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带卡】白发忍者(完)

  我遇到了一个白发忍者,遮着左眼,戴着面罩,一张脸就露出一只右眼,还有周围的一小块皮肤。他很白,雪白,我还没见过哪个人白成这样,他也算让我长见识了。

  白发忍者说他接到一位叫做或麻先生的委托,要他来解决问题。

  “解决什么问题?”我十分好奇,他摇摇头,说是机密,我有些不开心,机密?这僻壤还有什么机密,连鸡粪都没有。

  我告诉他这儿没有什么或麻先生,他沉吟道:“那你有没见过一个戴面具的男人?”

  我一听这个立刻精神了,惊讶的几乎叫出来:“你怎么知道?!”

  他似乎没料到我真的见过那位面具先生,瞪大了眼睛,他的眼睛其实挺好看的,黑亮黑亮的,像墨,却有一种淡漠的感觉,可他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实在让人也跟着提不起劲来,而且把自己包的那么严实,我都替他觉得喘不过气。

  我看他那架势,以为他会揪着我的脖领子逼问我面具先生的事,可他只是惊讶了也就一秒,就又恢复了常态,我突然想到,他会不会就是面具先生口中的那位“优等生”,白发,面罩,遇到天大的事也波澜不惊。

  “他在哪?”

  “我不知道。”

  “他跟你说了什么吗?”

  “说了很多,”我笑着给他倒了杯茶,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了他对面,“你要听吗?”

  他抬眼有点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我估计他是觉得我在耍他,但最后他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我有些得意的笑了。

  “他说,他是一个大家族的一员——”

  “那个,打断一下,这部分可以跳过……”

  “好吧,那不说家族的事……他有一个团队——”

  “这个也——”

  “唉,好好好,他死了以后,其实是没死,他决定报复社会,因为他——”

  “咳,不好意思……”

  “……他被感化了,然后——”

  “呃——”

  “啊!”我终于受不了了,没好气的吼道,“你到底要跳过多少啊,这个故事没有后续了啊!”

  “小哥啊,”他无奈地笑笑,一脸歉意,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一脸歉意,反正我只能看到他四分之一的脸,“就不能跳过故事的部分吗?”

  “你不要听故事?那你要干嘛?”

  “我要知道他在哪儿。”

  我盯着他猛瞅,他坦然的任我观摩,大概半分钟过去,我阴测测地笑了:“我知道了,你就是他爱的那个人。”

  他摇了摇头,说,“我不是。”

  “你当然是,你不是那个白毛优等生吗?”

  “对,他没说他喜欢的是那个女孩子吗?”

  “说了啊,他说他那是很喜欢那女孩。”

  “那就对了,他啊——”

  “可他说他爱你。”

  他不说话了,这回换他盯着我瞅了,我怀疑他想用眼神把我戳个对穿……啊啊,干嘛啊,眼神那么恐怖!

  “带土,解除这个。”

  我莫名其妙:“带土?什么带土?解除什么?”

  “解除这个。”

  他把手伸向护额,我撇了撇嘴,真是无趣,你真是越活越没意思了,卡卡西。

  刹那间,茶,桌子,黄沙古道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铺。

  我们在卡卡西家里,他躺在床上,惨白着一张脸,我坐在他旁边,撑着下巴百无聊赖。

2

  卡卡西用他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白了我一眼:“你就那么无聊?”

  我伸手覆上他的眼睛,他的睫毛颤呀颤的,弄的我手心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别眨眼,”我轻声说,“还不是你病了还不好好睡觉,乖,睡吧。”

  卡卡西无奈:“你这么一折腾怎么可能还睡得着啊。”

  我放下手,看着他的眼睛:“那……我给你讲个故事?”

  “面具先生的故事?免了。”

  “不,是白发忍者的故事哦。”

  “我不是太想听……”

  “我要讲了。”

  我清了清嗓子,煞有其事:

  “白发忍者是个傲娇,对谁都爱答不理的,不管是男是女,他都一副没兴趣的模样。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异国的女孩搬到了他家隔壁。女孩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和白发忍者正好相反。女孩对忍者一见钟情,她仰慕、倾慕、向往忍者那样的人,女孩很笨,不知道怎么亲近他,只好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走进忍者,忍者对她一开始与其他人没什么分别,但后来,慢慢不一样了,忍者对她格外迁就,或许忍者自己都没发觉,甚至女孩也没感觉出来,他们的关系渐渐紧密起来,本来事情在向最好的方向发展,可有一天,忍者出了意外,女孩救了忍者一命,自己却香消玉殒了,忍者打算用余生来怀念女孩,可后来多年后,女孩又出现在他面前,变得比忍者还强,说着要杀了他,磨叽了半天却没下手,反倒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你说,女孩都这样了,忍者为什么还不相信女孩是爱他的呢?”

  卡卡西挑眉:“我怎么听这个故事少了不少情节啊?女孩为什么要杀了忍者?还有……听这个故事,怎么感觉像是忍者对不起女孩?”

  “难道不是吗?”我凑过去轻轻地吻他的嘴唇,一如既往的冰凉,他这人长得雪白,体温也像雪似的,冰凉冰凉的,偏偏我不知道是那些年在地底下呆的还是半边身子没了的缘故,也凉得跟冰块一样,我们两个抱在一起,就是两个大冰块,谁也捂不热谁。

  “我怎么不觉得。”他微微错开脸,避开我,开口反驳。他说的当然对,不用他说,我自然知道他没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他。

  但我还是说:“可忍者不相信女孩爱他啊,这对女孩才是最重要的……卡卡西,你相信吗?”

  他定定地看着我——他长得真好看,清澈的眼睛(虽然有一个是我的),高挺笔直的鼻子,淡色的嘴

唇薄削且弧度优美……

  那好看的嘴唇隔了好久才微微张开:“我相信。”

  我的回应则是再一次吻上他冰凉的嘴唇,直至染上温热。


 

评论
热度 ( 55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