辩克里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人品又如何,我也不在乎你在心里是怎么看待他。但他是我的朋友,你不能这么说他。”

  留给她的是一个背影,这场架之后他们冷战了好几天,但最终还是卡卡先服软了,说国家队的出局让他的情绪有些失控,既然她的好好丈夫给了自己台阶,她也顺势道了歉。没多久,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喜悦和幸福马上就让她忘记了这次不愉快。

  但卡罗琳不得不承认,尽管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可笑——她的确在心里不轻不重的给克里斯蒂亚诺记了一笔。“看来卡卡的确太可靠了,你居然吃起男人的醋了”,她这样笑自己。

  现在她却笑不出来,卡卡从来没有花边新闻,连个传闻都没有。如果真的是他对我厌倦了,有了个什么超模做绯闻对象,卡罗琳坐在床上看着自己丈夫仅留给自己的后背这样想着,我都要比现在好过。

  压抑和沉闷萦绕在空气中,有那么一瞬间,卡罗琳不禁想,她和卡卡,还能有下一个圣诞节吗?

 

 

  “过界了,克里斯,太过了……”卡卡这么说着,松开了颤颤巍巍攥着克里斯衣服的手,他的手实在是好看到了极点,克里斯就那么看着那好看的手一点一点抚平自己衣服上被攥出来的褶皱,同时好像也要抚平他们之间那过分激烈的波纹。

  克里斯不在乎前者,却无法忍受后者,不管怎么样,他也不会容许卡卡把他们之间的一切抹平,这是他的底线。即使他一次次的在卡卡面前打破自己的底线,但这个不能,唯独这个不能。

  于是他拨开那只手,把卡卡摁在自家的沙发上,吻了上去。

  这可以说是克里斯在他和卡卡的这段关系里最出格的一次尝试,不论之后的种种,还是以前的一切,都没这一吻来的大胆和莽撞,却无比正确,或许是正确的吧,虽然这段感情带来了太多的痛苦煎熬,带来了太多的变故,虽然这段感情在所有意义上都是不正确的,但对于克里斯来说,他觉得正确,就是正确的,他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不计后果的人,常常凭一时冲动做事,为此他已经吃了一次又一次的苦头,却还是没长进。

  而此时,克里斯是没工夫想别的什么了,卡卡却是思绪万千,他想起了太多,唯独没想起四百米外他的责任,他想起在这个沙发上,他多少次看着克里斯对他殷勤讨好犯蠢,又有多少次他想如今天这般吻上对方。没错,是他主动跨过那条线的说出去没人会信,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记得克里斯突然凑过来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来,孩子气的脸上瞬间堆满了皱纹。

  丑死了,他这么想着,揪着对方就吻了上去。

  所以才会有这一切的。

  那天以后多少次,卡卡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本就觉得愧疚的他心里又一遍遍的被自责压满,他没法忘记,是什么催使着他去找克里斯,他清楚的记得,那天他进门的第一句话,

  “让我看看他吧。”

  他这么说着,心里其实细细碎碎全是嫉妒与不满,为什么我不知道,孩子的母亲是谁,你到底在想什么,这些话在他知道消息时在他脑海里膨胀碰撞,笑脸下的他其实到了爆发的边缘,他罕见的和卡罗琳吵了架,尽管冷静下来去服软的是他,但他看到了妻子眼里的距离,是啊,那个卡卡,那天出现的里卡多,对于卡罗琳来说,是不是太过陌生了?只要剥下他的一角面具,不要说别人了,甚至他的妻子都不敢去认他。

  他需要克里斯,似乎克里斯是那个对他着迷得不能自己的,但他知道,是自己需要他。

  是对的,离开马德里那天他终于给这段关系下了判决,尽管他犯了无法赦免的罪,但他没法否认,这是段美好的记忆。克里斯或许是他的命运,是他的注定,注定拥有,注定失去。美好的,总是短暂的。尽管在短短几年里,在更短的他们交往的时间里,也有那么多的痛苦煎熬,但总归是幸福的,这就足够了。

  离开马德里时他是这么想的,如今的他却只觉得那时的自己天真又可笑。

 

 

 

(4)

 

  “哈!”卡卡看着队友递给他看的图片呛了一下,然后忍俊不禁道,“哈哈哈,他,他真是……”

  “你还笑?你不觉得可怕吗?虽然一直都知道你人缘好,但这位也太夸张了吧,居然把自己的队友截掉了,还写的什么,me and kaka?”

  卡卡想说不是挺可爱的嘛,像小孩子一样,话在嘴边过了一圈却觉得真说出来可怕的似乎就变成他了,于是只是笑着说:“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像小孩子一样。”

  队友点点头,“是够幼稚了,他的心智和你相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顿了一下,“你和他相处不觉得累吗?就像带孩子似的?”

  卡卡笑得更灿烂了:“我很喜欢小孩子的,你知道的。”

 

 

  卡卡和卡罗琳的关系时好时坏,卡卡倒是没什么情绪反应,卡罗琳看他那样子觉得好像自己在唱独角戏,好吧,看起来的确是她在唱独角戏,她忍不住和母亲抱怨了一次,却被怀疑是不是更年期提前,真是太好笑了,在他们眼里,卡卡就像永远不会犯错一样,他是人不是神,可在她母亲和其他很多人看来,卡卡似乎是完美二字的最好诠释者,就算他的职业生涯在走下坡路,但那是外界的磨难,那更能衬托出卡卡本人的伟大。

  真是太可笑了。

  那天吵架时卡卡这样说道:“我不明白,卡罗琳,我们一直都是这样,你在不满什么?”

  本来她也不甚明了有什么不同,但卡卡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她,她说:“里卡多,你知道区别在哪儿吗?现在你不过是在假装,假装和以前一样罢了。”

  他的丈夫依旧没什么其他表情,“你太敏感了,卡罗琳。”

  今天以前,卡罗琳还不知道卡卡有一句话就能彻底让她爆发的能力,“好,”她都快气笑了,“好,那你说,在马德里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马德里有什么事是你不了解的。”
  “卡卡,到这个地步你还有什么必要隐瞒!?”

  卡卡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是真的希望我们能回到从前,卡罗琳,我很抱歉。”

  失望铺天盖地的袭来,其中却也夹杂了几分解脱,卡罗琳问道:

  “我听说过她吗?”

  卡卡的眼神闪烁,几秒钟后他叹息道,“你认识他,卡罗琳。”

  这句话炸得她一下子没了反应,大脑空白了一瞬间,随着“他”这个字眼,一个名字迅速浮了上来。

  “克里斯蒂亚诺……”

 

 

  “所以你真的给他取名叫克里斯蒂亚诺?”卡卡逗弄着迷你罗,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克里斯聊着天。

  “你都知道多久了,还问这个问题?”要说的话,“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这句话用来形容卡卡和克里斯再合适不过,就像现在,克里斯本来是和卡卡一起在逗儿子玩的,却不知不觉把眼神移到卡卡脸上了。看着卡卡的脸还能不走神的回答他的问题,克里斯觉得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只是,”卡卡笑出声,“我还真的想过你会给你儿子取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名字,然后我又觉得,不,不,我不能把你想的过分幼稚,结果是我高估你了!”

  克里斯不满的开口:“什么叫幼稚。这只是说明,你真的很了解我。”

  “哦,”卡卡回头看他,笑意满盈,“你个自恋狂。”

  克里斯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怎么可能不吻,面对着这样表情的卡卡,克里斯不可能不去吻他。

  “你真好看。”克里斯呢喃道,双眼里的痴迷不加掩饰。卡卡每次看到他这个眼神都会被击中,对于他来说,爱意和愧疚,二者总是相伴,他对克里斯的感情越深,心里的愧疚就更深。同时他又要在对方面前藏住自己的愧疚,他觉得太累了,却没办法终止这感情。

  快乐和自责时时刻刻在他的大脑里纠缠对抗,而外面的那个卡卡只有用微笑掩饰一切。

  “形容男人应该用帅,克里斯。”

  “帅和好看不矛盾,”克里斯放开了卡卡,“哪个帅哥不好看,不好看还是帅哥吗?”

  “歪理。”卡卡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转身去和孩子玩,反而坐在那儿一瞬不瞬的盯着克里斯看。

  “我们两个之间口才好的那个人可不是我。”克里斯当然注意到了这点,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他偷看卡卡,当然卡卡偷瞄他他也不知道,所以卡卡这种直白炽热的视线,克里斯完全应付不来,

  “卡卡,你……”

  “什么?”

  装什么傻!克里斯的少女心忍不住荡漾了,卡卡温柔的看他不是什么意外惊喜,但这温柔又深情的模样,实在,上帝啊,明天新闻头条不会是葡萄牙球星暴毙上帝之子家中吧。

  “你,”这太丢人了,克里斯这么想,却为了生命考虑不得不开口道,“别这样看我……”

  然后克里斯被卡卡主动亲了个七荤八素,又被紧紧抱住,鉴于平时这些举动都是由克里斯来做的,他这次慌了手脚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再慌,他也感受到了卡卡的不正常。

  “怎么了,卡卡?”

  卡卡没回答他,只是那么抱着。人总是有这样那样的脆弱的时候,而那个点或许很不经意,触发的时候你也很经常是在一些不是很私密的场景里,这时候能做的只有尽全力让自己看的正常,卡卡很庆幸此时有克里斯在身旁,又对个事实感到更加难过,就在那刻,在他深深地望进克里斯棕色眼眸里的那一刻,他感受到的爱是那么强烈,那么蓬勃,那么纯粹,他从未有过这种感受,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克里斯,他知道一直以来克里斯对他的那份胆怯,但此时要他来说,他不配对方这份爱,太多了,太多了。  

  他怕是把全部的感情拿出来也比不上对方给他的那份爱,这个事实像一根钝住的刺,缓慢同时以一种让人痛苦的方式钻入他的心脏。

  这不公平,他想告诉这个人,克里斯,这不公平,现在你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只差一个爱你的人,这个人或许不是伊莲娜,但更不会是我,那应该是一个和你一样有着纯粹灵魂的人。这话在他脑海里出现后,卡卡又觉得难过,怎么会有呢,这样的人,这样能够不压抑自己情感的人,生性如此的人,怎么会有第二个呢?

  少爱我一点吧,克里斯。他在心里这样祈祷着。

 

 

 

(5)

 

  如果有什么能让卡卡在一瞬间心碎,那一定、也只能是克里斯那双棕色的眼睛。离开马德里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谁都知道,但他还是该提前告诉克里斯这一事实、正式的。思前想后,他最终选择了在更衣室里愉快的、用笑容向所有人告别。但实际上,对他自己来说,就只是向克里斯告别罢了,他之所以要在队友们面前说,他只是,他没法面对克里斯的眼泪,他不想把事情最后搞成他们两个抱在一起痛哭,或者克里斯在他的怀里哭而他给他擦眼泪这种情节。

  他在更衣室里和每个人拥抱,不管对方是不是曾经对他不满到已经摆在脸上,又或是此时正在在心里欢腾庆祝开心的不能自己,这些,一起的一切,马德里他所经历体会的一切,到和克里斯拥抱的那一刻,他才彻底明白,面对那一切的他,并不是善良宽容,对别人的诋毁不以为意,而是对于他来说,那些什么都不算,有克里斯蒂亚诺在这儿,他怎么还会在乎其他的什么人,在乎他们的看法、感受?而他在乎克里斯,因为他爱他。

  他是爱他的。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到克里斯家单独做客了。卡卡看着屋内的陈设,从每个角落到家具的摆放,他都不能更加熟悉,甚至比自己家还要熟悉,他记得在这个沙发上他们对有关于欣赏水准的相互攻击,克里斯从来说不过他,当然也是因为他确实缺乏那个,又有多少次他们在这里亲吻、做爱。

  卡卡总是嫌弃克里斯喜欢用一面又一面的镜子装饰房间,还经常照个没完,他曾经说:

  “你都被你曼联的队友吐槽多少次了,克里斯?全世界都快知道你是个自恋狂了。”

  克里斯则露出不满的表情,就像你告诉小孩子不能吃那么多糖一样的表情,

  “这不是自恋,卡卡,这是完全正常范围内的对自身外表的注意。”

  他听了这话笑个不停,这时候,克里斯就会暂时搁置自己的自恋行为,跑来“威胁”他……

  “你爱我吗?”这句问话把卡卡从漫漫回忆中拽了出来,他不禁一愣,私底下克里斯还从未这么问过他,这次大概是因为克里斯也把这当作结束了吧,终于这么问道。

  卡卡不想回答,他无法在那双眼睛面前说不爱,但此时说爱,不是与害人无异吗?

  “就当是个了结,卡卡,”克里斯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就当是个了结,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我们都,我们做回朋友,好吗?”

  怎么可能?卡卡听见自己在脑海里笑出了声,怎么可能呢?在我们之间的一切发生之后,我还怎么把你当作朋友相处,的确,我是那么的不愿意失去你,或许为了不彻底失去你,假装成朋友是个好选择,但我真的怀疑自己能否做到。

  “卡卡?”

  卡卡思绪连篇,回忆和对未来的幻象压得他喘不过气。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

  “克里斯,我爱你,我——”

  克里斯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不管接下来卡卡要说的是什么,是对不起,还是再见,或是别的什么都好,克里斯只要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克里斯要的就只是这句话。

  他的眼泪还是留了下来,卡卡清楚的看到那水珠是如何在眼眶里流转、堆积,又是如何坠落下来。尽管克里斯迅速凑过去吻了卡卡,但卡卡还是看的那么清楚,而这个吻更是让他们的面颊相贴,卡卡感受到克里斯的眼泪带给他的凉意。即便克里斯是那么热情的人,活力满溢,有时候卡卡看着他觉得他就是在烈焰里生出来的,才会有这样的性格和灵魂,但即便是这样的克里斯,他的眼泪也是凉的。

  卡卡这么想着,不由自主的伸出手,他捧住对方的脸,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此结束了这个吻。他只是静静的凝视着,这张有些湿漉漉的面庞,明明是张野性的脸,怎么会这么孩子气啊,看着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个孩子嘛。他这么想着,用手细致的擦去这张脸上的泪痕。

  “我总是说你哭起来很丑,”开口说话的一瞬间卡卡才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嗓子如此干涩沙哑,好像哭喊了一夜般,“其实挺好看的,”他的话说得有些断断续续,克里斯在整个过程中都安静的呆在卡卡的手心里,真的像个小孩子在听大人的教诲一般。

  “但我更喜欢看你笑。”

  卡卡弯了眉毛眼角,露出了一个标准的、温柔的微笑,

  “笑给我看吧,嗯?”

  克里斯一瞬间哭得泣不成声。

 

 

评论
热度 ( 59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