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2R】圣诞快乐(完)

  爱上Cristiano Ronaldo其实不是个容易的事,你不会对这人一见钟情,除非你第一眼看他时他在睡觉。对于他,你先会觉得这货长得不错啊,然后你会恶狠狠的在心里想,白长了一张脸,性格那么差劲!任性、自我、叛逆……他几乎有着我讨厌的所有性格,可我就是不讨厌他,真是见鬼了。

  甚至,慢慢的,我会觉得他的任性很可爱,他的自我不过是一开始的保护,他的叛逆纯粹是小孩子心性。

  他的这个小孩子心性让我有时候觉得他来英国真是个错误,尤其是曼联这种毫无节操的俱乐部,打从他来这儿以后,嫖妓群P等新闻就没断过(其实我也一样),都怪Rio Ferdinand这个老不正经的!

  Ronnie在曼联的时候我是真没觉得没了他活不了,我承认我早就沉迷于他的傻笑和多动症,虽然当时我没意识到,就算意识到了也下意识的否定。我是真的爱他的进球,我是真的爱他进球后要么挑衅要么咧嘴要么做鬼脸的样子,那张脸被他折磨得褶子是越来越多,我却仍然觉得蛮可爱的,奇怪。

  我曾经问他是不是天天早起修眉毛,他在更衣室一摔毛巾,像受了莫大的侮辱,大声叫嚷自己的眉毛天生好看。当时整个更衣室都寂静了足足三秒,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笑声,我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瞥见他满脸通红鼓着嘴,委委屈屈的小样,好像下一秒就要泪奔去弗sir那儿告状……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在他哭之前问:“那你夹睫毛吗?”

  更衣室笑得更厉害了,我隐约听到谁嚷着“对对对,我早就想问了”,真是,想问就自己去问嘛,搞得我好奇了这么久。Ronnie没再给我面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之后就跑了。我追了一道,也说了一道的sorry,才哄得他停了下来,一路上连扫地大妈都懒得抬头看这上演了上百次的剧情。

  可那时候我还是没意识到他对于我是那么不可或缺。那句在手里的总是不会珍惜,失去了可才觉得有意义的确没错,可我并没有不珍惜他,从没有,只不过我的大脑里没有失去他的概念罢了,起码在一开始是没有的。

  直到他的离开已成定局,我才开始恐惧,没错,恐惧,我看到了我的未来,没有他的未来。我再也不能给他传球了,也不能接他的球了,我再也不能在他进球后飞奔过去给他一个拥抱,在心里感谢上帝把这个人给了我们,给了我,我也再也不能在进球后看见一个笑得满脸褶子不见眼睛的傻蛋扑过来了。

  我恨啊,当时我是真的恨啊,皇马、Ronnie……你为什么要走呢?皇马是你儿时梦想?皇马是最好的俱乐部?好笑,一家秉着巨星政策的俱乐部,一家能把尽心尽力的球员毫不留情推开的俱乐部,怎么能让你开心?你说皇马好,那好,我就证明给你看,红魔从不输给任何人,我就证明给你看,如果你不走,你可以轻松拿到第二个欧冠,你可以轻松得到第二座金球。

  我当初是那么恶狠狠的想的啊,他走的第一年,我没打电话,没发短信,连他发过来的圣诞快乐都没回复。我真不想理他,我真没法心平气和。

  直到又是Rio给我打电话说我再不理他他就要去弗sir那儿哭了。
  “你不会真的想丢掉他吧?”Rio这么问我。

  我当然不会丢掉他。

  过去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我给他发短息,“生日快乐,Ronnie。”

  没一会儿就收到了回复,奇怪了,他不会在二十四小时蹲在手机旁边吧,这么快就回复了——
  你可真行啊,Wayne Rooney!!才几天就连我的生日都不记得了!!!你混蛋!现在打电话过来我会考虑考虑是不是要原谅你。

  我突然想试试要是不打过去他会不会哭。本来是个玩笑般的想法,可这想法划过去后我竟真的动心了。后果就是一个小时后我接到了这样一条短信——

  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我认命的把电话打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来。

  “Ronnie?”我听着那头的喘气声,内疚起来,要命,我真是造孽,逗谁不好,逗这个祖宗,还真把人家弄哭了。罪孽深重啊罪孽深重…我不会上不了天堂吧…

  “我不要原谅你了。”

  他鼻音重得不能更重的声音一响起来,我一年来较的那股劲儿就全都烟消云散了。妈的,老子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亏本买卖了。不带这么自虐的。

  “Ronnie……”我胸口一紧,嗓子就堵上了,噎了两秒,我继续说,“我想你了。”

  那头足足有半分钟没回答,我凭着那粗重的喘息才确认他还在电话那头。

  他终于开口了:“我也是……”

  我想再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候他瓮声瓮气的又说话了。

  “Waz…”上帝啊,我是有多久没听到他这么叫我了,还是用这么委屈的语调,“你……不许再不理我了!”

  “我不会了,Ronnie。”我眼眶一热,操,真没用,这混蛋一搞这幅样子,我的抵抗力就全清零了。

  “你没真的记错我的生日吧。”

  “当然没有。”

  “你以后要主动给我发圣诞祝福。”

  “好。”

  “把我设置成特殊联系人。”

  “ok。”

  “特殊的铃声!”

  “行。”

  “把我设成你手机的屏保!”

  “好吧。”

  “……你怎么这么听话了……”他的声音终于恢复了活力,“我都不习惯了……”

  “你看,说你贱你还不乐意,对你好你还不高兴,你是受虐狂吗?”

  “哇哇哇,混蛋!你说话怎么越来越难听了!”

  “你以为谁都是你,活了二十几年连骂人都不会?在英超呆了那么多年就只会一句fuck,以后你别说自己是曼联出来的,我嫌丢人。”

  “Wayne Rooney!”他彻底炸毛了,“你混蛋!”

  看,我说什么了,就这一句。

  那是离开他后的第一个圣诞。

  派对上没了他,乐趣少了很多。

  时间这东西真的讨人厌,你想让它快点,它偏偏让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你想让它慢些,它却不要脸的匆匆流逝。

  我竟在不知不觉中迎来了第五个没有他的圣诞,已经有四条短信在我手机里存着了。

  第一条是那傻子小心翼翼的标准款:Waz,圣诞快乐!

  第二条是气急败坏的:说了让你主动给我发!Wayne Rooney你简直太混蛋了!              圣诞快乐,大混蛋。

  第三条是继续傲娇:下一次,下一次,我绝对不会主动给你这个不守信用的人发短信!圣诞快乐…

  第四条是这样的:圣诞快乐,亲爱的Waz。原因不是我主动送祝福给他了,而是他之前怒气冲冲的打电话给我:“你个王八蛋这次你要是不先主动给我发我就再也再也再也不理你了!!!!”

  切,我才不信他的话,不过总是这么欺负他似乎的确不太好,所以我屈服了。

  至于今年……嗯……如果曼联在凶残的圣诞快车里连胜,我就主动给他发短信,谁让他总是那么清闲,活该。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103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