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卡配罗/水托】马德里遗梦(完)


 







Kaka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Cristiano眼睛很亮,咧着嘴,笑得恣意。


  我费力的起身,Carol站在床边,温柔又无奈的笑,“你什么时候学会睡懒觉的?”

  我也笑,“早就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是知道,只是没想到你又旧病复发了。”

  她转身离开了卧室,我心里腾的一下涌上无尽的负罪感,妻子在旁边,我却满脑子、甚至在梦里都在想另一个人。





  “你可不可以不走?”

  他的脸上的表情和我的梦丝毫不差,区别在于,梦里的我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发,说,我不会走的,Cris。而现在的我,只能残忍的拉开他的手,说对不起。





  “我们离婚吧。”我的声音冷得让我自己都陌生,Caroline站在原地,脸上没有震惊,只有漠然。

  好,她这么回答。





Cristiano


  “你自己清楚!”我认识Irina这么久,这是她第一次发这么大火,“你有把我当做女友吗?一个真正的女友?不管是Junior,还是,还是你的秘密情人,你从来连句解释也没给过我!有时候我想,没错,我们各玩各的,你没必要那么顾及我,可对不起,Cris,我很自私的,我受不住你对我半点动心没有。对于你,我和你那些曾经的女友没半点区别,可你对于我,已经不一样了。”

  我想说,Irina,我对你动过心的,可也就是想了一下,事已至此,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她说的对,对于我,她与我曾经的那些女友没什么区别,至于我对于她,那我就不知道了。

  我茫然的抬头看她,她没有哭,她不是那种吵架会吵哭的女人,哈,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她究竟是不是女人,那么剽悍的。事实证明她是的,女人再坚强,还是女人,感情波动大,容易觉得委屈,我突然觉得这话耳熟,似乎不是我自己的,是谁说过的,是谁说过的呢?不用想我都知道是Kaka,我记性没好到谁说过的话都记得,甚至经常是左耳进右耳出,偏偏只有他,他的话,进去了,就不见出来。

  要命。我想起他还是摆出那张标准笑脸,别人肯定看不出异样,可我知道他是又要戏弄人了,他说,都说女性情绪波动大,喜欢哭,容易觉得委屈,我怎么觉得你也是这样呢?Cris,你不会是女的吧?我恶声恶气,我是不是女人你还不知道?!

  “Cris……”叹息般的声音传过来,把我招回现实,Irina纤细的手指捋过我的头发,抹过我的眼角,我这才意识到,我哭了,天啊,我居然是哭的那个,“再见。”

  “谢谢你。”

  她走了,我哭的更厉害了,人在什么时候会哭成这样?一是想得到的东西没可能得到,二是得到的东西不在了。Kaka没同我分手,事实上,我们也从没说过开始。那是一段注定没结果的感情,意外开始,戛然而止。结束的那天,他拥抱了我,也对我说了谢谢你,和Irina一样,只不过他还多了两句。

  一句是对不起,一句是我爱你。





  “要知道,”Sergio那双小鹿眼从未像现在这样深沉,至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

  “那你有爱过谁吗?……你敢说,他不是你唯一能称得上是爱的人?”

  他笑了,“Cris,你真的很了解我,不如说,我们的确是有点像。”

  他接着说,“就算他是那个人,又怎么样呢?我不是他的那个人,就像那句话:我找到了我的命中注定,可他没有。”

  “你确定他没有?”

  “……”他沉默了许久,“是我希望他没有。”

  他的眼睛很亮,很亮,他说,“我真的好恨,Cris,我恨他为什么那么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想法,我恨他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恨他为什么不多给我一些时间,我恨他为什么不相信自己、不相信我……可我最恨的是我自己,为什么那么迟钝,为什么在来不及的时候才开窍。”

  哈,上帝还真是喜欢折磨世人,总喜欢玩错过的戏码,来不及,来不及,总是来不及。

  “Cris,”Sergio揉了揉脸,他笑了,那笑里面有无奈和苦涩,更多的则是认命,“有时候,做个胆小鬼没什么不好。”

  “放手吧。”





  友谊这东西,变质了你也很难察觉,关系太密切了,你就分不清那是友情,还是别的东西。Irina曾和我讲过她中学的一个故事,她很喜欢一个女孩,英国人,土耳其长大,黑发碧眼,脾气不好,心肠好,那女孩和她男友是好友,认识的比她早,后来她看出来了,那女孩喜欢她的男友,她其实喜欢那女孩多过自己的男友,后来她和男友分了,意外的是,女孩没和那男生有进一步发展,甚至还疏远了,她反倒和女孩越来越近,她们亲亲抱抱,女孩开始对她的动作躲闪,后来也就随她去了,但她知道,女孩没对她的举动多想。

  说到这,Irina笑了,“她好傻的,简直和你有一拼。”

  我翻了个白眼,觉得我们这样的男女朋友实在诡异,两个双吗? 

  “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啊。”

  “那她知道你喜欢她吗?”

  Irina思考了一下,开口,“当时是没有,不过如果她现在还能记起来的话,应该会意识到吧。”

  “我真的很喜欢她,她眼睛很大,有酒窝,但只有抿嘴笑的时候才看的见。”

  Sergio跟我说他和Fernando就是友谊变质。

  “那种感觉很微妙,你自己都不能确定,那究竟是心动,还是错觉。”

  “对他动心太容易了,他长得太好看了,谁都忍不住多看两眼,睫毛那么长,忽闪忽闪的,对于他,心动是那么理所当然,所以我对他的悸动,或许也是理所当然。”

  “他鼻梁好挺,细溜溜一条,笔直,那是我看过最好看的鼻子。”

  “他下唇比上唇厚一点,恰到好处。”

  “男人不该用这个词,可他的确长得漂亮。”

  “在报纸上看到他时,我就在想,这人长成这样,踢什么足球,去当模特当演员不是分分钟秒杀全世界吗?前锋长得这么好看,不是逼后卫走神吗?”

  记忆里的Sergio Ramos还在絮叨个没完,我在一旁无奈的听,当时我没说出口是,如果是友情变质,你怎么会第一眼就开始花痴?你说的那些话,对他的印象,哪是朋友会说的话?

  我承认我对一见钟情深信不疑,甚至,我觉得,日久深情的前提也必然是一见钟情,就像我对Kaka,我第一次看他也是在报纸上,他双手指天,出色的脸庞上是自信,是气度。

  那颗种子就那么种下了。





Kaka


  “你有没有想过,那不过是错觉?因为他很特别,和以前你认识的人都不一样?”

  我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在和Marcelo说这些事。

  但我很清楚我的感情。

  “我也这么想过,但不是,根本不是。他的确很不同,他的灵魂怕是扛得住烈火焚烧淬打,那双眼睛看我的时候,我总觉得心都塌陷了……我爱他。”那些说不出口的话,此时竟然顺当的脱口而出,可能是我刚刚喝了两杯酒的缘故?或者,是我真的累了。

  “我怕,我真的怕。就因为我知道我爱他,也知道他爱我,所以我才怕,因为我知道我们没有未来,因为我知道我自己不会放弃我的家庭。廊桥遗梦再美,也终究是遗梦罢了……不管是弗朗西斯卡,还是我,最终都得选择责任。”





  当你慢慢不思念一个人时,不是因为你开始遗忘他,而是因为你已经把他当做了你生命的一部分。

  直到时隔多年,我们都早就退役,皱纹多了,线条粗犷了不是一点,我又与他面对面时,我才知道,这么多年,他从未从我的生命中离开一秒。

  马德里遗梦,我以为我早就梦醒了,但其实,我一开始就已经溺死在那梦中了,再难脱身。

评论
热度 ( 86 )
  1. karen. Swift.Grangerjdsven 转载了此文字
    廊桥遗梦终究是一梦,面对没有未来的事 ,我们多半还是选择了责任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