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卡配罗】Near Light(完)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Cris,我会在这儿的,我不会走。”


   Cristiano从没想过真的要和Kaka永远在一起,拜托,他是天真,可还没天真到那个地步。他知道什么时候该满足,什么时候该放弃,什么样的幻想可以说出来,什么样的幻想永远都会是幻想。

  “Kaka……”他在对方耳边呢喃,他想说,我爱你,他想说,吻我,但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自己低头吻了对方温暖柔软的嘴唇。Kaka的目光永远都是那么柔和,在昏黄的灯光的映衬下,染上了像是夕阳的颜色,他笑着,嘴角的弧度让Cristiano一阵晕眩,真该死,真没用,Kaka的笑他都看过千百遍了,可他还是抵抗不了。

  巴西人眼睛里满是笑意,每次Cristiano看到对方这个表情都会觉得甜蜜幸福还会少女似的害羞,可这次,他怎么都甜蜜不起来。

  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啊?在他们那么对你之后,在Mourinho那样安排之后,在球迷那么说之后。他为对方不平,他想问,他想说,可他说不出口,他的嘴唇止不住的颤抖。Kaka注意到了,Kaka当然注意到了,关于Cristiano的一切,这个好好先生都会注意到,就像有天眼一样,Cristiano快恨死对方这点了,那让他无所遁形,让他的铜墙铁壁顷刻瓦解,让他赤裸裸的暴露在对方的面前。

  Kaka叹息,他伸手搂住Cristiano,手指扣在后脑勺。Kaka的手极好看,修长有力,纤长,笔直,那不像双运动员的手,那应该是艺术家的手,Cristiano不止一次这样抱怨,抱怨里全是迷恋。现在,那双手移到了他的脸上,Kaka捧住他的脸---他总是这么做,Cristiano在心里想,好像我是一个孩子。

  “Cris,我会在这儿的,我不会走。”

  哦,再一次,天眼,他是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他看着眼前人完美的脸,闭上双眼:你不会走的,可你总会走的,今天,明天,后天,早晚那一天会到来的,而我只能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飞机起飞,我只能看着你的背影,看着你消失在我眼前,你带着你的孩子,你的妻子,从我的生命抽离。

  哦,Kaka,别这么残忍。

  他的喉咙被哽住了,他低头再一次吻上Kaka,他不能,他不能再想了,他怕他忍不住说出口,他怕他忍不住去问,他不能,这些话,他永远都不能说,因为他们都知道答案,说出来除了尴尬痛苦,没有其他任何用处。

  他想:起码我得到过你。

  我有吗?那架飞机起飞时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住不痛哭流涕的,这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他想,他蹲下身,又站起来。徒劳无功,Cristiano,他对自己说,徒劳,你得到了什么?除了一份痛苦的、难以忘怀的爱情,还有什么?你什么也没有得到,你没得到过Kaka,从没有。

  但他却从你这儿把心扯走了。


2 分手


你这是在害他,这与谋杀无异,Ricardo。

“我爱你,Cris……对不起。” 


  说吧,Ricardo,说啊,说你并不爱他,说啊。

  他的双眼还是那么明亮,就算,就算天启大概也不会湮灭这光。

  你这是在害他,这与谋杀无异,Ricardo。

  “我爱你,Cris……对不起。” 

  那双棕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汽,他紧紧地抱住你,像落水者抓住施救者,可你并不是去施救的,你是谋杀犯,你回抱了他,你没有救他上岸,你们在冰凉刺骨的水里拥抱、接吻,你们一起被淹没,一起坠落。

  他的声音颤抖嘶哑,他说:“这就是结束了,对吗?”

  你没有回答,你只是把脸埋在他的脖颈间,就像一直以来那样。

  再见,Cris,你这么说,可你其实知道,那永远不会结束了,因为你的一部分已经永远留在这儿了,这儿,西班牙,马德里,伯纳乌,七号的旁边。


3 从未相遇/如果当时……


“他是我所遇见过的,最好的人。”最终,他在更衣室,在队友们,和过去的自己的目光下,这样开口,

“你会知道的。”


  “卧了个大槽啊。”看到一个穿着曼联球衣的年轻版的自己时,Cristiano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力的掐了旁边的Coentrao一把。

  直到旁边那位发出嗷的一声他才深吸了口气,挥手打了个招呼:“嗨,过去的我。”


  “所以,”Ramos摸着下巴老神在在,“你穿越是因为你在圣诞派对上调戏了一个女巫。你绝对喝多了,Cris。”

  红衣青年,哦,让我们叫他Ronnie吧,翻了个白眼,“爱信不信,还有,你最好不要再和我说话了,西班牙朋友,太费劲了。”

  充当翻译的Coentrao点了点头,“这点我同意。Sergio,你就先退场吧,你戏份够多了。”

  “我有一个问题,”Bale开心了,“Cris---”

  “抱歉,”Ronnie打断了他,“但是,我觉得,该我问问题了吧。”他这么说的时候看向了Cristiano,后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Ramos小声吐槽:“你们这也太淡定了吧……”

  “首先,”Ronnie扬起下巴,大概是2008年的自己吧,Cris得到结论,“呃,我结婚了吗?”

  “没。”Ramos用满是西班牙味儿的英语抢答,“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哦宝贝。”

  Cristiano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

  某人继续不知死活的絮叨:“说真的,Cris,你是不是禁欲了?你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诶。”

  “好吧,”Ronnie似乎没被这个事影响,Cris知道,要是答案是结婚了自己才会绝望呢,哦拜托,那可是他自己啊,他当然了解他自己。“那,咳,这是2015年,你们说的,我30了,在皇家马德里,我是哪年转会过来的?算了,我不想知道……呃,Kaka现在在哪家俱乐部?”

  …………

  “天哪!!!我就知道!!Cristiano!你,你……”Ramos几乎是尖叫着,他满嘴乱七八糟的胡话,揪着Cris的衣领,两个人扭在一起,整个更衣室一片混乱。

  “他们在吵什么?”Ronnie皱着眉,“我不就问一下Kaka吗?”

  Coentrao觉得今天来训练就是个错误,“呃,没什么,倒是你,Cris,你为什么要问Kaka?”

  “他有什么不能问的吗?他可是米兰王子,足球先生,我好奇他啊,他已经33岁了对吧,他现在怎么样?”

  “他……”

  “他很好。”Cristiano抢过了话头,他突然想起在Kaka刚离开的那段时间,他对自己说,如果能选择,他一定选择没遇到他,选择不要爱上对方。

  他在心底说:看看这个我,他年轻,有着无穷的热情、激情,他的眼睛怎么这么亮?他的眼角和额头紧绷,那是年轻的证明,他比现在的我要纤细,他的脸,不过是几年前的我,怎么会这么陌生?

  “他简直是刚来皇马的你。”他想起刚刚Ramos说的话。

  不,他是曼彻斯特的我,他的身边是红色的海洋,他喜欢花哨的过人,他喜欢对着比自己大的队友撒娇卖萌,他喜欢挑衅对手然后被Waz他们挡在身后,他喜欢在漫天嘘声中进球,然后奔跑在球场上,恣意张狂。他不认识什么Ramos,他不认识皇马的每个人,甚至,这个更衣室里,有一半的人他连听都没听说过。他不认识他们,但他知道Kaka,尽管他们并不熟悉,但他认识他。

  哦。

  Cristiano心里腾得生出恐惧,现在,就在此时此刻,他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里,他只要说,别去皇马。

  等等,他这么说了,这个过去的自己就会这么做吗?不一定吧,他自己代入了一下,发现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听话。但他知道,只要去了皇马,遇到了Kaka,他就完了。

  问题是,他想要从来没爱上Kaka吗?

  他不是没想过,如果他们没有相遇,他想,他大概也会很快乐很幸福,不,他绝对要比现在的他快乐,但是,和Kaka在一起的那几年,那是他生命中最最幸福的几年,即便是充满痛苦折磨的最后一段时间,即便是最后一天,最后一秒,也快乐过他人生其他任何一个时刻。

  那是他最有意义的一段时光,他从未如此深陷一段感情,他爱Kaka,这就是全部的理由,但这就足够了。

  “他是我所遇见过的,最好的人。”最终,他在更衣室,在队友们,和过去的自己的目光下,这样开口,

  “你会知道的。”


4 梦里的圆满结局


他嘴唇的味道没有改变。


  皇马的更衣室,训练之后。

  “我昨晚梦到吃了一个超级美味的三明治。”Bale兴奋的说,这有什么好开心的,真是英国人,我垂着头默不作声的整理东西。

  Sergio表示质疑,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清澈、响亮,奇怪,我为什么要感叹这些东西?“你在梦里还能尝到味道?”

  “当然可以!你从来没在梦里尝到过味道?”

  “没有,所以我很怀疑。”

  “嘿,Sergio,你不能因为你没有就怀疑别人。”

  唉,这群人,居然因为这个也能吵起来。

  我叹了口气,伸手摁住印有我的七号的柜子,它和几年前已经不同了,同样的,旁边的那个,印着八号的柜子也不同了,我开口:“能尝到。”

  他嘴唇的味道没有改变。

  “什么?”

  这一瞬间,我突然想落泪,我猛得拉开眼前的柜子,这是我的柜子,对于它,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可这里不会再有某人为了哄我留下的纸条,这里还是有一面镜子,可镜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他再也不会凑过来,揪我的脸,摸我的头发,露出一口白牙,灿笑着调侃我,他笑得真美,真好看,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笑容?

  噢,Kaka,Kaka……

  “Cris,Cris?”

  我一激灵,Sergio在旁边皱着眉看着我,我冲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对更衣室里的队友挥手告别,然后离开了那个屋子。

  我是如此的恐惧这个屋子,它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困住了我,它要吞噬我,或许,它早就把我杀死了,就在他离开的那天,我就永远的留在那儿了。


5 相思相忘


当他抱住我的那一刻,我想,这样也好,也好。


  其实并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我想。

  他的眼睛温暖,笑容依旧明媚,我咧嘴扯出笑容,尴尬有之,怯弱有之,可当他抱住我的那一刻,我想,这样也好,也好。

  我们爱过,深爱。 

  我还奢求些什么呢?他有家庭,我也有孩子,我还在想什么呢?可能只是不想将就吧,不想就那么和一个别人组成一对,其实不是我不想,是我没法,我做不到,起码现在做不到,短时间也做不到。

  我会情不自禁的去想kaka,我并不会比较,因为没法比较,但我没法让我的大脑不去想他。

  我会想,如果是Kaka,我会回忆,那时候他是怎么做的。他笑容的弧度,嘴唇的温度……

  “好久不见,Cris。”他说。

  我搂紧他,我想给他一个吻,我想说我爱你,但最后我只是长叹一口气,我说:“我很想你。”


6 “请回头看看我”


太可笑了,我的心愿,居然只是再见他一面,看到他完美的面容,看到他弯起眼睛,对我说:“嗨,Cris。”


  我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梦,基本是美人鱼的翻版。

  Kaka是美人鱼,他美丽迷人,有着出色的相貌,我在海边遇到了他。

  Kaka,我唤他。我知道他叫Kaka,可是我却不认识他,梦真是奇妙,不是吗?我说,你可以上岸吗?

  他眼睛的颜色是黑色还是深沉的褐色?我想凑近去辨认,可他却在此时轻巧的一转身,沉入海底,我看着他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在海边等了他好久,好久,一天又一天。我等不到他,我得到一个人的帮助,鬼知道他是谁?他,或者是她,这样可能比较合理,她说她可以帮我变成美人鱼,代价是……没有代价,哈,我又没有什么美妙的嗓音,我也没用嗓音吸引到Kaka,总之,我变成了美人鱼,我潜入海底,海水很冷,Kaka是怎么忍受这样的温度的?他不会感冒吗?

  终于,我找到了他,原来他是一条已婚的美人鱼,哈哈哈哈,谁听说美人鱼也会有已婚的了?他还有两个可爱的美人鱼宝贝,他说:嗨,Cris。

  我想,这就够了。

  然后我不能呼吸了,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帮助我的人,她说,一旦我的心愿达成,我就会变回去。

  窒息。

  那一瞬间,梦醒了,我想笑,眼眶却发烫。我真可笑,太可笑了,我的心愿,居然只是再见他一面,看到他完美的面容,看到他弯起眼睛,对我说:“嗨,Cris。”

  我几时变得这么卑微?这么悲哀?这么可笑?这还是我吗?

  但我真的想见他,想得发疯,想得发疼。

  嘿,Kaka,再叫我一声Cris吧。

  我闭上双眼。

 

 

评论
热度 ( 76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