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水托】分手之后(完)

背景是2010年世界杯前夕,一切都是我编的,bug请善良的无视它吧



01

  这不对劲。

  Sergio Ramos郁闷的揉了揉脸。他本该是个拿的起放的下的人,既然分手,就干脆的说再见,不会犹犹豫豫放不下。

  可现在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他现在消沉得一逼,提不起劲和别人打趣,Iker已经看了他好几眼了。

  “怎么了?”Casilias最终还是过来问话了,锁着眉头苦着脸,一副便秘了十天的样子。

  Ramos心想,您老都这样了还来关心我呢?先去做个拉皮把褶子熨平了再说吧。不过他虽然是个白痴,却不傻。

  他摇了摇头,

  “没事,Iker。”

  Casilias挑起了眉头,撤掉了苦逼脸,换上了似笑非笑的看穿一切的表情,

  “和Nino吵架了?”

  “……”撅嘴鼓脸皱眉头,“我们分手了。”

  马德里的微风中,训练场上,皇马的队长蹲下身,温柔的注视着他的队副,双眼含情脉脉,一只手抚摸上对方的脸颊……用力一扯。

  “哦操疼疼疼——”Ramos一把拍开门将毫不留情的手,捂着脸眼含泪花瞎叫唤,“你干嘛?”

  “你说呢?”Casi凉飕飕的瞟了眼Ramos,“你又怎么惹Nino生气了?”

  “我?”Ramos瞪大了眼睛,本来就挺大的眼睛圆溜溜的,Casi不禁担心它们会一不留神从眼眶里掉出来……

  “你凭什么这么说?Iker!是他……”

  “他怎么了?”

  “他……他……”

  “你看,你说不出来了吧。”

  “……”安达卢西亚人咬了咬牙,“反正不是我的错。”

  “快去道歉,乖,Nino会原谅你的。”

  “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Ramos抱着腿委委屈屈的看着Casi远去的身影,悲伤逆流成河。


  “听说你被甩了?”

  “你听谁说的?”Ramos皱着脸坐在更衣室的长椅上整理东西,Cristiano Ronaldo凑过来,操着风味独特的西班牙语神秘兮兮的问他。而且还真的对了。

  “Iker啊,我问他你怎么了,他说你被甩了。”

  Iker Casilias!他狠狠地在脑袋里的记事本上记了一笔,然后抬头瞪了Ronaldo一眼。

  “我没被甩,”他故作潇洒的甩了甩头发,溅了Ronaldo一脸水,葡萄牙人嫌弃的拿起毛巾擦了擦脸,Ramos想了想,决定不告诉对方那是刚刚他用过的,“是我甩的他。”

  “他?”Ronaldo重复了一遍。

  “……对,他,”Ramos用下巴看对方,“怎么?有意见?你小子天天和Kaka呜唔呜嗯……操你干嘛?!”

  “别瞎说。”Ronaldo腆着俩大红脸蛋子甜蜜兮兮的娇嗔着打了一下Ramos,后者觉得就算把这秀恩爱的少女心做成拉皮都愧对列祖列宗。

  这种恬不知耻的人就该扒光了吊在大街上用鞭子抽上三天三夜然后再@#%1”?*……

  “诶,你干嘛一脸要杀人的表情,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的?”

  Ramos怀疑兼鄙视的看着Ronaldo,葡萄牙少女摸摸搜搜的拿出手机,捅咕了一会,抬头推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镜,用学术性的口吻提问——

  “她,啊不,他,是什么星座的?”

  “……”如果吐血三升也不影响正常生活,还能吃嘛嘛香睡啥啥爽的话,Ramos不介意吐个几升在对方身上,不不不,脸上,不然这个精神病是意识不到自己的思维是有多不靠谱。

  “你以为我没研究过吗?没用!我根本不懂他在想什么!我以为,我……”

  “Sergio……”Ronaldo有点无措的看着怒气冲冲的西班牙人,他以为他们已经可以进一步友好交流了,他只是想改善缓和一下他们的关系,但看起来,Sergio真的很心烦意乱,“我,我很抱歉。”

  “……不,天哪,Cris,该道歉的是我,我只是,我……”

  “你很在乎他。”

  “的确如此。”Ramos无力的扯了扯嘴角,他看着葡萄牙人还带着孩子气的脸,叹了口气,这人被热恋滋润的整个人都鲜活又敏感,还傻了不少……虽然恐怕他本来也不怎么聪明。

  “……”Ronaldo沉默了一会儿,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我在乎Kaka那么在乎吗?”

  Ramos想说我哪知道你有多在乎Kaka,却只是点了点头。

  Ronaldo不做声了,他想象一下有一天Kaka甩了他就明白Ramos现在有多难受了。

  沉默蔓延了很久,起码感知到Ronaldo那里简直是度日如年,他想Ramos该不耐的走了吧,不然他跟着在这里干坐着实在太傻了。真该和Kaka一起回去的……

  就在这时候,Ramos打破了寂静,

  “双鱼。”

  “啊?”

  “他是双鱼座。”Ramos叹了口气,“你那个星座宝典上说了些什么?”

  之后Ronaldo说了什么Ramos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有一句话他记住了。

  “双鱼有个三不原则…”

  “不主动…”

  “不拒绝…”

  “不负责…”

  

  Fernando Torres在他们的关系里的确极少主动。说从不主动是夸张,但担当“主动”这个角色大多是他,他这个傻了吧唧的安达卢西亚小太阳。巴巴的贴着人家,缠着人家,主动打电话,主动发邮件,主动聊天,主动约会,在每一次国家队集训的时候,在对方进入视线的第一秒迎上去。

  这是第一条,不主动。

  

  他的确鲜少被对方拒绝过,不是那种平日里玩笑的要求,那种玩笑他被一拳糊过来还是不少的,是那种正式的,当他正经的向Nino索取什么时,那个人总是任由他,像是做爱,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跨出这步,对方的金发在不甚明亮的灯光下难以辨认,没有平日在阳光下的令人晕眩的光芒,可他还是忐忑的手指发颤,他拉过他的Nino,吻了上去,见鬼的他比这人矮,可那并未妨碍什么,对方张开嘴,这无疑是顺从的信号,他们就这么开始了关系。

  这是第二条,不拒绝。


  “我们分开吧。”

  “什么?”

  “我说,我们分开吧,Sese。”

  “什么?这是什么恶质玩笑吗?别和我开这种玩笑,Nino……”

  “你知道我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Torres的声音还是带着生来的温暖,可说出来的话却不是那么回事,“我想了很多,我们真的不适合彼此,没必要再这么互相折磨了,Sese…再见…”

  你觉得和我在一起是折磨?我都没有这么说!折磨?我才是折磨,我要接受你的家庭,我要接受你和别人搂搂抱抱亲亲我我,我才是有权利委屈的那个!我才是该摔电话提分手的那个!

  这是第三条,……不负责。


  这种人渣——Ramos咬牙切齿的想——就无视他算了!

  忘了他!放弃这颗大树,还有整片森林呢。他这么告诉自己。

  可人的贱是天生的,这是上帝赐给他们每个人的,人人生而平等,都是一样的贱。

  这个埋在骨子里的贱会让你在分手后仍然欠欠儿的关注他的消息,然后……Ramos就看到了某人做半月板手术的消息。



02

  “半月板?半月板!”

  “是的…你已经说了……”

  “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我……呃……”

  “他居然在世界杯前夕干这种事?他疯了?”

  “你太敏感了,Sese,不会有事的,你看Kaka不也……”

  “你别和我提Kaka,我管他去死!”Ramos已经濒临疯掉的边缘,“你知道他们说Fernando Torres那个混蛋是怎么说的吗?他说他不介意职业生涯缩短,他不介意,只要赶得上世界杯。”

  “这可以理解……”

  “理解个屁!”Ramos眼眶蓦的红了,“要是,要是我们没有赢……”

  “Sergio。”Iker起身按住自己的队副,“那就赢。”

  “那就赢。”他说。


  或许这届世界杯唯一让Ramos高兴的事就是Jesus能跟随他们一起征战南非。

  再见到Nino,那人还是那么好看,或许大多数人都更爱他金发飘飘的样子,可Ramos却更爱现在的Nino,更像马德里时期的他,脸上的雀斑没有因为英国湿冷的天气变淡,那张被利物浦浸染的过分柔和的脸庞,在阳光下重新染上了熟悉的色彩。

  时光似乎太过眷恋他,并没有改变他多少,此时此刻,看着他顶着褐色短发的样子,Ramos竟有种不知何处的恍惚感,仿佛回到了最最开始的时候,他是那个毛头小子,对方则是马竞的脊梁。同城死敌也好,皇马马竞也罢,起码那时候,他伸出手,就能碰到对方。起码那时候,他能明白近在咫尺的对方在想什么,不像现在,在电话里就莫名其妙的被甩了,再拨回去就是关机,托人问也没回复……

  该死该死该死,我爱他,我爱他啊,我爱这个混蛋啊。

  “我靠,你干嘛!”Ramos眯着眼睛,没好气的把目光移到刚刚搥了他一杵子的好友。

  “你能不能把你的眼神收收?”Navas有点无语,你说你不看驻地的表演正常,你玩手机说话神游都好,你两个眼珠子一眨不眨盯着人家Fernando看算什么事儿啊!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多饥渴?

  “啊,表演太精彩了,入迷了入迷了。”

  Navas是真佩服自己好友睁眼睛说瞎话,扯淡不脸红的技能。

  “你,”Navas低声说,“你不去关心关心你家那个?”

  “我家那个?哪个?谁是我家的?”

  “你少装傻!你那点事,我还不知道?……怎么了?”

  “……”Ramos不说话了,Navas看他那个怂劲上来的样子就来气,白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了。

  西班牙的征服世界的路,迈出了第一步。

  博斯克把驻地安在了大学,很新鲜。但Ramos却很烦心,他不知道是Fernando Torres的伤情如何,他们打从集合说过的话用两只手就可以数过来,他根本不知道对方那操蛋的膝盖到底怎么样了。

  “那就去问啊。”Alonso慢悠悠的跑圈,连眼神都没施舍给自己的队友一眼。

  “我这不是问你呢吗?”

  “问我干嘛?去问Nino,你这个好朋友,”Alonso很刻意的重读了“好朋友”这三个字,“也不去关心一下人家,天天忙着围着Jesus转,有点过分吧。”

  “谁天天——不是,谁——……”

  Alonso终于怜悯的给了Ramos一个眼神,其中含义颇为复杂,但同情还是占了大多数。

  “不说就不说,我还不想知道了呢。”Ramos撇嘴。

  “…Sese,”Alonso老神在在的叹了口气,“去看看他吧,他很不好。”

  “……”

  一个个都是装成正人君子的真小人,Ramos敲Torres的房门时咬牙切齿的骂。

  “Sese?”Torres的表情带着疑惑和措手不及。

  还好还好,Ramos舒了口气,要是对方摆出一副云淡风轻啥也没发生的表情他才是闹心呢,那他就真的去跳大西洋算了。

  “我们,谈谈。”然后,没等到对方回答,他就呲溜一下钻进房间里去了,唉,天可怜见,他一个强壮结实的大老爷们,能钻进来也是不容易。

  ——原本坐在床上嗑着瓜子David Villa和Cese Fabregas齐刷刷的转过来看着他。

  ……!

  !

  什么情况?!!

  Ramos满屏乱码,尴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作孽啊,造孽啊,平时不攒人品,关键时刻抽筋。

  Ramos干巴巴的开口,“那个……”

  结果出来是叠音,他还纳闷呢,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个功能了?还能发出叠音?他当然没这个功能,另一个声音是站在门口的金童发出来的。

  屋里侃大山的俩人如梦初醒,打着哈哈就出去了,哎呀我俩还有点事,就先走啦,不打扰你们了云云。

  随着关门声响起,Ramos咽了口唾沫。

  ——啊啊啊啊他后悔了他要回去妈妈呀快救我!

  远处的Casi打了个喷嚏。



03

  “……你要谈什么?”最终还是Torres开的口,他的声音很轻,原本带着暖色的声音此刻有种缥缈的感觉。

  Ramos和他的恋人——前任恋人面对面坐在床上,他看着这人这张没有什么改变的、令人沉沦的面庞,多少次,他在心里细细的描摹这张脸,思恋这个人。他太熟悉他了,他熟悉对方的每一处,眼睛、鼻子、嘴巴还有身体,每一处,每一个细节构成了Fernando Torres,构成了El Nino,构成了这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他想问,你为什么要分手?你怎么能把分手看的如此轻巧容易?

  他想问,你还爱我吗?

  他还想问,膝盖疼吗?谁陪你做的手术?你害怕吗?

  他最终只是低下了头,说,“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事,”Torres笑笑,“你不用担心。”

  “……”

  “嘿,Sese,我们能赢的。”

  什么什么?Ramos惊讶的抬起头,这人是在安慰他?他才不是应该被安慰的那个,这个伤筋动骨的病患才应该被安慰吧!

  或许是被这句话激起来了,他猛的站起来,看到对方随着他的动作抬眼,无辜的睫毛一颤一颤,他又泄气的坐了回去。

  这混蛋总是知道怎么把他像戳气球一样戳爆。

  “你为什么要分手?”

  大概是没料到Ramos的直接,Torres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楞是半天没憋出一个音节。

  “Nino?……你,你不想分手的,对不对?发生什么了?是Olalla?”

 “不,不,和她没有关系。”Torres垂下了眼皮,Ramos注意到了这点,这是说谎的前兆——他在心里说。

  “是我,我说过了,Sese,这段感情已经带不来什么了,它只会,只会不断从我身体里抽走东西,它让我疲惫不堪,我,我厌倦了,就是这样。”

  “那好。”Ramos的声音硬邦邦的,他起身,一把捧住前锋的脸,让对方的眼睛对着自己,“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厌倦我了,……不再爱我了。”

  Torres看着他,无意识的咬住了嘴唇,睫毛剧烈的颤抖起来,“天哪,”他一把推开Ramos,“别这样,Sese。”

  “看吧,你根本就在扯谎,我不明白,Nino,别反驳!我了解你!告诉我,亲爱的,发生了什么?你知道,你知道我没法离开你。”

  “……”

  Ramos不知道沉默蔓延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过后,Torres开口了。

  “我想了很久,Sese。也想了很多,我不愿意束缚你,我有家庭,是,我知道,一开始我们就谈过这个问题,可那不一样!这对你太不公平了,我早就知道这不公平,可让我强烈感受到这点是在你交女友之后,嘿,听我说完,好吗?是,你和我解释了,她不是你的女友,可就是那次我闹别扭后,我彻底意识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对你有多不公平。我不能要求你那么多,你应该有女友,甚至……妻子、孩子,而我,我做不到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些,对不起,Sese,我太自私了,可我真的做不到。”

  “所以?”Ramos挑起眉毛,“你只是吃醋了?”

  “当然不是!你没听懂吗?我——”

  “我听懂了,Nino,你说你接受不了我和别人在一起,却不愿意限制我。”他摊手,“这很简单,我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好了。”

  “Sese,总有一天……”

  “那就等到那天再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悲观的想那么远,就算有一天,我真的要有家庭了,那也改变不了什么,你不也是一样吗?”

  “这不对——”

  “该死的我当然知道这不对!你也知道!你一开始不就知道吗?可你还是没有拒绝我……哦,我明白了,你觉得这是个错误,所以你要结束它,是吗?如果你觉得和我在一起是个错误的话,那的确,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了。”

  “不!不是!我从来没这么想过,Sese,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恩赐,当然,和你在一起也是。只是,我只是怕,再这么下去,我会再也放不下你,再也放不开,我已经上瘾了,再不戒掉就永远戒不掉了,我想你,我疯狂的想你,想念你温暖的嘴唇,想念你漂亮的眼睛,想念你的一切。我想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可那不可能,时间越久,越不可能,你会有个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孩子,我就那么消失在你的生命里……”

  Ramos摇摇头,“你总是想那么多,你以为一切都会安你幻想的编排?”

  “我……”

  “嘿,你看看Kaka,我和你说过的,他和Cristiano那些破事,Kaka同样有个完美的家庭,可这与他们在一起没什么冲突。”

  “然后呢?”

  “啊?”

  Torres摇摇头,“他们才认识多久?热恋期还没过呢,我们已经认识近六年了,对于你家我闭着眼睛都能摸到冰箱在哪里。”

  “你也就知道冰箱在哪里……”Ramos被瞪了一眼立马噤声。

  “时间越久——”Torres重新开口。

  “就越难以分开。”Ramos打断了他,扳着前锋的脸直接吻了上去。

  

  “我爱你,Nino。”Ramos的汗水滴落在西班牙金童的胸膛上,而金童此时已经泪眼朦胧,浮浮沉沉的攀附着他。

  “我也爱你,Sese。”


  “既然这样,”Fernando Torres在把爱人赶回去之前笑眯眯的说,“和Jesus保持距离。”

  ……说好的只吃女人的醋呢?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90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