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潮汐来临

马柯/周凯

电影英雄本色2018


 

写了一篇流水账脑洞……

 

 

 

 

  马柯愣在了原地。

  一切还都是因为周凯的宝贝弟弟,周超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孩子,惹人疼的乖弟弟,周凯也是真的疼他,可周凯今天才知道,再听话的弟弟,也是有叛逆期的。

  周凯也不是没有十几岁的少年时期,当初他也是没事儿照照镜子,把自己打扮得不迷死万千少女不休。不过后来,一是没那个闲心,二是你像个公孔雀开屏似的往那儿一坐谈生意,就算招不来警察也有点惹人注目,大忌啊。周凯这人,干一行爱一行,时间一久,他也就越来越糙,什么时候想起来再去一趟发廊,不然就随便剪剪,他也不管自己头上顶的是狗窝还是鸟巢,干净就行了呗。

有那么一天周凯坐在发廊看着旁边的小哥给人推头,灵光一闪,开口就问人家卖不卖推子。

  “啊?咋着啊哥,你要把头发推了啊?”

  “对啊,我想买个自己打理不是还方便点么。”

  “哥,咱人长这么帅,能珍惜珍惜么,”发廊小哥表情蛋疼,“你说你每次什么造型不做我就很心痛了,你还要拿推子自己推,咱这正值风华正茂,天天留一板寸也不是要去当兵呢,干啥啊。”

  最后发廊小哥以一句你这是与美为敌,与人类为敌把周凯的话堵了回去,虽然他觉得人家是怕以后没了他的生意,而且每次给他推荐的那些潮流尖端发型,周凯实在是欣赏不了。

  一直坚持十块剪短的周凯万万想不到他有一天就这么被自己老弟坑了。

  “哥,你说难得回来还给我开家长会,非要穿的比咱爸还复古么,”周超的小脸一皱,“这才几个月啊,我怎么感觉你越来越向上世纪的画风靠近了,我还跟同学说你比明星还帅呢,你这不是打我脸嘛。”

  周凯听到前半句本来还想说嘿你小子怎么跟你哥说话呢,听到后半句话就憋回去了,弟弟和同学夸他,周凯飘飘然,胸脯拍得啪啪响,等着。

  周凯特意找了个真潮流尖端的理发店,反正他不缺票子,怎么说不花个三头五百的,都对不起他弟弟的那句我哥帅过刘德华,周超不放心的跟在身边,听到他这句话,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哥,我可没说刘德华,刘德华……你是不是还想剪一个富城头啊。

那厢周凯瞪大了眼睛,哎,这主意不错啊——

你给我打住,周超炸毛了,转头看向一旁双眼发亮快变身皮卡丘的美女,“姐姐,你给我哥设计个发型吧,他常年外宿偏远山区,完全丧失了一个青年的审美。”

“去,”周凯先给了弟弟一下,转头看捂嘴笑个不停的美女,面色立刻温柔起来,“我弟弟就是嘴上没谱,以前也没见他这样,现在看来是欠打了。”

他顿了一下,和对方那发亮的眼神一对上,美女脸一红,目光就有点闪躲,周凯笑得更开了:“我的审美可是很好的。”

说完,他便请对方来帮他打理那一头乱毛,同时揶揄的冲周超笑了笑,周超不爽的看着美女不但没变身成皮卡丘,反而被自己老哥电得手脚发麻的样子,狠狠的在心里切了一声。

把人家电得手脚发麻,也不怕一会儿手抖把你剪成秃子,周超腹诽,可转念一想,说不定他哥还会更喜欢秃子的发型呢,顿时郁闷了。

美女姐姐的手法和审美都不是盖的,而且还附带一个刮脸,周超看也就是没那个设备,不然没准都能附带一个全身spa出来。

不过,他哥这样,还真的是帅过明星。周超咧嘴一笑,颇为自豪给了自己哥一个拥抱,周凯正对着镜子皱眉呢,就被这么一抱,周超仰脸冲他笑得烂漫,“哥,你这样真的太帅了。”

“不是,我之前就那么不堪入目么?”周凯假模假样的质问,下一秒也忍不住笑着回抱。

“哎这哥俩这基因是真好啊,你说是不是?”一旁的小哥看着这一幕不禁感叹,半天没得到回应,只见着一店之花拿着刚刚给人家擦脸的毛巾直冒小花花,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周超后来又拉着他买了几件衣服,周凯凭着这金光闪闪的崭新形象,成功闪瞎一众家长学生。

生活上给弟弟赚了面子,工作上却有点麻烦。

来找哈哥的周凯凶狠的瞪了一眼才让门口高度近视的朋友重新认出他,那一声抑扬顿挫的凯哥让周凯以为自己是拿硫酸洗了脸。

马柯当时喝得有点多,正坐吧台摇摇晃晃要摸人家美女的小手,那边听到一声凄怆悲凉的凯哥,还有点破音,吓得酒醒了一半,手忙脚乱的冲过去,看到熟悉的身板依旧挺拔的立在那儿,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他头晕脑胀的叫着凯哥,凯哥,那个身影转身过来看他。

马柯愣了,他那醒了一半的酒似乎又回来了,还变本加厉的,冲得他眼前发虚——

这谁啊,这小白脸谁啊,这小白脸还真挺帅的,这小白脸有点黑啊,这……凯哥你怎么,你要转行了啊?他顿时委屈了,你转行居然都不和我说一声!他一下子扑到对方怀里,当明星我不行啊,我唱歌跑调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嘟嘟囔囔还真掉了几滴猫眼泪,周凯哭笑不得,只能说了句,“你还知道自己跑调。”

哈哥也别找了,看这一个两个夸张的反应,周凯估计对方也得问他是不是不干了打算转行,他拉着醉鬼出了门才想起来,嘿,他把这人拽出来是干嘛呢,估计有美女在里面找不到人都急了,可拽都拽出来了,还能再塞回去么,而且,周凯感受自己腰上这好像被猩猩圈住了般的力道,叹了口气,这一腔热血迎头上能把天捅破的疯劲儿,喝多了也不见半分弱。

他耳根子被这地界儿摧残的嗡嗡作响,随手打了辆车,报了个市区的酒店。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属于这灯红酒绿,属于这漫漫黑夜,可有时候他又对此厌烦得难以容忍哪怕一秒。其实有谁会真的喜欢这一切呢,有人说,谁还不是为了那几个钱儿。

对啊,谁还不是为了那几个钱儿。他扶着马柯把对方扔到床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干干净净的脸,其实周凯觉得吧,他要是平时勤着把胡茬刮了,都不用什么发型,他有多帅他自己还不知道么,是吧,自恋着他忍不住笑了。

“还是买把推子吧。”他踱步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马柯跟前,自言自语道。而且马柯这头发也有点长,先推了他的练练手吧,周凯这么想着。

没想到床上躺着的人下一秒一把抓住周凯的手腕,大着舌头吼了声:“不行!”

我靠,还有心灵感应啊?周凯懵了,马柯瞪着眼睛,比黑猫警长还像铜铃,他寻思就剃个头不用这么夸张吧,不知道这小子视头发如命啊。

周凯伸手想把这螃蟹钳从他手腕上扒下来,可却真是却钳越紧,他终于不得不软下口气,看着铜铃,问道:“怎么啦?”

马柯比刚才还委屈,眼圈通红,“凯哥,当明星真的不行,我真的不行。”

“……”合着还醉着呢。周凯又无奈又窝心,“我没要当明星,也不会把你扔下去转行。”

他这个好弟弟,什么都听他的,就是太粘人,曾经他以为周超小时候百米冲刺一扑在他的怀里撒娇算是粘人,后来他才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嗲外更有嗲,跟马柯这个502比起来,谁都只能算是不粘胶,小意思。

果然,马柯听了他这话,松了钳,却一把将他拉到了身上,周凯怕压到他,岔开腿撑在上面,马柯却硬是拽着他,把他拽到怀里,两人的身体实打实的贴在一起。

周凯感受到颈边深重带着水汽的呼吸,叹息着安慰道,“你还不信我么。”

下一秒天旋地转,周凯被反身压到床上,马柯抬起脸,眼角有点湿润,他说我信,凯哥,我当然信你。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周凯却伸手,蹭过他的眼角,一点一点,周凯的手秀气得不像他们这行的,不,应该说周凯哪里都不像这行的,特别是现在来看,没了乱七八糟的发型和胡茬,他本就漂亮的那双眼睛,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抓住那双手,亲吻,又紧紧握住,压在床上,十指相扣。凯哥,他轻轻的唤,看着那双眼睛,他嘴唇一动,三个字溜出嘴边。话一出口,他和周凯俱是一愣,他忙把头埋到对方脖颈,手上开始办正事,想把刚刚的话掩饰过去。周凯倒也配合,喘息一声重过一声,马柯越发意乱情迷,心里却不免有点酸涩,直到后来他在周凯体内冲撞,看着对方水润的眼睛,只道胡乱落下痴迷的吻,他想,这就够了。

几天后,马柯郁卒的看着镜子里惨不忍睹半秃不秃二愣子,幽幽的目光看得周凯想笑又不敢笑,最后他还是噗的一声破功了,痛快的笑了一阵,他凑过去抚摩马柯手感不佳的头发,“还是挺帅的。”他仔细的端详对方的脸,这样说道,然后对着那委屈巴巴又要说什么的嘴啵了一口。







我发现人越饥渴难耐越写不出肉,我本来真的只想写肉,但最后毛也没写出来……

评论 ( 4 )
热度 ( 44 )
  1. zy999jdsven 转载了此文字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