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水托】Amo(完)


 

  我叫他给我的自传写一篇文章。

  “你就那么想我恭维你?”Fernando眼角闪着灵动的光,促狭的表情在他做来也是只剩下令人心动的可爱。

  我的心脏停跳一拍,面上却看不出分毫改变,和他相处的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在被电到后装作若无其事。

  谁让这人是秒杀无数人的金童,有着怎么折腾都不减丝毫风采的漂亮脸蛋。

  我曾和Xabi抱怨,说都怪他长了张漂亮脸蛋。

  Xabi听了我的话,笑了笑,他说,那你看见Kaka有没有心动的感觉?

  怎么可能!我在训练场大喊大叫,引来好几个队友的侧目还有教练的瞪视。

  Xabi无奈的瞥了我一眼,又接着说,那不就结了,Kaka长得也很好看,不逊色于Nando,你怎么不钟情于人家?

  我不说话了。

  从那一刻起,我才认认真真思考起这个问题,彼时已经快迈入2010年了,我和他已经认识五年了,才真真正正把这个迟到的议题搬进脑海里。

  或许不如不想,就让我自己一直弄不明白算了。

  不如不明白我有多爱他。

  我爱他。爱他一双褐色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爱他薄薄的嘴唇,爱他漂亮的笔直的鼻子,爱他脸上的雀斑,爱他的金发,爱他的褐发,爱他偶尔会出现的小肚腩,爱他的羞涩的矜持神情,爱他温柔的笑,爱他抿嘴的样子,爱他眼角眉梢的小调皮,爱他的恶质和毒舌,爱他的别扭,爱他的责任感,爱他爱他的家庭……爱他的一切一切……

  我痛恨自己,恨自己竟生出这样的想法,恨自己就那么贱那么倒霉,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人。

  我曾经试图弄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动情的,是第一次知道他时候的赞赏与惊艳,还是第一次正式见面时的悸动,是那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时心底缓缓的塌陷,还是他细长的手指帮我把头发别好时,心脏像被他攥住般,窜起一股无措,就此那颗跳动的心脏便不再属于我,血管动脉缠绕在他的手上,连上那苍白的手指,我那颗可怜的心脏啊,它的生与死,我再也控制不了了,全都掌握在他的手里。

  我的生命中有无数的人,有男人有女人,有重要的,也有路人,可Fernando和他们都不一样,他似乎超脱于这个体系外,用特殊的方法占领了我的全部。2010世界杯期间Jesus曾经问过我是不是喜欢Fernando,我看了他好久,他那双特别的眼睛能把人吸进去般,我看着他,不禁想,如果是一见钟情,那我看Fernando的第一眼为什么没有意识到我爱他,如果是日久生情,那我认识Jesus的时间更久,为什么我对他没有生出别的情愫。

  “你傻啦,盯着我看什么?”

  “我在想我为什么没有爱上你。”

  “……啊?”好友一脸嫌弃的推开我,“你真是够了,这需要什么理由?”

  “怎么不需要!”我抻着脖子喊,“没有理由,我怎么知道这不是错觉,我总要因为什么喜欢他啊,是他的外表,还是性格,是他的眼睛,还是鼻子,是他的体贴,还是任性……”

  “停停停,你可别膈应我了,花痴没完的……擦擦你的口水先吧Sese大爷。”

  和Jesus的对话宣告失败。

  如果让我选的话,2010年绝对不是我最爱的一年,2014年也不是,尽管十冠的喜悦难以想象,可一见到那人的脸,回味起那近乎癫狂的喜悦似乎也少了些什么。所以,我还是把2008当做我的最爱吧,那就像是初恋,有着别样的味道,我永远记得他湿漉漉的金发散乱着,笑得嘴角和眼角都挂起纹路,真的好美,好美。

  相比之下,2010年就多了许多遗憾和痛苦,他的伤病不必多说,而我更糟糕,除却胜利的时刻外,那几乎可以算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

  我日思夜想该怎么办,告诉一个已婚男人我爱他?这不可能,他的所有身份——男人、已婚、运动员、我的好友,这些,都明明白白告诉我,闭上你那张藏不住事的大嘴吧,忘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吧,他注定不属于你。

  可想法和思念堆积的太多了,我几欲爆炸,只有在球场上发泄,努力努力再努力,拼搏拼搏更拼搏……

  最后,我们夺冠了。当时我的的确确被狂喜冲得混混沌沌,那两天发生的事,如梦境……

  我记得我搂住他,要把他嵌进身体里一样用力,后来想想,我一定弄疼他了…我记得他揽住我,我们一起亲吻大力神杯,他眼眶那里的皮肤贴着我,他笑的灿烂,手指抿过我耳边的头发,帮我别过去,在巡游大巴上,他脑袋歪在我肩颈处,和我手挨着手,该死的就那么贴着我,我们不是没有这么近过,只是那时候的气氛发酵得恰到好处,我真的真的好想握住他的手,把他的手包裹在掌心,把他包裹在掌心。

  那确实是难以置信的快乐,我实在庆幸,在我生命中最好的那些时光里,他陪伴在我身边,或许俱乐部方面是个遗憾,但那些国家队里的瞬间就够我回味一辈子了,思及至此,觉得上帝还是偏爱我的。

  我们关系的转折点也是出现在那时候。

  我们回到西班牙的第二晚,他用他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这个狡猾的人啊,总是用这招,用不厌的,偏偏我还最吃这套……

  他喝了点酒,扯着我抱怨,说我不理他,说我不爱他了。看他不像是喝多了啊,怎么说得越来越不靠谱了呢?好吧,我承认,整个世界杯我都在围着Jesus转,这其中Jesus是我的好友加上对方那莫名其妙的思乡病是一点,另一点就是之前说的,我在纠结……

  然后,事情究竟是怎么开始的,我真的不知道,我也喝了点酒,但不多,不过胜利这二字本身就带着浓郁的酒精味,激得他的眼睛似乎比平时更亮更水润,他睫毛扑扇着,笑着说,

  “我要去洗澡了,Sese。”

  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这种事要和我报备,他那副神态明明就是勾引,可他是Fernando Torres,他的所有举动都像是勾引,但其实都不是。这本是我清楚明白的,可那天却忘了,我在他走进浴室前一把抓住他,他回头看我,眼睛里满是疑惑。

  我吻了他,就和想象中一样美好,不,比想象中还要美好千百倍。他的唇很柔软,有些凉,和他的长相一样,让人迷恋,让人沉沦……

  他没反抗,或许反抗了,可那反抗明显只是象征性的,他靠着墙往下滑,我搂住他,半推半抱把他弄到了床上。

  他褐色的短发陷在白色的床单中,眼睛蒙上一层水膜般清澈,他的脸泛红,雀斑让他过于艳丽的脸蛋添了几分可爱。

  深埋于心底的感情终于找到了闸门,比洪水还凶猛迅速,奔泄出来。

  我疯狂的吻他,吻遍他身上的每一处,进入他的时候,我真的他妈的想哭,这可太怂了,可我那时候是真的想哭,幸好我没真的哭出来,我说,我爱你,Nino,我爱你,Fernando,我爱你,Nando,声音里没出息的带上了哽咽。

  他没回话。

  几近释放时他突然伸出胳膊搂住我的脖子,硬是把我拽到他跟前,鼻尖贴着鼻尖,他看着我,又把我推后一点,他自己抬高脑袋,咬了一口我的鼻尖,有点疼,他说,

  “我也爱你,Sese。”

  我瞬间就射了。

  神啊,没有人能理解我那时的感受,爱不是个应该轻易说出口字,或许大多数都会觉得我很随便,我也的确是我爱你Iker我爱你Xabi我爱你Cesc什么都能说出口,可那和Fernando都不一样,应该说根本没法比。那一瞬间狂喜这个情绪像一颗子弹一样,打进我的大脑里,沉甸甸的,之后的事我便基本不记得了。

  我下一段记忆就是早上起来,他坐在床边,笑意盈盈的看着我。

  那是我愿意用生命去交换的场景,那是这世界上最美的一幅画。

  我们没有确定关系,有些话不用说出来,有些做不到的事也无需强求,我不能要求他做到,而我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做到。我只知道,我可以在久别重逢时,给他一个只有爱人能给的吻,就够了。

  Cesc曾经不小心撞破我和Nando在更衣室里交换一个爱的亲吻,事后他劝我尽早放手,我挑高了眉毛,当时还在巴萨煎熬的他越长越粗犷,一副沧桑憔悴的样子。

  “你是想挖谁的墙角?”

  “我谁也没兴趣,就是希望你个人渣离Nando远一点,”这小鬼,毛多了不少,说话却还是让我想抽他,“对Nando动心很容易,颜控都把持不住的,你别耽误人家。”

  他这话一出,我对他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思想教育,先是用半个小时表达了我对Nando的爱,又用了半个小时批评了他以己度人的不健康观念(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小子自己就是个颜控),最后用了半个小时劝导他放弃Gerard抛弃巴塞罗那的战略意义。

  结果是,毫无作用。

  接下来的几年并不十分顺利,俱乐部的事一堆,Iker和Mourinho,还有更衣室内部矛盾重重,有些时刻,我真的不由得想起Nando说的那些话,我曾劝他考虑考虑皇马,那真的是很久以前了,他的大眼睛漂亮纯粹的像玻璃珠,毫不留情的批驳了皇马的巨星政策,他说这样的皇马留不住人心的,纵然我爱皇家马德里,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有道理,不过,我还是爱皇马,没办法。

  接着说这几年吧,对于他也同样相当坎坷,切尔西的路很不顺利,我曾经无数次在屏幕上看到利物浦时期的他狂虐曼联切尔西,他是个强队杀手,我……也悲惨的领教过,可披上蓝衣,他却总总不如意,我应该感谢David Luiz,更应该感谢Juan,在他困难的时候陪着他,给他鼓励,逗他开心,我没做到这些。这几年中2012欧洲杯无疑是最棒的时刻,他再一次在决赛进球,获得金靴,和08年一样,他留着金色长发,用发带别住,在球场上飘扬,他绝对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杀手,可以让所有的后卫晃神,我真开心自己爱上了他,我真开心他也爱上了我,这是我的幸运。

  他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样子是最美的,时间在他的脸颊上刻下的痕迹太淡了,和小孩儿在一起时就更不用说了,他简直就像个少年,像个大哥哥。他在胜利后的赛场上致力于把银色的纸屑洒满每个小孩子的身上,后来那帮孩子们集体围攻Nando大哥哥,我也加入其中了,银色的纸屑落在他金色的发上,美得让我不知身在何处。

  他笑得太好看了。

  我太爱他了。

  2014让人很失望,我是指世界杯那部分,不得不说十冠还是相当相当非常特别让我激动的,不过对不起他的竞技了。

  巴西世界杯是个很大的打击,它无情的告诉我,王朝结束了,我没察觉到时间的流逝,可事实上,从08到14,已经六年了,而我认识Fernando也已经将近十年了。我的天啊,说出来真的吓人,已经这么久了吗?

  或许我该知足了,西班牙已经站在了别的球队无法企及的高度了,即便是德国队,也做不到三连冠,而我们做到了,我做到了,Nando也做到了。

  他哭了。我不知所措。上一次我看到他哭是在他还在马德里竞技的时候,没错,就是那么遥远了,他在那天对我说他要离开了,本来我才是要哭的那个,可他眼圈红了起来,他说他抗不住了,他说他受不了所有人都看着他,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他说他喘不过气了。

  加上这一次,他总共不过在我面前掉过两次眼泪。

  “你怎么哭了,嘿,Nando,你可不是13了,你今年30了。”我捏他红红的鼻子,他白了我一眼,擦了擦脸。

  “人老了,比较敏感。”他冷冷的撂下了这么一句话给我,没好气的扭过头不再理我。

  之后我当然把他哄开心了,不过他那句自嘲的话其实倒也没错。他这人就是奇怪,和正常人反着长的,他在年轻得不能更年轻的时候当了马竞队长,帮助国家队建功立业,他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他最坚强最倔强的时候,不是说他现在就不坚强了,他一直很坚强很勇敢,我深知这点。只不过那时候的他,或许是年少就当了队长的缘故,坚强得让人肃然起敬,成熟得让人不敢相信。反倒是去了英国,越来越不正经了……当然,英国这个国家还有某些人的坏影响应该占了很大的因素(我没有在说Steven Gerrard哦)。

  现在,他越发恬静……咳,总之,就是,那种感觉,有点贤妻良母?好吧,并没有。

  最后,说一件我早就知道的事。

  我早就知道,早就知道他会回来的,回到马德里,回到竞技,我知道他有多爱竞技,也知道卡尔德隆有多爱他,即便是同城死敌,我也不得不佩服、不得不尊敬马竞对Fernando纯粹的爱。

  早在好几年前,那时候Nando还在利物浦,Cesc还是阿森纳的队长,Iker还热衷于Xavi的脸部神经的时候。那时候Gerard这货得了一种病,每天必须念叨“Maki你什么时候回来来来来”,我曾经嘲笑他,他说他家Maki马上就会回到巴萨,你的Nando却不会去皇马。那时候,我说,但他会回到马德里的。

  没错,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他会回来的。Cesc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巴塞罗那,三年错位折磨,他还是离开了西班牙,重新回归英超。他爱巴萨,我知道,可惜命中注定他不属于红蓝。当初的那些人啊,如今都四处飞散,命运的确无常,却还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说它是注定的,真的没错。

  就像Fernando一定会回家。我知道他一直爱竞技的红白球衣,我知道他一直爱卡尔德隆,我知道他心里的马德里一直在那儿,我知道他会和八年前一样,穿着竞技的球衣板着脸对我一脸严肃,毫不松懈。

  我也知道,在马德里的阳光下,他会和十年前一样,对我露出这世界上最美的笑容。

全文完

 

 

 

新年快乐!Sernando十年,新的一年希望他们都能开开心心,一路向前!!

评论 ( 3 )
热度 ( 81 )
  1. ichliebecathjdsven 转载了此文字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