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火影/官配】化冰(完)

化冰


老乡和中年组,不分攻受

少年组he了



(春野樱)


  我曾想过,我的老师——不是纲手大人,是另一个,总是一副没精打采、懒洋洋的样子的那个,旗木卡卡西。

  之前说的还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没精神,没干劲,迟到不说,居然还被鸣人的低级恶作剧搞的一头粉笔灰……说起来,我实在怀念那时的日子,我们三个,傻乎乎的,什么也不懂——可什么也不懂,才是最幸福的。

  我承认我大概是我认识的这么多人最幸福的一个了,我爱的人没有离我而去,而卡卡西老师……在他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人能坚强到那种地步。

  纲手大人曾跟我说过:“要会喊痛。”

  我当时被她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话弄楞了,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傻透了,她看着我,无奈的笑:“痛就要喊出来,难过就要哭出来,这样才会有人把你的痛苦当回事,才会有人为了不让你难过去付出……什么都不说的人,不会喊痛的人,也自然没人会真的意识到他在痛,在难过,在哭。”

  我不知道她当时是想到了谁,那话又是在说谁,但那段话,给卡卡西老师再合适不过。

  就算在四战过后,就算在我们都了解他的伤疤后,我们也常常忘记他所经历过的,因为他实在太会装了,他是怎么露出那么温柔的笑的?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我无法想象,他在看到佐助和鸣人时心里的感受,我从鸣人那儿听了全部的故事,那个叫宇智波带土的男人,和鸣人何其相似,我无法想象,那种宿命轮回之感,该如何承受?

  “老师他,是爱着宇智波带土的吧。”我问鸣人。

  他茫然了一会儿,用那双湛蓝的眼睛看着我,又似乎不是看着我,他张开嘴唇,又闭上,最后说:“是的吧。”

  其实我没指望他的回答,一方面我自己心里有数,另一方面就是他对爱情这事儿敏感度太低,但他居然真的给了我肯定的答案,这是我意料之外的,难道他和佐助终于要有进展了?

  我想象过,如果老师和那位宇智波真的在一起了,会是怎样的模式,因为这种事没机会见到了,我只好想象。

  那位宇智波嘴里说着喜欢另一个女孩,却对老师有着深入骨髓的执念,而老师他,……他会怎么样呢?在宇智波带土面前,他会放弃自尊吗?会把自己摆在卑微的位置上吗?他绝对是个自尊心强的人,有着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倨傲,尽管那倨傲早就被他打压、隐藏起来,可天生的东西没法隐藏的。那这样的一个人,在爱面前,是不是也会不堪一击?

  我不知道,我也没机会知道了。

  我接着问鸣人:“那你觉得卡卡西老师有多爱宇智波带土?”

  这次他没有看我,他抬起头,面向天空,天空很蓝,没有云,很像他的眼睛,他想了一小会儿,然后说:“大概就是…他是你的世界,而其他人都不过是擦肩而过的路人罢了……这种感觉吧。”

  我瞪大了眼睛,既吃惊又不吃惊,吃惊是因为他一反常态说出这种话,不吃惊是因为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了。

  我只是好奇,他说这话,是自己亦有所感,还是真的剖析了老师的心理,我敢打赌,是前一种,因为这家伙除了自己有亲身经历的,根本就不会敏感到猜出别人的心思,不过也就因为他经历过才说出口,所以他的话总能戳到你的心坎里呢。

  鸣人是光。

  对卡卡西老师来说,宇智波带土就是光吧,即便耀眼如鸣人,在他心里,大概也只是延续和寄托,鸣人是那个人,那个像宇智波带土的人,但再像,也不是。我想,每一次,鸣人信念坚定的模样在老师眼里,是不是都模糊出另一个身影?另一个有着写轮眼的男孩,另一个给他人生信仰的男孩。

  那么,再次见面,发现对方没有死,发现对方早已与自己,更重要的是与曾经的对方,背道而驰,又是怎样的痛呢?

  纲手大人说的没错,你不喊痛,别人永远不会知道你究竟有多痛。




(漩涡鸣人)


  “吊车尾的,”佐助的脸模糊不清,他皱着眉,薄削的嘴唇开开合合,“你哭什么?”

  我哭了?我想这么反问他,可不知怎么的,我似乎发不出声音,因为我看佐助没回答我,还是皱着眉头,一副我欠他钱的模样。

  我怎么会哭呢?我,我是为什么哭啊……是想起老师了吗?卡卡西老师……不是在前几天就走了吗?……等等,究竟是前几天,还是前几年啊……要命,我怎么想不起来了,脑子就像浆糊一样,记忆交错混杂,我想起卡卡西老师笑着对我说只有我能超越第四代火影,我想起小樱的眼泪,一滴,一滴,又一滴,我想起我老爸摸着我的头说因为我是他的儿子,我想起四战,卡卡西老师垂下脑袋,好像负担了千斤的重量,我想起和佐助并肩作战的感觉,还有当初我和他那个糟糕的一吻,还有……他离开木叶那天决绝的表情。

  我能找回他,却留不住他,现在,我连找都找不回他了。

  “喂,吊车尾的,别哭了……真是,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的吗?怎么还烧成这样了?”

  我发烧了?啊,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我的记忆混乱模糊呢,我还以为自己疯了……是因为烧得太难受所以我哭了吗?这也太丢脸了吧,居然在佐助面前……话说,他为什么在我面前啊?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我烧糊涂了,这是做梦吧,或者是我产生的幻觉?

  难得我又梦见这家伙了,我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梦到他了,而且就算梦到他,也是过去的模样,有时是我们还是小豆丁的时候,他坐在河边,我从那儿路过,这个梦我做过无数遍了,可惜的是我没法控制梦里的自己,所以每一次,每一次,我都是和他那么错过,有时我还会梦到波之国的那个任务,他浑身插满千本,倒在我怀里,同样的,每一次我都是不受控制的暴怒,我还会梦到他离开木叶三年后的那次见面,他一袭白衣,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确长得好看,还有之后各种各样的场景,……不过唯独极少,极少会梦到近期的他。

  不是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原因啦,是因为他后来的头型太蠢,真的。

  不过,既然好不容易梦到了他,我还能控制我自己,……

  “佐助……你为什么要走啊?”

  没有回答,我就知道会这样,因为这是我的梦啊,我都没有答案的问题,我所筑建的这个佐助,自然也不知道答案。



  醒过来时我第一眼就看到窗外的景色,漆黑的天,皎洁的月,满天的星。

  谁说过离开人世的人会化作星星的了?那卡卡西老师是哪颗星呢?宇智波带土又会是哪颗星?老爸呢?老妈呢?他们会在一起的吧。

  卡卡西老师走的那天我没哭,我居然没哭,明明我的眼泪还是挺多的啊,可那天我没哭,因为我知道,对于卡卡西老师,结束才是幸福吧,与其让他在这世上用一切来怀念那位,还不如早些去找那个人。

  老师,在那边,要幸福啊。

  “你想什么呢?”佐助冰凉的手贴上我的额头,我当然察觉到他了,就算生着病,我也是火影啊,而且,就算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普通人,别人我察觉不到,佐助我是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他可是佐助啊。

  “退烧了,”他的眉头总算松开了,“你个傻瓜怎么会发烧的?你是不是最近身体透支的太厉害了?火影果然是个要命的活儿……”

  他还在说,奇怪,他怎么会说这么多话的?虽然我们的确很久不见了吧,但这个人真的是佐助吗?又是梦?可这梦未免太真实,还是我中了谁的幻术?我知道这不可能,那,我之前真的在他面前哭了?

  “喂,你倒是说话啊。”他又皱起了眉,我不喜欢他这个表情,我也不喜欢他这个发型,盖住了半边脸,我想看他的脸,他整个的脸。

  于是我伸手拂开了他的头发,那只轮回眼露了出来,轮回眼,能看透轮回吗?

  “你干嘛把眼睛挡上啊?”我问。

  他无奈:“不是说了吗,吓哭了小孩。”

  咦,他的表情怎么会这么温柔,他竟也会露出这样柔和的神情了吗?看来时间的确神奇,它能改变人的容貌,心境,对人生的态度……

  “鸣人,”他神色复杂,晦涩不明,“别露出这种表情。”

  “佐助,我想老师了。”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我知道,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就是这样的人啊,看起来伶牙俐齿,不饶人,嘴黑,实际上却笨拙得连安慰人都不会,还偏偏有颗柔软的心,这人啊,居然还总是说我笨,也不知道谁才是真笨。

  “我知道现在的他或许才是幸福的,可我还是想他回来,就算我知道他的笑里包含着痛楚,可我还是想念他的笑容。”

  我接着说:“我无数次想象过另一个世界,我们的亲人都在,所有人都在。过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忍不住去想象,想象我没体验过的那种幸福,我仍然在奢求它、期盼它、幻想它,尽管它是绝无机会实现了,但我依旧需要它,在我五岁的时候,十五岁,二十五,到三十五,四十五,……甚至更久,更久,我都想要它,一直想要,我没长大,佐助,我还是那个漩涡鸣人。”

  他看了我一会儿,开口道:“我问过你恨不恨宇智波带土,你说不,可你所期盼的生活,全都在他的一念之间,如果他当时选对了,你的期盼,就不会只是期盼了。”

  “我知道,可我还是不恨他,他……他和我很像,我明白他的想法,他只不过是,没别过那个劲,再一个就是你们宇智波那神奇的脑回路。”他瞪了我一眼,我装作没看见,本来就是嘛,宇智波一族的逻辑实在太奇怪了,我敢打赌,如果宇智波带土不姓宇智波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去报复社会的。

  佐助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没那么做,你还会是现在的你吗?我又还会是现在的我吗?”

  “当然会了,不管他怎么选择,佐助…”他那绺头发又掉了,再一次遮住了眼睛,我只好再伸手别过去,“我都会是我,你也会是你,这不会变。”

  他还要说什么,我抢白道:“漩涡鸣人爱宇智波佐助,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

  他没话了,也不动了,脸上一阵空白,好几秒后他才呐呐地说:“那你就该是波风鸣人了……”

  我笑了,伸出胳膊抱住他。

  “佐助,别走了。”

  他的声音有点闷:“我这不是在这么……”




(宇智波佐助)


  暗部不是保护火影的吗?怎么会连火影是在睡觉还是烧晕了都不知道?要他们干什么?吃干饭啊!?

  “你还好意思说?”小樱怒气冲冲,她的脾气一点没变,难得有人能受得了她,“你一声不吭就走了,鸣人什么感受你想过吗?”

  我想告诉她我不是一声不吭,我跟七代火影大人打招呼了的,不过,唉,算了,不说那家伙那时的表情了,烦。

  他瘦了,不是一点半点,他的两颊像被刀削去了两条般,脸色也白了不少,不健康的那种白,真是,火影这东西果然是催命符,也就三代那老色鬼命长,剩下的每一个……呸呸呸,我眼前的这个第七代火影也是祸害,必定会遗祸千年的。

  蠢货中途醒了,没等我开骂,他就哭了,我被他的眼泪惊得好几秒没反应过来,他的眼睛瓦蓝,可能是生病的缘故,又可能是苍白的脸色衬的,在不然就是眼泪浸的,那双眼睛比平时更蓝,蓝得惊人……又或许,是我太久没见他的缘故吧。

  他是烧蒙了,眼泪跟断了线似的,为他火影的名誉着想,我本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可他脑袋滚烫,再烧下去,怕是要傻了,本就不聪明,再傻就更没救了。

  小樱紧赶慢赶的到了,又手忙脚乱的把他的烧退了,一边还嘟囔:“普通发烧还反复……等你醒来看我不揍你,不然小强一样的身体都能叫你搞垮……”

  附议。不过,揍还是轻点吧,不然我怕病没好利索又因为骨折住院了。

  半夜他醒了,烧也退了。这次我确定了,他的眼睛的确要比平时蓝,在月光的反射下,那双眼睛在黑夜里也有着纯洁的颜色,闪着光。

  呵,这话很适合他,尽管我不想承认,但他的的确确是光…这话我永远也不会说出口,但他绝对耀眼过任何人,他的灵魂禁得住烈火焠烧。

  他说了很多很多,有点垂着眼皮,眼睛的颜色比平时深沉许多,他总是有这样的时刻——敞开心扉,坦诚的说出的他的想法。他心中所想并不简单,尽管我一直说他头脑简单什么的,但我知道,并非如此,他其实是个细心的人,懂得关心别人,如果他想,他能让你一直觉得温暖,他能看透你,能理解你。

  他说起了卡卡西,我知道卡卡西对他的意义,卡卡西走的那天,他没哭,但他的眼睛分明在哭,我那时想说,想哭就哭吧,吊车尾的,但最后,我什么也没说。事实上,卡卡西对太多人都有着非凡的意义,木叶有的是人仰慕他,有趣的是,他们仰慕的,既是那个骨子里高傲的旗木卡卡西,又是那个有着温柔笑容的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一直以为他隐藏的很好,好吧,他也的确是隐藏的很好,但他不知道,他的那些崇拜者,喜欢不单单是他的伪装,更是他那骨子里的倨傲。

  算了,不说他了,也不知道他是上辈子欠了宇智波带土多少钱,这辈子用一辈子来还……还是说那个吊车尾吧,把告白那么自然就说了出来……

  笨,我回来不就是为了……

评论
热度 ( 69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