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2R】COME HOME RONALDO(完)

  写那本该死的自传时,写到那个小混蛋的时候,他就像多年前一样,穿着红衣笑得眼角一条条的褶皱,傻子一样,带着孩子气,幼稚得让我也被传染的傻呵呵的咧着嘴笑了起来。不同的是,那时候我伸手便可以触摸到他,搂住他微微颤抖的肩膀——他的身躯散发着生命的热度,像一团火焰,引得我飞蛾扑火。现在,我只能对着电脑屏幕,看着身处马德里的他摇头。

  多少人希望他回来,从09年到今天,一直未曾停止,恐怕未来也不会停止,这其中也包括我。

  其实这个混球刚走的时候,我肚子里是赌了一口气的,不仅有赌气,还有思念,搅和在一起让我焦躁又不甘。

  他说他要去最好的俱乐部,我就要告诉他,这里就是最好的,曼联就是最好的。他说他要世界第一,我就要告诉他,我本可以给他,如果他不离开,金球奖、欧冠奖杯, 他本都可以拥有。他说皇马是他的梦想,我却唯有苦笑了。

  我没有权力去束缚他,没有人能束缚Cristiano Ronaldo。他的这点最容易让人着迷,却也最可恨。

  我曾想过,给他打电话、发短信,问问他过的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他,却鼓不起勇气,他已经向前看了,他走得更远了,我又怎么能扯他的后腿,拽着不让他离开?

  “曼联很好,那是我珍贵的经历,但那已经是过去了。”

  的确是过去了,我隔着屏幕看着我的Ronnie一天天的成熟,数着他眼角的笑纹——比他离开的时候只多了一条。我抱着电脑傻乐,五条笑纹,有四条都是我给他的。

  本来我对他离开这事已经看开了,但有时候,又没法控制的想他回来,即便不现实,我的每根神经还是妄图脱离我的控制,唤他回来,回到我身边。

  我一遍遍,不厌其烦的说,“我希望Ronaldo回到曼联”、  “我希望和Ronaldo一起踢球”。

  我想说的是,我想你了,Ronnie。

  我永远记得,每一次,足球到他的脚下,他就是世界上最闪光的那个人,他晃一晃小腿,踩着单车轻松的样子,仿佛拥有了全世界。有时候,好吧,是经常,我会在心里说“不!传球啊白痴”、“不,太远了,Ronnie”,但往往,他会击破我的那些忧心忡忡,在世人面前一次一次上演奇迹,他是曼联的救星,是我们的天使,对方的魔鬼,我不知道有多少次听到其他队的球迷有心理阴影般的念叨着“这个魔鬼……”那时候我总是在心里窃笑,他们的畏惧是对的,他们应该畏惧。

  那时候的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也会变成我们眼中的魔鬼。

  再一次和他一起在老特拉福德踢球,他已经是皇马的球员了。

  他似乎又壮了,哈,这比第一次见他时的那副弱鸡样可差太多了。他全身都被肌肉武装起来,充当他装腔作势的工具。别装了,你还是那个推人都推不动的小姑娘,我在心里这么说。

  有些地方变了,有些却一直没变,就像他纤细的脚踝和优美的小腿,仍旧脆弱得让后卫们频频下脚。就像他那过分秀气的眉毛和亮晶晶的双眸,仍旧让我沉醉。

  我还记得以前他身穿一身红衣,轻飘飘的,衣角随风飘扬,球也总是在他拉丁热舞般的动作中被送入球网。我总是会在这时候跑到他身边,捧起他的脸,看他眼睛里最美的那一抹光华。或者跳到他身上,把脑袋埋在他的肩颈处,我们都汗津津的,一帮男人在球场上跑那么久味道怎么可能好闻,但我就是爱他的味道,泥土粘在他身上,弄的白色的球裤上一块块灰黑色的痕迹,湿哒哒的贴着他的屁股,看起来满是情色的味道。

  他的确是有个好屁股,这是公认的,哈哈,不是说我和队友们讨论过他的屁股,好吧,我们的确讨论过,但那不过是学术性的欣赏。

  谁让那两瓣东西就长在那里,让人没法移开目光呢?

  我似乎又说远了,这也是被他传染的坏习惯……

  我一直都不怎么喜欢皇马,嗯——我对皇马没有感觉,我不明白有些球员们所谓的“荣幸”从何而来?如果是场面话,那未免太一致了。

  皇马的确是顶级的俱乐部,却也太无情。这个无情不单单是指俱乐部的高层,还有他们的球迷。

  美凌格们素来以没有耐心著称,如果花了大价钱买你,你却没有发挥好,那你就等着铺天盖地的叫骂吧。这倒也可以理解,可更让人不解的是,出色如Cristiano Ronaldo,也免不了被骂。不进球,骂他没用,进球了,担心球队太依赖他,连自己的球迷都如此对他,其他队的球迷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齐声喊Messi、扔水瓶打火机,各种辱骂一个比一个难听。

  曼联时期他在客场也是满天嘘声,但起码,曼联的球迷永远是护着他的,英国人有时候会傲娇的说“走就走吧我们不需要他”,等到那天真的要来了,却都痛哭流涕祈望他不要离开。每一个真正的曼联球迷都希望他重回梦剧场,那些看着他一步步成长的人更是把那个红衣少年的样子当成了执念。

  他重回老特拉福德的那天,“WELCOME HOME”的条幅随处可见。我看着我熟悉的他,也在心里默念,

  “欢迎回家,Ronnie。”

 

  “我知道你还是我的Ronnie……”那天我没头没脑的给他电话,我们都没有比赛,一般没有比赛我们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打电话的,我想我大概是和这个喜怒无常的葡萄牙人呆久了,也变得忽冷忽热起来。

  “呜哇,”他的语调是嫌弃的,却带着难以掩饰的担心,我在电话那头无声的微笑,这个傻子恐怕一辈子都学不会伪装,“你干嘛?突然这么热情,怪恶心的。”

  “我想你了。”

  “想我了?这是应该的啊,不用和我汇报的,Waz。”男孩儿,哦,不,他现在实在是不能用男孩来形容了,孩子都上学了,他也快三十岁了。那他怎么还这么……嗯,活泼呢?他的灵魂果真和普通人不一样罢。

  “……你的膝盖怎么样了?”

  “没事了,你不会就问我这个吧?”

  “……”我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实在有些尴尬,我沉默着听着他的呼吸声,焦灼的心情竟然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我也想你了,Waz。”他说这话的语调仿若叹息,这让我有些许陌生,一是他从未说过“想”、“思念”这类的话,他不是会说这话的人,他不是会后退回头的人。Cristiano Ronaldo只向前看。二是,曾几何时,那个只会傻乎乎的笑的Ronnie也会用这种无可奈何的语调说话了?他应该是被保护的、被宠溺的,虽然我和他的相处模式看起来其实更像是斗嘴的冤家,但所有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把Ronnie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他现在快乐吗?开心吗?他难道喜欢皇马的争斗和竞争吗?

  他不属于皇马,我在心里这么说。他也不属于曼联,另一个声音提醒我。

  世间没有如果,但我很庆幸,在他最令人惊艳的一段时光中,我就在他身边。

  我还记得,他在曼彻斯特时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那句话,到今天,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一直有效——

  “我一直在这儿,Ronnie。”

 

评论 ( 1 )
热度 ( 70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