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盾铁】无可抵御(完)

  他陷进去了。

  他就知道他会陷进去,从那次他目睹了Steve对鹰眼的那一笑开始,不是说他有什么奇怪的爱好,喜欢看美国队长对别人笑,问题是英俊潇洒的美国队长那时还没对他笑过,他当然就只有看对方对别人笑的份儿了。

  那次鹰眼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俏皮话,他没听到,他走神了,不过不用听他也知道不会是什么有意思的话的,那只小鸟能说出什么有水准的话?总之Steve笑了,哦,见鬼,他为什么要在那一刻往那边看?他看见了什么——男人弯起了眼睛,但他隐约还能看到漂亮的蓝色,加上那耀眼的金发。该死,该死该死,不用怀疑,那一刻Tony Stark脑子里出现的就是一句又一句的脏话。他不由自主的眨了好几下眼睛,他感觉自己似乎痉挛了,他甚至想抿住嘴唇,他想捂住脑袋,他需要做几个深呼吸,但他不能,他只能默默地、缓慢地、艰难地把视线从那个人身上移开。

  没什么好看的,他想,只是一个笑而已。

  一个足够把他逼疯的笑。

  Steve Rogers其实很喜欢笑的,尤其是作为Steve Rogers时,他不是不苟言笑的士兵,也不是什么老古董,好吧,或许在很多方面,他还是。但他有着温柔的眼睛,比海洋还能包容,比宝石还要清澈,他有着比太阳还耀眼的金发,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Tony Stark不可避免的有点找回了幼时崇拜。他有不少时刻是真心实意讨厌这个男人的,这个人在他的生命中占有了太多东西,他崇拜他,敬仰他,他渴望成为他——一个正直善良,值得尊敬的人,可同时,他又嫉恨对方抢夺了他父亲注意力,他讨厌对方摆出长辈的姿态,这也是他当初失态的原因,那样的Steve Rogers让他一瞬间回到儿时,那时候的他渴望成为美国队长那样的人,他渴望得到父亲的注意。但那不可能,没人能成为第二个美国队长,他也不可能得到Howard的注意。

  当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只存在于电视图片上,只存在于他的幻想中的人真正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真的没法说清楚自己的感受。他们矛盾不断,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Tony Stark难以言喻对方那句你比不上Howard让他有多疼,他也知道他的你的一切力量都来自于一个瓶子有多伤人,他想他搞砸了,他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懊恼,但那懊恼深深地影响了他,他几乎气急败坏了,他没法和这个人好好说话,这个男人代表他所有最美好的期盼,但同样也是他最隐晦的痛处。

  而现在,在他们一起在这个复仇者大厦相处一段时间后,那份在一开始让他难以忍耐的痛楚慢慢消去后,那份美好的企盼又不要脸的开始冒头了。

  他不想承认他面对这个人时会紧张,他该庆幸他做了几十年的Tony Stark,他太会演戏了,那对他轻而易举,可即便如此,对Steve Rogers演戏,也是他所遇到的最难的事,他的表现和他的内里所说的完全不一样,有些时候,他面对Steve的笑甚至会想哭,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融化成了水,他觉得眼眶发酸,他想拼命眨眼睛来掩饰他的局促。

  拜托!Tony Stark,这个人可是要比你小啊!他沉睡的那七十年是真真正正的沉睡,他经历的并没有你多,他不过是辈分大名头大罢了,不是该他面对你温柔的叫Tony,他不是你的Steve叔叔,才不是!你也不该从他那儿寻求安慰,不,你不需要,你不需要什么安慰,你不需要他弯起嘴角冲你笑,你不需要他温暖的蓝眼睛,根本不需要,完全不需要。


  或许其实他需要。

  Tony Stark觉得没什么能比他所见到的场景更让他恐惧了,美国队长倒在他面前,Steve Rogers倒在他面前,他英俊的脸上满是血污,他的金发似乎也黯淡下来,他的蓝眼睛里满是失望,还有即将消逝的微光。

  “你本可以的……为什么你没能救我们?”

  不。

  不不不,不要,Steve,别,别这么对我。

  他感觉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淌了下来,他感到了寒冷,无边的冷意侵入他的四肢百骸,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嘶吼着、哭泣着,它们快要分崩离析,把他彻底撕碎。

  美国队长死了,Steve Rogers死了。

  不行,怎么样都可以,唯独这个不行,他可以在黑暗的山洞里慢慢绝望,他可以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痛苦前行,他可以在寒冷刺骨的雪夜里孤立无援,他愿意承受一切,痛苦,死亡,绝望,他愿意被世人唾骂,他愿意被朋友背叛,他宁愿他在每天早上醒来,连他自己都无法面对镜子里的自己,他宁愿承受这一切,也不愿意失去Steve。

  他不能失去Steve,他承受不了那种痛苦,他承受不了。


  “你看到了什么?”

  “啥?”

  “别装傻了铁罐儿,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你为什么不去问那女孩儿?你们关系不是挺好的嘛。”

  “哦别明知故问了,如果她肯说的话我就不问你了。”

  Tony有点莫名其妙:“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这很私人小鸟,而且你为什么一定要问我的,去问队长看到了什么!”

  因为你反常得让人不安啊铁罐儿!鹰眼在心里呐喊,他想,或许他真的该去和Wanda交流一下了。

  最终Clint没有和Wanda交流,Steve代劳了,虽然这很不道德,而且一开始正直的美国队长完全不能同意鹰眼的想法,但在对方叫着“拜托队长那家伙最近总是走神沉默,有时候还安静得让人毛骨悚然,你又不是没看到!我相信他是个好人,所以他应该不会想毁灭世界什么的,但那不代表他没可能在哪次战斗中再次背着核弹飞向虫洞!”

  Steve想说嘿Clint没有核弹也没有虫洞了,但他听到对方这句话时不免又想到了那个场景,安静的心脏,停滞的呼吸,Tony Stark长长的、弯曲的睫毛一动不动,他死了。那时他感到了铺天盖地的绝望。他当时想,上帝啊,别这样,这就是他沉睡了七十年后该得到的吗?在那一刻,他真切的憎恨起上帝的安排了。

  “所以,那种事,一次就够了。”

  站在Wanda面前的Steve说完这句话后,对方的表情难以捉摸,她目光闪烁,叹了口气:“队长……Stark看到的,是你。”

  “什么?”

  Steve显然没预料到是这个答案,他微微瞪大了眼睛,Wanda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英俊的外表,领袖的气质,温柔的蓝眼睛,她想,这个世界实在太不公平,Stark那个混蛋未免太好运气了点。

  “虽然也可以说是整个复仇者,但事实上,就是你,他看到你死了,他看到你躺在废墟里,对他说,‘为什么不尽力救我们,你本来可以的’,当然你是不会这么说的,我们都知道,但那是他恐惧的,他怕你对他失望,哈,真是有意思,伟大的Tony Stark居然会怕别人对他失望,当然,最让他恐惧还是你的死亡,尤其是在他还活着的情况下,他让你死去了,这就是他看到的,队长。”

  Steve似乎彻底被惊到了,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Wanda看着他的眼睛,她知道,Stark确实走运了,这个男人,这个标准的道德模范,正直刚毅的美国队长,心疼了。

  

  Tony真的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和Steve,两个人,坐在天台上,他端着一杯奶昔,傻兮兮的叼着吸管,而在他旁边,紧挨着他坐着的人则一声不出,安静得好像压根不存在。或许这个人真的不存在呢?或许这一切都是他的一场梦,或许他还只有八岁,做着和美国队长并肩战斗的美梦,等他睁开眼睛就会发现,他还是那个没用的、幼小的Tony Stark。

  哦,那太恐怖了。为了不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下去,要知道,作为一个天才,他的思维当然很发散,但那并不总是好事,比如现在,再那么“畅想”下去,他就要在Steve面前崩溃了,管他是不是真的美国队长,反正他不想在这人面前丢脸!

  “呃,Steve?”

  “嗯?”回答来的很快,Tony扭过头看着对方,Steve脸上挂着温暖的微笑,温柔地看着他,他几乎要脸红了,天哪,他可是睡遍花花公子封面女郎的花花公子,为什么面对这人时总是会这么没出息?一次,又一次,再一次,他就像高中少女一样,就差咬嘴唇这一项他就可以去演泡沫剧暗恋校草的女主角了!拜托,有出息点,Tony Stark!

  “Tony?”

  哦,见鬼,他居然走神了,哦见鬼,别对他露出那么温柔的表情。

  “咳,所以,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在这儿吹风吗?虽然我并不介意和美国队长这样浪漫相处,但是,Steve,到底有什么事?”

  “你不是不介意和我浪漫相处吗?”

  天哪,Tony几乎震惊地看着笑着说出这话的人,这是他的梦,他可以确信了,什么时候美国队长也学会调戏人了?

  “我或许错过了许多,但七十年前的美国也不缺少幽默,Tony。”

  他又笑了,Tony觉得自己要晕眩了,该死的不要一次性对他发射这么多攻击,还有刚才他是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吗?

  “我的确有话要和你说,Tony。”

  谢天谢地终于要谈正事了,天知道让Tony Stark期待“谈正事”有多难,但他现在只想摆脱他乱七八糟不听话的心跳声,“那就说吧,Steve。”

  “我想还是等你喝完奶昔再说吧。”

  他立马把奶昔放到一边,“我喝完了。”

  Steve无奈的笑了,他摇摇头,脸上的神色慢慢变得严肃,Tony有点紧张,这不能怪他,谁能在美国队长摆出这幅表情时不紧张?

  “首先,我要向你道歉,我很抱歉,Tony,我询问了Wanda,关于你所看到的。”

  “什么??!”他迅速的起身,瞪大眼睛提高声音,“你凭什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

  Steve把他按了回去,“对不起,Tony,我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不该这么做,但我真的很担心你,你最近太反常了,我怕你是不是又陷入了什么死结,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如果这时候是个动画片的话,Tony觉得应该响起“bingo”的声音了,他想发火,并不真的是为了Steve的擅作主张,主要是为了掩饰他的窘迫,Steve知道了他的想法,知道他在他心里有多重要,他感到自己的脸烧了起来,哈,他算是丢人丢到家了。

  “所以那天也是你让Clint来问我的?”

  “不,那不是我,是他自己担心你,Tony,我们都很担心你,你是我们的一员,我想你知道,我,我们所有人都把你当成家人来看,我们都很关心你,你没必要一个人承受所有,为什么你不能信任我们呢?信任我?你看到的那些都是假的,但也都是源于你的大脑,你害怕我失望?我不会的,现在我可以说,我不会的,Tony,我永远不会对你失望,我们的初次见面并不愉快,但那是因为我们并不了解彼此,我那时还不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不知道你有多喜欢把自己藏在盔甲里面,不知道你有多喜欢逞强,多不认输。你总是不愿意把你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就像,就像……你不必害怕失去我们,Tony,因为我不会丢下你的,我永远不会。”

  Tony张了张嘴,相信他,他真的能说出话来的,但,Steve这么一大段话他也的确需要消化一下。

  “好吧,我得说,”他几乎快结巴了,“我很感动,队长,……谢谢你……”

  没错,他很感动,队长,他真的想哭了,原因很复杂,对于队长给他的那份信任与关怀,他始料未及,他当然知道美国队长关爱每一个人,但这些话从这个人嘴里说出来,那双蓝眼睛直直的面对着他,他真的要哭了好吗?他值得被这么信任吗?他值得美国队长的这些话吗?或许值得,或许不值得,但这些都不重要,他知道对方觉得值得,这就让他无比满足了。

  哦,这话不对,无比满足?才不是,他想要的比这多,多得多,多到这个人不可能给他,他想得到他,他想每天早上起来面对不是空荡荡的天花板,而是这个人的面容,他爱他,他想他接受他的爱,他想他也爱他。

  他就是想这些没可能的,不是吗?就像他小时候想要美国队长回来,想要父亲的注意力,就像他在那个山洞里想要人来救他,就像他想Pepper不要离开他,就像他想不犯错,他想不让人失望,他想不被抛弃,他想不是一个人。

  他想哭。

  “嘿,Tony……”Steve看到对方的眼眶有些红,他慌乱的伸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对方搂进了怀里,“你不会真的要哭了吧?”

  “哦,放手,”Tony的声音里满是懊恼,“真是见鬼,Steve,忘了这些吧——”

  Steve真的放手了,立刻Tony就后悔了,他不该说放手的!他还想再感受一会儿那温暖的感觉呢!哦,让你嘴欠,看,你错过了可能今生唯一的一次机会。

  Steve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人眼里淡淡的懊悔,他的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他目光锁在Tony的眼睛上,他要记住这一刻,永远记住,他要把它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他要自己在垂暮之年也能记得这一刻。

  “Tony,我爱你。”

  那双棕色的大眼睛受了惊吓般,眨了好几下,他的眼皮颤动着,长长的睫毛一抖一抖,像受惊的小动物,Steve这么想着,没有犹豫的凑了过去,他的唇几乎贴着对方的嘴唇,不知道是他还是Tony的呼吸粗重起来,或许都有。

  “现在,给我答案,Tony。”

  “天哪——天哪,见鬼,我也爱你,…Steve——”

  尾音湮没在亲吻中。

 

评论
热度 ( 63 )
  1. 咆哮吧质量分数jdsven 转载了此文字
    我对卡配罗的理解就是这种感觉,他可以和任何人打成一团,可以喜欢很多人,但是心里念念不忘铭心刻骨的就只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