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疯狂有时


MCM,偏CM


无差,非互攻,没有实质性需要分攻受的行为,个人感觉偏CM吧



这篇让我改了,不过还是很迷幻,he






1


梅西


  我根本记不起来自己对C罗的第一印象了,我绝没有生出惊讶、欣赏、或是厌恶这类比较鲜明的情感,不然我不会毫无印象。大抵是对曼联7号丰富多彩性生活的一句感叹?还是对他的相貌一句不轻不重的评价?我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这有点没劲,我还想着如果我记得的话,或许等到退役以后接受采访,可以笑着调侃下C罗,然后报纸新闻的标题上写着——昔日对手实际惺惺相惜?感觉似乎蛮有意思。说不定他还会感谢我帮他重新上头条呢。


  我和C罗的关系不甚明朗,这是自然的,我们没什么私交,不过足球远动员这个职业嘛,兜兜转转,怎么也算是半生不熟,何况我们还被扣了个“绝代双骄”的帽子。C罗转会皇马以后更是夸张,打从那以后,梅西的名字必然连着C罗,提起C罗,一定会带着梅西。


  我觉得有点好笑,这事就很好笑,C罗这人也有点好笑,这个“好笑”的确带了点嘲讽意味,不是很强,但我不得不承认,在比较中,占上风的情况还是让我很爽的。我自然知道连续错失金球的他在客场接收到满场“梅西”呼声的处境,这的确让人很恼火,比起他,我对这些事情几近麻木,可以做到忽视,但他似乎仍无法完全释然。


  “也算他活该,”杰拉德淡定的说,“那种性子,看他不爽就对了。”


  “我看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吗?”赛斯克冷笑,话里话外带着莫名其妙的酸。


  见鬼,我怎么开始回忆过去了,这不是老年人的征兆吗?


  我摁了摁太阳穴,一旁的C罗凑过来关心我,问我是不是不舒服。


  诡异!这是金球奖颁奖,他应该一脸高冷,而不是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一脸关切。


  “没有的事,”我笑着回答,“只是有点累。”


  C罗点头,放在我腿上的手安慰性的拍了拍:“我理解。”


  理解?不,你才不理解呢,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我的烦恼、困扰,我的一切,你不了解,更和“理解”相差甚远。


  但我只是露出了一个甚至带着稍许感激的笑容。


2


C罗


  他的名字从我口中无比自然的说出来时,我甚至有点恍惚。


  我承认,一直以来,梅西对于我是如鲠在喉,从我在曼联时起,阿根廷天才的名声就开始大得惊人,我也承认,他比我要有天赋,有时我看他的比赛,他的动作,我知道我做不到,但我从不觉得我比他差,我本就不比他差。


可有这样一个人,他似乎若有若无的压着你,又似乎没有,媒体、球员,全世界都拿你们二人比较,你很烦,对方却嵬然不动……


  好吧,不管怎么说,到现在这个时候,我的确要感谢他,就像他们一直说的,没有彼此,我们或许达不到今天的高度。但我是真的恨死那几年客场震天的“梅西”了,那感觉就像被扒光了抽耳光一样,气恼,羞耻……被一个小自己两岁的人压制,我的确不服气,可却也没那么不服气。可能是那几年球队内部也不和谐的原因吧,我每天都被很多的事压着,倒没时间去想这些了。


  我儿子蛮喜欢梅西的,对于这点,我第一反应是想笑,这孩子有点腼腆,喜欢那个阿根廷人倒合辙。


  也许是球场得意,情场失意,去苏黎世之前我和伊莲娜吵了一架。我想让她多把重心放到Junior身上,她不愿意,也不知道是谁的语气先重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翻起了旧账,这其实并不是我们五年来吵得最凶的一次,但结果大概是最严重的一次。我有些气急败坏,说那就分手好了,她沉默,然后就那么离开了。


  难过是真的难过。伊莲娜和我一开始只是互惠互利,可相处下来,我觉得我们挺合拍的,而且五年时光,谁能没有感情?可却也没有那么难过,或许这本就是我的宿命,早在曼联那时我就从没寻到称心的,那时可以说是少年心性,爱玩,可现在我都30了,回忆起来,我竟连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都没有,或许就像他们说的,我最爱的只有足球。


  我其实很羡慕像是梅西,托雷斯他们那样的,和自己的妻子女友是青梅竹马,十几年的相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知道对方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找个贤惠点的可能会达到同样的效果,可说实话,我对这类型的一点也不感冒,我就是喜欢辣的,喜欢不那么贴心,让我掌握得住的,可能骨子里我是受虐狂吧。


  和梅西一起参加颁奖礼不是第一次,说真的我都没数过,这到底是第几次了,但这次好像哪儿都不一样了,以前我总觉得他没长开似的,嫩是够嫩,但像未成年走错屋了,可今天看他其实长得也不错,当然比不上我,不过眼睛挺大,也不见老,保质期估计比我长……


  离开前我冲他露出了这些年来最友好最真心的笑容,他很快就回了我一个,没有任何犹豫。


03


梅西


  尽管这些年,众所周知——他效力于皇马,我一心为巴萨,他代言耐克,我代言阿迪。或许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没联系,不过其实中间我们有过缓和,有过联系。几条短信,几个电话,我也不记得那时候异常亲密的导火线是什么了,不过那陡然拉近的关系崩塌得也格外的快,毕竟他输球输惨了,也就不可能给我发什么“么么哒”了。


  其实我倒是还蛮怀念那种感觉的。记得有一次队友看到了我和C罗聊天的界面,下巴几乎惊掉。


  他们几个人用手指着我,嘴里结巴了:“你你你你你你……”


  我想笑,也就笑出来了,我觉得这群人太夸张了,要是看到我和C罗的床照再这么震惊还差不多,不过从情感角度讲,他们的表情完完全全满足了我的恶趣味。


  而现在,当下,坐在车里,我看了看前排的女友,又侧过头看我旁边逗着蒂亚戈的朋友,轻轻的拽了拽他。


  他偏过头来看我,用眼神传达疑惑,我一边为接下来这张脸上会出现的表情窃笑,一边把手机递了过去。


  他几乎惊悚的叫了出来,不过当然,没叫出来,或者他已经丧失发声的功能了。


  那屏幕上是时隔两年后,再一次,C罗发给我信息。


  “下次去巴塞罗那你请我吃饭吧。没事,我付钱。”




4



梅西


  诺坎普的比赛最终以平局结束,这样的结果自然难以让我满意。不过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C罗找我交换球衣。


  天哪,我发誓,整个球场的目光一定都在这里,我相信,我现在回头就能看见大屏幕上裸着上身的C罗手上拿着件皇马球衣的样子。我脱下了球衣,他接了过去,搭在了脖子上没穿上……我估计他也穿不进去,我也一样把皇马的球衣搭在了肩膀上,见鬼,我可不想在上万人的注视下把球衣穿成裙子。


  回到更衣室内马尔拿过那件球衣,其他队友自觉围绕一圈,那件球衣在中间像是什么上古的宝物。


  “你们那么崇拜C罗,要把那件沾满他神圣汗液的球衣供起来?那我借给你们每人闻一下好了。”


  众人做惊恐状散开了,剩下内马尔一个人拎着那件球衣。


  “怎么?”我有些好笑的开口,“你真的要闻闻?”


  “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他把球衣扔了过来,我接过,叠好,放到了袋子里。


  “你还真要留着?”


  “为什么不留着?C罗主动找梅西交换球衣,难道不值得纪念?”


  “是值得纪念……”他表情微妙,“不过他为什么要找你换球衣?”


  “我怎么知道。”


  “所以你笑得那么开心干嘛……”


  我看着手机上那条“我在你的车旁边等你”,笑得更加开心,没再理会惊恐脸的巴西人,快速收拾好东西出门了。


  我承认我没摸清C罗的意图,不过打从上次和葡萄牙的友谊赛起,他就一直在主动和我搭话,而且他最近好像又和女友分手了,要不是我们都是男的,我都要怀疑他在追我了……


  “你怎么这么慢?”他微微噘起嘴,表达不满,他这个表情让我想到了蒂亚戈,真可怕,一把年纪还热衷卖萌。


  我耸肩,说道:“抱歉,不过你也就才找到我的车吧。”


  “谁让你停的位置那么偏,”他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副驾上,“去哪儿吃?”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5


C罗 


  或许我真的寂寞了,或许我已经疯了,或许我根本在做梦,自己控制不了自己。


  我坐在梅西的车上,和他一起去往一个未知的地方,哈,听起来还有些许浪漫呢。重点是,这事还是我主动的。是我主动和他缓和,我主动给他发短信,我主动同他交换球衣,我主动问他的车牌号,在他的车旁等他,心底带着小小的期待……现在,我和他坐在一起,在巴塞罗那的道路上飞驰。


  我是疯了。我在诺坎普找他交换球衣,之后在更衣室里佩佩他们都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我说我不和球队一起回去了,马塞洛大叫:“你不是要去找梅西吧!”我无言以对,更衣室一阵寂静之后哀鸿遍野,好像我投敌叛变了似的。


  我都能想象在飞机上他们坐在一起讨论我的精神问题,我也能想象我回去以后会持续很久的围攻和审问。


  里奥没有提出问题,他的表现就好像我们以前就是这样,再正常不过,可我们都知道,谁都知道,根本不是那样。


  神游回来,我才发现车似乎越开越偏,这小子不会是要杀了我然后毁尸灭迹吧……


  “呃——”


  “叫我里奥吧。”


  “里奥,”我叫得很溜,几乎像我们已经认识多年,一直亲密无间般,“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在巴塞罗那的一个房子。”


  “啊?”


  “我那边准备了晚饭。”他说话的声音偏柔,嘴角上翘,感觉软软的很好欺负,他长得也很像好欺负的模样,以前他还没成为“球王”,咳,当然我是不承认的,那个时候,会不会被人欺负啊,就这么无意义的神游着,我们到地方了。


他选房子的品味很不错,环境优美,放眼望去看不到一个人……还……挺适合进行犯罪行为的。


  “你先进来吧,克里斯,一会儿我再领你到处转转。”


  他语气温柔,我感觉有点晕,奇了怪了,我之前没晕过车啊。






6


梅西


  阿坤大半夜打电话给我,见鬼了,他又犯什么病了?


  “你和C罗怎么回事?”


  哦,意料之内。


  “什么怎么回事?”


  “少来了,英国这边的报纸都有你们的版面了,巴塞罗那游玩一夜,第二天亲自开车把人家送到机场,我之前去找你也没见你开车送我去机场啊?”


  “你也没让我送啊。”


  “你再说?快,坦白从宽,怎么回事?”


  “没怎么啊,是他要我请他吃饭的。”


  “他让的?”阿坤的声音里是满满的怀疑,我打了个呵欠,“他疯了?”


  “估计是吧,可能被甩之后受打击太大了。”


  “打击太大导致性向拐弯还……算了,你这哈欠打的,明天我再打给你,先睡吧,晚安。”


  我如蒙大赦,把手机一扔就闭上眼迎接梦境。却怎么也睡不着。


  该死的,我咬牙切齿的又拿起手机,打算再打回去骂那混蛋一顿,却发现收到了一条短信。


  C罗的短息。


  “我想见你。”


  我的大脑死机了一瞬,这是什么?恶作剧?发错了短信?还是说其实这是个群发?


  想了好一会,我决定回一个保险点的:“你在哪儿?”


  他回复的极快:“在我该在的地方。”


  原来在家,我放下了心。


  “快睡觉吧,很晚了,明天还有训练呢。”


  他没再回复我,我等了快三十分钟,把自己又等出了困意,他也没再回复我。我只好把铃声开到最大,然后倒在了床上。


  所以第二天看到C罗生病缺席训练的新闻时我吓的差点就把手机摔了。


  电话已经拨通了我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多事了,但又一想他昨晚还说什么想我呢,我打电话关心他就再正常不过了。


  “喂?”他嗓子哑了,其实他说话的声音本来就哑哑的,倒是很性感,但此时的这种哑就只剩下艰难和痛苦了。


  “你怎么了?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


  “着凉了。”


  “在自己家你怎么着凉的!”


  “谁跟你说我在自己家的?”


  他这话一出我蒙了:“不是你和我说你在该在的地方吗?”


  “对啊,所以我在球场啊。”


  我震惊了,震惊于他异于常人的脑回路,他则继续说:“然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凌晨起来的,发现自己发烧了。”


  我感觉自己良好的涵养长着翅膀一路飞向远方,我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态度,还是失败了:“不发烧都怪了,现在是什么季节啊,你没冻死都不错了,你疯了?想自杀去跳大西洋啊!”


  “可我会游泳啊。”


  “你可以在脚上绑两块石头。”


  他在电话那头“嘿嘿”的笑了,我估摸自己脑门上的青筋应该蹦出来了。


  “你来马德里看我吧,”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想见你,里奥。”



7


C罗


  


  手机响了,我懒洋洋的接了起来:“喂?”


  “你家在哪?”


  “啊?”


  “我说,你家在哪儿?我现在在机场,找不到路。”










把这篇改了下,变成he了哈哈哈

当初写的时候就是一时兴起,也没啥感情,现在过了几年发现这个cp其实真的挺萌的,真的,不过依然是邪教

毕竟人家玫瑰感情那才叫稳定发展,要是能生孩子,估计都生出两套阿根廷国家队了


评论 ( 46 )
热度 ( 114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