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绿豆

洪三元/陆昱晟



   他余师兄那句王八看绿豆一出来,洪三微笑着的嘴角就僵硬了。就像心里的某一处被戳到了一样,五官都不受控制似的想要抽动,还好陆先生依旧是神情自若,依旧笑意盈盈,还说什么“好啊”。洪三脑子向来转得快,不然也不会每每能逢凶化吉,但此时此刻,余立奎的一句话就把他打的有点懵。

   他耳朵听着陆昱晟的话,嘴上接着茬,站起来说了些朋友难得,我三生有幸之类的话,就又听到一声雷在耳边炸开。

   提,提提亲?

   什么叫翻江倒海,这便叫翻江倒海。他说着好,看着梦竹害羞而欣喜的面容,看着他老娘笑得褶子一堆堆,心里却想,这陆先生是真的把他当亲儿子看了不成?

   他虽不清楚陆昱晟在后面替他来回跑了几趟,但他也猜到了对方一定是没少替他打点,不然只凭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坐上总探长的位子,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在永鑫上位,似乎一夜之间,他就鲤鱼跃龙门,今非昔比了,锦绣前程、荣华富贵……似乎都唾手可得了。

   他与陆昱晟其实也不知怎么结下的缘,似乎——似乎对方一开始就看他挺顺眼的?不过当时他只当这陆先生比较随和好说话,后来他知道对方确实对他算是另眼相看,可却不解其意。他想,他那些小花招和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噼里啪啦的瞎话,骗骗别人还可能,骗陆先生?算了吧!他知道自己的伎俩和伪装在对方面前无所遁形,所以他就更不明白对方那几乎算上欣赏的态度。

   也许…真就像他余师兄说的那样,王八看绿豆,就看对眼了呢。

   想着自己到底算是王八还是绿豆的洪三就这么进入了梦乡。

   他先是在一片朦胧中看到了于梦竹,这位天真又美丽的富商之女,眨着大而湿润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她就像那漂亮娇丽的花朵,洪三觉得心脏怦怦的跳,身体不受控制的靠近,他伸手要揽她,却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缩小了,只能看到一双高跟鞋在眼前,他想伸手,发现自己似乎背着什么般,左右动弹不得。

   这时一双修长的手出现到他的眼前,嘿这手有点眼熟啊,他这么想着,就腾空了,他这才发现眼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师父陆昱晟,他被托着离陆昱晟的脸无限接近。洪三还是头一次如此仔细、近距离的观察陆昱晟,发现对方的睫毛居然也很长,眼睛深处中似乎藏着淡淡的忧郁,作为三大亨之一,该有这么一双眼睛吗?他感觉血往头上涌,激得他脸发红,心脏跳的比刚才还要快、还要猛烈。

   他在这时候发现有点不对,从陆昱晟的眼睛里看过去——

   哎哟卧槽,我他妈是只王八啊!

 

   也不知道是恐惧于自己变成了王八还是某些奇怪的反应,洪三在床上抽搐了两下,嚎了一嗓子猛的就醒了。

   一时间难以从梦中抽离,洪三揉着太阳穴起身,爬上了房顶。

   这个大杂院,即便爬上了房顶,也矮的很,和陆先生喜欢带他去的那儿没法比,其实每次站在那儿和陆先生并肩而立他都很迷茫,张万霖说他现在是财色兼收,可那真的是他想要的吗?陆先生说成功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就在翻手覆手间……

   来上海的一切,就像梦一样,他从不是揣揣不安杞人忧天的人,只是,唾手可得成功摆在面前,他不禁怀疑起来。

   到底他想要什么?

   他想起梦里朦胧不清的一切,短短几分钟,关于这个梦的记忆就有点模糊不清了,可唯有那双隐隐郁郁的眼睛,清晰非常,他捂住脸,突然觉得心情复杂,不知明天该如何直视自己的这位老师。

   更不知道,提亲之日他还能不能笑出来。




没有节操的我,昨天觉得这对确实挺萌的,但把主角代入韦小宝,总感觉陆先生像陈近南似的,又当爹又当师父的……一时间很难写出谈恋爱的感觉……

 


评论 ( 14 )
热度 ( 40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