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卡配罗/KC】健康第一(4-6)

04

  Cristiano并没有真的去找个女友。

  但现在他真的认真在考虑要去找一个了。

  Kaka的女友和Kaka一样逆天,难道现在巴西人都长这样吗?想到自己那个顶着爆炸头的小矮子朋友,Cristiano果断把这个想法抛弃了。

  不过Caroline,对,这就是Kaka女友的名字,听起来就有种很贤惠的感觉。Caroline是真的很美,和Kaka一样都像商店橱窗里的洋娃娃,嘴角挂着得体的微笑,善解人意——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现在会坐在Kaka家里的原因。

  善解人意的Caroline小姐邀请他这位热心的好友兼邻居到家里做客。

  “这顶多四百米吧。”Kaka从窗户往外看,目测他们俩房子的距离。

  “没错,”Cristiano调皮的笑,“设计师的眼神就是好啊。”

  Kaka没回答,对他笑了笑,再回神时Cristiano眼前多了杯……奶昔?

  “你真当我小孩吗?”他不满的接过奶昔。不过Kaka的手指也未免太长太好看了吧,他忿忿的在心里想,上帝是有多不公平,才会这么偏爱这人?美貌,人格,才华,连女朋友都那么完美……

  “难道不好喝吗?”

  “……不好喝。”Cristiano一边咬着吸管大喝特喝,一边含糊不清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那你还我。”

  “不还。”

  “那不行。”Kaka居然认真的去抢,这惊得Cristiano一口就呛住了,低头咳嗽个不停。

  Kaka憋了下,但还是噗嗤笑出了声。Cristiano抬头,满面通红的瞪了罪魁祸首一眼,嘴角还沾着奶昔,Kaka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颤抖着把纸巾递给Cristiano。

  Cristiano一把攥住了对方的手腕,拧身把Kaka摁倒在沙发上。

  “你再笑啊!”葡萄牙人居高临上气急败坏,巴西人被他压在身下,却依旧笑得软软的、暖暖的,大眼睛里满是笑意。Kaka的右手还攥着纸巾,他轻轻的擦掉了Cristiano嘴角的奶昔,柔和的神态颇有些宠溺的味道……

  “嘿!”Caroline站在沙发边上,叉起腰,笑意盈盈,“绅士们,注意点,开饭了。”

  Cristiano尴尬的几乎是从Kaka身上滚下来的,Kaka拉他起来,走到了Caroline身边。

  Cristiano以为他会给能干又体贴的女友一个吻,但Kaka只是过去搂了一下Caroline,然后就回头弯起眼睛用好听的声音叫他过去吃饭。

  

  Cristiano告别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Kaka搂着Caroline,两人都挂着笑容,他看着依偎在一起的这一对,觉得似乎能透过他们看到未来,幸福的一家,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貌美如花的一家,必定是让人眼红羡慕的。

  “我很开心能做你们的邻居。”

  Kaka的眼睛里也不知道是月光还是灯光的反射,总之很闪很亮,这个巴西人嘴角扯开,露出白牙,眼睛弯了起来,眼角堆积出细小的纹路,给了Cristiano一个拥抱。

  “我也是,Cris。”

05

“恭喜你啊。”Mesut剪了头发,换了新的耳钉,看起来神清气爽了不少,Cristiano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心里思索又是哪个倒霉蛋被这人看上了。

Mesut看这人一脸“隔壁的商店内裤打折我一会儿去买几条呢”的表情,皱了皱眉:“我问你话呢!”

“啊?什么?”

“恭喜你泡到天使喽。”

“啊?你胡说什么?我和Kaka是朋友。”

Mesut震惊了:“你们,没?”

“什么啊,当然没有,我们是朋友,朋友!Kaka有女朋友的。”

“后半句才是重点吧。”

“……”

见了个鬼的。Cristiano有点心慌,他是真的越来越奇怪了,只要Kaka一进健身馆就缠过去,没事干就去Kaka那儿赖着,Cristiano估计Caroline都烦死他了,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那两条腿啊!

偏偏Kaka还没一点不耐烦,总是笑得很开心的迎接他,可他又害怕Kaka是不是对谁都这样。

“你不太妙,Cris。”Mesut毫不留情的给他宣判死刑。

我不会真的完了吧。Cristiano慌慌张张的给Fernando打电话请了假,然后又慌慌张张的把Marcelo叫了出来。

 

“你又怎么了?”

“我,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Kaka?”

“!!”Cristiano下巴快掉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云淡风轻的好友,“你怎么知道的?!”

“你已经连续半个月和我叨叨这个Kaka了,反正我是不会天天把一个男人挂在嘴边,除了你爱上他了,我想不出别的解释。”

“不不不别别别,别说那个字!”

“哪个字?爱?”

“啊!都说了别说了!”

“怎么?你就这么不敢承认?爱,爱!你爱上他了!你爱他!”

“我没有!”

我才不会爱上一个直男呢。他这么对自己说。

Cristiano开始躲Kaka,这剧情有点太俗套,可除了减少接触以外,葡萄牙人那脑容量不太大的脑子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了。

不接电话,不去串门,在对方来健身时去指导别人。

他本来只是想把距离拉远到正常距离,后来却真的变成了躲对方。可这样的两天过去了,Cristiano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吃嘛嘛香,反而寝食难安起来,他没有近距离观看Kaka出色的外貌,没有捏对方腰腹上少许的软软的肉,没有抱Kaka,没有给对方递毛巾递水……

这真是让人不敢相信的难受。

更是让人不敢相信的事实——他真的喜欢上Kaka了,至于爱那个字,他实在不敢想。

“你到底怎么了?”Mesut按捺不住好奇,“你们吵架了?”

“没有的事。”

“呃,不小心上床了?”

“……”Cristiano抱肩站着,一副审视的样子,“你真的是德国人?”

“都说了我是土耳其……”

“那就更不像了!哪有你这么淫荡的土耳其人!”

“淫荡?我确定你用的是淫荡这个词!你别以为我听不懂,谁淫荡了?”

“矮油,难道有谁这么说过你了?”Cristiano露出一个邪恶又欠揍的笑容,“那好,换一个,猥琐。你能不能不要什么都往那方面想?”

“说的好像你不想似的,”Mesut冷哼,一针见血的说,“你不过是不能罢了。”

Cristiano无言以对。

他撇撇嘴,气颠颠儿的扭头去厕所决定洗把脸什么的。

然后。

然后……Cristiano惊恐的看着锁上厕所门向他走过来的Kaka,感觉双腿发软眼前发黑。

“你,你想干嘛?别,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喊了啊!”

Kaka颇为无语的停顿了一下,真的就那么站在了原地。

“Cris,”他语重心长的开口,“你为什么躲着我?”

“我我我没有!”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Kaka的神色间居然带上了几分凄怆,这让Cristiano的心脏向麻花状发展。

我伤了Kaka的心!——他心里的声音这么尖叫着——我这个人渣!

“没有!”Cristiano的心在痛,他的心好痛,看着Kaka楚楚可怜的神情,他的心更痛了,“不是你的问题,是,是我……”

“怎么了,Cris?出了什么事吗?”Kaka的眼里是切实的担忧,这,让Cristiano更加自责了,我这个人渣!他这样骂自己。

“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Kaka已经出现在了Cristiano眼前,越过了危险距离,Cristiano想提醒下对方,比如“哥们我们是不是离得太近了”什么的,但Kaka已经进了危险距离,这就表示Cristiano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Kaka扶着Cristiano的肩膀,不知道是深情还是情深的开口,“出什么事了,我们一起解决,好吗?我想帮你,Cris。”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一个人?谁?”

“这……你不认识……”

“好吧。但这是好事啊,Cris,有什么好烦恼的?”而且这和你躲着我有什么关系?后半句话Kaka没问出来。

“他,我是说,她……她有伴了。”

Kaka皱着眉头紧盯着Cristiano有一会儿,Cristiano几乎以为自己被识破了,完了Kaka会讨厌他吗?

Kaka沉重的说,“Cris。”

“啊……?”

“你是……呃,喜欢上Caroline了吗?”

啥啥啥啊啊啊啊???我没听错吧?Kaka刚刚说了什么!!??C!a!r!o!l!i!n!e?

“怎么可能?!她是你的女朋友!”

Kaka的表情有点微妙:“Cris…事实上,Caroline已经不是我的女朋友了。”

“……”Cristiano空白了足足五秒钟,才尖叫出了一句,“什么!!!”

“所有你并不需要顾虑我,”Kaka的眉头绝对可以夹住扑克牌,“不过我得说,你们并不合适,当然,如果你真的很喜欢她,那就去追——”

“天哪不不不,”Cristiano双手胡乱的挥舞着,“我不喜欢Caroline,一点也不,不,我是说,我对她没那个意思。”

“那,”Kaka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你为什么笑得像个裂开的的西瓜?”

这什么乱糟的比喻?Cristiano有点不高兴,却还是合不上嘴,嘿,谁听说过西瓜裂开还能长回去的?

“没什么没什么,”Cristiano揉了揉脸,可西瓜裂的口子却怎么都合不上,“我们回去吧,我告诉你,昨天你知道吗?来了个发型特别有意思的小孩儿……”

Kaka的理智告诉他,他想要的问题都没有得到答案,可Cristiano的那个西瓜看起来莫名其妙很好吃的样子,要知道,他以前从来不喜欢吃西瓜……

 

 

 

06

“我他妈要去杀了Fernando Torres!”

“鉴于他是给你发工资的那个人,所以我劝你不要这么做。”Marcelo狼吞虎咽的吃着Cristiano工资买的巴西烤肉,好半天终于抽出空评论了这么一句。

“你能不能不要吃了!老子找你事来想办法的!”

Marcelo很不满的鼓起了嘴,这让气急败坏的Cristiano有点内疚,不让一个巴西人吃热乎乎的烤肉,是多么残忍的事啊,可为了你哥哥我的恋爱大业,你就牺牲一下吧!

“所以,”Marcelo清了清嗓子,一副领导讲话的样子,“你的天使先生不知道为啥和自己的芭比娃娃女友分手了。”

Cristiano点头。

“你以为春天近在眼前,没成想革命尚未成功,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个杀马特少年,还是个巴西人,天天赖在性感的、美丽的、健身中的Kaka身边,霸占了你的位置。”

Cristiano再点头。

“偏偏这个时候,你那个一年不出现几次,啥也不管的Fernando老板,要求你给一名蓬蓬头,顺便一提,也是巴西人,再顺便一提,不是我,给他单独指导。是这样没错吧。”

Cristiano小鸡啄米三点头。

“呃……”

“呃什么呃啊!你给我复述一遍事情经过有什用!倒是给我想办法啊!那个杀马特绝对不安好心啊!”

“那,Kaka没什么表示?”

不提倒好,一提这个Cristiano比霜打的茄子还蔫,他把自己坚硬的头颅“哐”的一声磕在大理石饭桌上,回忆起了他和Kaka的那次交流。

“我被老板要求去指导那个David Luiz了……怎么办,Kaka,以后我就不能陪着你了……”

Kaka笑的善解人意,“没关系,这是你的工作嘛。”

Cristiano真想像那些个日本人一样切腹自杀。Kaka这个呆子!

“可我想和你在一起……”秉承着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Cristiano再次开口,他还偷偷的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硬生生挤出一点泪光,再使劲睁大眼睛,眼眶都抻到疼了,尽力搞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Kaka摸了摸的他的脑袋,尽管估计摸到了一手有毒的化学物质,有礼貌的好孩子还是爱不释手的使劲一顿摸,然后,噢——再一次的,笑着说:

“你可真是小孩子,Cris,别忘了我们是邻居,你要是想找我,随时都可以。”

回忆结束,Cristiano满脸抓心挠肝的神色,要死不死的求助的看着Marcelo。

Marcelo沉默了。

“你!”Cristiano一拍桌子,愤恨的喊道,“你要是想不出主意老子就把你的死蓬蓬头全剃了!”

“靠,我的头发怎么招你了?头发是无罪的啊!”

“怎么就无罪!就是你这个死蓬蓬头非得要我去指导你!”

“那不是我啊!等等……那个蓬蓬头是和你们老板认识吗?要不怎么会他亲自给你打电话?”

“我管他们去死!”Cristiano嗷的一声扑向了可怜的Marcelo。

另一方面,我想大家都听过这么一句话,这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巧合……

Neymar感激的给自己的神队友David Luiz一个拥抱。

“真要谢谢你,David,”Neymar有一双好看的眼睛,此时真诚的看着蓬蓬头青年,“要不是你认识健身馆的老板,我也不能把那个Ronaldo支开。”

David Luiz夸张的发型很吸引眼球,这就让人一般不会注意到他这人其实长了一张挺帅的脸。David一挥手,毫不在意的咧嘴笑,“不算什么事啦,还有——”

他神秘兮兮掩着嘴凑近Neymar,低声说(虽然这地方现在就他们俩人),“那家健身馆的老板……”

“嗯?”Neymar真心觉得吊人胃口这事很不人道。

“他叫Fernando Torres……”

“所以……?”

“他是我男朋友。”

“哦。……啊?!什么!”

“所以嘿嘿嘿你就不用担心啦,泡到Kaka,指日可待。”

如果Cristiano知道这段对话的话,我想他一定会留着面条泪向上天哭诉:同样都是巴西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人家的那个是神队友,我这个除了卖萌啥也不会了……

不过他现在真的没时间诅咒Marcelo了。

Cristiano咬牙切齿的想着Kaka与Neymar交流甚欢的样子,深深的忧伤了。

甚至他们健身馆的女性专用群(别问他是怎么进去的)都开始转官配了!原来那些CKKC党纷纷大呼卡内内卡好萌啊!都是巴西人果然话题多呢!其实罗蓬蓬也很萌你们不觉得吗?……咳,最后那个是乱入的。

总之,女友危机刚刚不知怎么回事的解除了,情敌就又出现了。扪心自问,Cristiano认为这个Neymar对他构不成威胁,他长得比对方帅,比对方成熟,还有……呃……

还有呢?Cristiano词穷了。

他居然挑不出来自己的优点了……这真是太惊悚了! 

被惊吓到了的Cristiano拨给了Mesut。

“怎么办啊Mesut!Kaka要被抢走了!”

“嗯……怎么回事?你慢点说……”Cristiano一点也不想知道对方沙哑的嗓子意味着什么,他叽里咕噜的把这几天的事包括和Kaka成为邻居、Kaka是个直男而且有女友、Kaka和女友分了、一个巴西混小子要抢我的马子全都倒了出来。

Mesut在电话那头听的云里雾里,问,“那你的确是喜欢Kaka喽?”

“这还用说嘛!”

Mesut心想,我说什么了!爷我火眼金睛目光如炬还能不知道你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二缺在想什么!

“告白。”

“啊?”

“告白啊。”

“你逗我——喂?喂?你小子居然敢挂我电话!”

 

 

评论
热度 ( 46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