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2R】你愿意嫁给我吗?(完)




 

  他一共向我求过三次婚。

  第一次,我已经不记得那是什么派对了,是赛前的放纵派对,还是几天魔鬼赛程之后的欢庆派对?是圣诞派对,还是新年派对?是在2005年的12月,还是2006年的1月?

  我实在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下雪了,雪花很大,稀稀落落的,落在脸上冰凉。

  我到酒店的时候Waz已经有点醉了,看他的那双眼睛就知道,比平时更蓝,更清澈,他揽着我的肩膀把我拖进了派对,满嘴胡言乱语,有些词我甚至听都没听过。我觉得他嘴里喷出来的酒气都快把我弄醉了,哦,酒精,想到酒精我不免生出几分厌恶……

  “嘿,Ronnie,”他把一杯酒递给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就今天,暂时把那些忘了,好吗?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你会击溃那些报纸尖酸刻薄的话语,你会让你父亲骄傲的。”

  哦,英国人的拿手好戏,甜言蜜语,感动话语,让你心头一暖,其实他不过是想让你喝酒罢了,我在心里这么想着,但手上却不能更自然地接过了那杯酒,最后一次,我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

  后来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反悔我当时做的那个决定。

  之后的事基本一片迷茫,蒙上了一层白雾,带着重影,恍惚又错乱,笑声,脏话,音乐,舞蹈,光裸的大腿,潮湿的亲吻,Wayne Rooney那双蓝眼睛很抢镜,在我的眼前一直晃来晃去,亮得简直要闪瞎我的视网膜了,我不记得我们是怎么离开那家酒店的,也不记得我们是怎么拦下出租车的,更不记得我们是怎么跌跌撞撞的到我家的。

  我只记得我们在玄关拥吻,他的嘴唇出乎意料的软,我使劲的搂住他,搂得我双臂都隐隐作痛,他捧着我的脸,我们在门口吻得快要窒息,我发誓,要不是我给他后脑勺的那一下子,我们很有可能就那么挂在门口了。

  之后的事就自然而然了,我们做爱了。他扣着我的腰,一遍一遍的叫着Ronnie,他的声音很好听,我喜欢他说我名字时的那个语调,不管是在平时还是在床上。其实我也很喜欢他说我全名Cristiano Ronaldo时的语气,他的声音很适合说这种连在一起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我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

  我忘了我们做了几次,最后他搂着我躺回床上,我们都累得一点力气没有了,就在我上下眼皮马上就要黏在一起时,我听到他几乎算是呢喃的说,“嫁给我吧。”

  我那一瞬间觉得一盆冷水哗得从我头顶浇下来,凉得我睡意和醉意都没了,只觉得眼眶发烫——他是把我当成Coleen了?明明刚刚还一口一个Ronnie,英国人都是没节操的混蛋!

  他像是听到了我心里的咒骂,再次开口,这次他的声音更轻了,“嫁给我吧,Ronnie。”

  我心里更气了,该死的英国人,为什么总喜欢许诺没可能的事!

  我觉得嗓子眼好像被噎了什么东西,上不来下不去,哭太没出息,不哭那东西堵得我难受……

  混蛋!

  第二次是在2008年年初,妈的,这混蛋怎么总喜欢在岁末年初干那些狗事?

  更衣室里他突然凑过来盯着我看,我被那双蓝眼睛看的毛毛的,用手糊上他的脸,“你干嘛?”

  他伸手把我的手拿下来,凑得更近了,手也还攥着我的手,“你……是不是变丑了?”

  “……”

  我发誓,我听到了旁边不止一个人的憋笑声,fuck!这帮混蛋是都把老子当Hello Kitty了吗,想调戏就调戏?

  我知道回击的话就正中下怀了,于是使劲一下子把手抽回来然后就扭头不再理他了。

  我再一次发誓,有人发出来一声疑惑的“咦?”……这群人是有多无聊?

  死胖子移到我眼前,“Ronnie?”

  我板着脸,再次扭过头,偏巧看到了Nani偷笑的表情。

  !!这小子!居然敢笑我?他还知不知道自己是老几啊??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急忙背过身去装空气。

  Rio Ferdinand显然看到了这一幕,笑嘻嘻的说:“诶,两口子吵架干嘛波及孩子啊?”

  “滚蛋!我俩怎么生出那个色系的孩子!”

  接下来,更衣室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甚至有几个人都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种族歧视吧这是”,“哎呦Nani你被嫌弃了”,“重点完全错了啊”的声音夹杂在其中,我只觉得血液蹭蹭的往头顶涌,我狠狠的踹了旁边笑得快背过气去的胖子一脚,咬牙切齿的骂道,“妈的,谁和你这混蛋是两口子!”

  Rio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王八蛋大声嚷道:“不是吧,Wayne,你还没求婚呢?还不快点,你家Ronnie都不高兴了。”

  我拿了一旁的毛巾就要抽这货,结果Waz居然真的单膝跪下了。

  要不怎么说他是混蛋呢,总是做让我预料不到的事。

  他拿着不知道从哪儿顺来的易拉罐拉环,一脸虔诚,“你愿意嫁给我吗,Ronnie?”

  没人知道我有多想说我愿意,可那拉环实在太窄了,我套不进去。

  我一毛巾甩在了他脸上,更衣室又笑着乱成了一团。

  没多久以后,他真的结婚了,和Coleen。

  第三次是在2009年了,我转会的新闻满天飘,任谁都知道,Cristiano Ronaldo是一定会离开曼彻斯特了。

  那天已经很晚了,他来找我,我很意外,从结婚以后,他就很少来找我了,而从我真的开始有转会的苗头之后,就更不用提了。

  他拎了一箱酒来的,而且我敏锐的闻到他身上已经有淡淡的酒味了。

  他坐在地板上,背靠沙发,递给我一瓶酒,我接了过去,却没坐在他旁边,我坐在了沙发上,拿着那瓶酒也没有喝的意思,他没理我,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两瓶过后,他起身,转过来看我。

  他的眼睛真是蓝,真是漂亮。

  他俯下身吻我——这个动作实在太浪漫了,像是哪部爱情电影的桥段,我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他的嘴唇头一次那么凉,大概是他带的是冰酒的缘故吧,他的唇凉得彻骨,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他却直接压到了我身上。这个死胖子,怎么不直接压死我算了?

  我们吻了好久,吻到他的嘴唇温暖起来,吻到我的嘴唇凉了下来。他缓慢的亲吻我的鼻梁,我的眼皮,最后把吻落在了我的额头。

  他终于起身,伸手胡噜了一把我的头发,“少用发胶吧,会秃顶的。”

  我被他刚刚吻得眼眶有点酸,撇了撇嘴,“你还从来没用过发胶呢。”

  他笑了,眼睛眯了起来,但我仍能看到他那好看的蓝眼睛,他转身向门口走去,直到他已经把门打开了,我才反应过来,

  “你这就要走了?”

  “很晚了,宝贝儿,我再不回家就要被念叨了。”

  那你怎么不早点来?我在心里这么想,但最终,我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扇门关上了。

  见鬼的,那一瞬间我真的想哭,我赌气的把手砸向沙发,却砸到了一个信封。

  白色的,没有什么装饰,这无疑是Waz留下来的,我突然害怕了,不敢、也不想打开,我怕他会写了一封绝情书给我。

  打开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还不如是封绝情书呢。

  一枚戒指掉了下来,正好掉在了我的大腿上,那冰凉的金属好像突然变成了灼热的烙铁一般,烫得我生疼。

  那信封里面还有张纸条:如果有另一个世界,我一定会问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颤抖着把那枚戒指戴上了,正正好好。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我费力的往下拽那枚戒指,但不知道是眼泪的原因还是上帝同我作对,见鬼的怎么也弄不下来。

  最后好不容易拽了下来,却觉得无名指隐隐作痛,定下神一看,那根手指竟硬生生被磕掉了块皮,红通通一片,甚至都有点肿了。

  这个混蛋!这个混蛋!那天晚上,我攥紧了那枚戒指,一遍遍的骂着,骂了一整夜。

全文完

后记

  “提问!”

  Rooney在电话那头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着这货又开始了犯病了,而且这英语说得真是越发的醉人了……

  “你一共向我求了几次婚?”

  Rooney打了个哈欠,“你怎么还不放弃啊,这个环节你已经输给我十八次了,请注意,前提是我们也只不过玩了十九次。”

  “起码我赢了一次,加上这次,就是两次!”

  “哈,真是值得骄傲,而且,那是因为没人会记得你在2005年5月5日穿了什么颜色的裤子来训练的!还有,你就那么肯定这次我答不对?”

  “嗯哼。”

  “三次。”

  “什么?”

  “我说,我向你求过三次婚。”

  “可,可……可你怎么会知道的?”

  “你看,说你傻你还不信,我向你求的婚,我当然知道了。”













我解释下结尾, 为什么你罗会觉得鲁尼不知道,因为第一次他以为胖子喝多了而且迷迷糊糊的不记得了,第二次他觉得胖子开玩笑的早就忘了……但其实胖子都记得。

评论 ( 23 )
热度 ( 106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