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不懒,所以她在这儿写了一句话~

职场性骚扰(Harry/Eggsy,一发完)


Harry/Eggsy


kingsman


应该算一个莫名其妙的日常,没公主,Merlin没领便当,Roxy没领便当,kingsman的其他人没领便当,但亚瑟领便当了,因为我想Harry当亚瑟,一个超短篇我写了好几周,其实都想弃了,但还是不忍心,给补完了,所以很仓促且不流畅,原谅我吧







  “是因为‘金刚狼’吗?”

  晚上再一次被恋人推倒在床上迎接狂风骤雨的Eggsy忍不住问了。

  “什么金刚狼?”

  看Harry的表情好像确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Eggsy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道:“有个任务目标长得有点像Hugh Jackman,所以我们取了个代号。”

  Harry挑眉示意他继续,Eggsy咽了咽口水,尽管Harry这个表情真的帅得让他只想捂着胸口把一切交出去,但他还是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干笑着说:“也没什么,就是挺好笑的哈哈,你没看到那个任务吗?”

  现任亚瑟看着明显心虚的爱人,没再追问,只是继续扒起对方的衣服并且说:“还没,我明天会看的,亲爱的。”

  不!你能不能给我留一天休息一下啊你个老年人!


  其实那个任务也没什么的,不是猥琐之人--这个猥琐之人指的绝不是Harry--脑补的什么色诱任务,Eggsy要做的只是一个收尾工作,把偷走的存储盘放回去。有趣的是,这个他感叹了几句真帅的“金刚狼”,居然在他完成任务打算过一会儿就撤离的时候,向他搭讪了。

  世事无常嘛。

  “而且你真的很招成熟男性的喜欢,加拉哈德。”

  年轻的骑士呵呵了两声:“Merlin,如果你对我有意思的话你可以直说。”

  “我的意思是,其实你可以考虑接受对方的邀请,毕竟也是解压的一种方式。”


  屏幕外的Harry沉默了,前一天略显激烈的做爱其实是因为他看黄金圈任务时Charlie和Eggsy的针锋相对有点不爽,那小子谁啊,就一副Eggsy头号宿敌的派头。

  至于这个,金刚狼??简单粗暴的两个铁爪子到底有什么魅力,新任亚瑟调出下一个任务资料。

  而且Merlin这张嘴,以前他怎么没发现这么碎?



  “你他妈在干什么呢Merlin!”

  那突然出现的呻吟声让Eggsy是真的想杀人了,可能唯一能让他略感安慰的就是他也的确是在杀人了……不,完全没有一点安慰。

  Eggsy以一个几乎违反物理定律的动作躲开攻击,怒吼道:“我可是在拼命呢!”

  “别想多了,只是AV。”

  “只是AV?!”

  Eggsy觉得他的额角绝对爆起了青筋,他一枪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几乎语塞。

  “任务完成……AV什么时候不能看!”

  “下楼左转第一个房间的窗户。我不是在看AV,加拉哈德,我只是刚才好奇搜搜……”Merlin的声音依旧非常淡定,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心虚,“体操运动员那类的。”

  “梅-林--”

  “咳,加拉哈德,冷静,只是看你的动作人人都会好奇的好吗?别的特工动作再怎么漂亮,也不能动不动就在空中转体三周半再下个腰什么的。”

  “哈,所以你是好奇我在床上是什么样的?”

  “你在床上什么样我已经看过了,Eggsy,我只是好奇你到底能有多软。”

  “什么叫你已经--我要告你职场性骚扰!”


  Harry Hart,超级间谍,新任亚瑟,在上任后合情合理的例行公事,看看他一手调教,嗯,教导出来的学生在他失忆漂流美利坚时出的任务录像,然后就这么捏碎了平板的屏幕。

  虽然录像是不会录下坐办公室的Merlin的脸,但这样其实更加糟糕,录像基本就是Merlin的第一人称视角--Harry面无表情的拂了拂手指,弄掉了粘在手指上的屏幕碎屑--他根本能想象出来Merlin坐在屏幕前用言语调戏Eggsy,惹得年轻特工炸毛,然后露出变态一样的笑容。

  看在Merlin和他一样迈入残疾老年人行列的份上,新任亚瑟忍住了让老朋友连续出个一年外勤的冲动。

  虽然Harry已经尽力劝自己不要公报私仇,但他也知道这个人嘛,不受控制的时候也是有的,在这个拥有充分隐私的办公室里,Harry Hart非常不符人设的阴测测的笑了,Merlin,等我看完了Eggsy的任务资料,把职场性骚扰这帐一口气找你算了,不,还是分一年算清吧。

  努力控制着自己变回面无表情,Harry打开了另一个平板,另一份任务资料--

  

  这次的任务真的是平凡得有些过分了,如果说前几个任务起码能作为电影的小高潮,那这个任务得惊险程度甚至都很难成为剧本的一部分,倒不是说他们在拍电影,但作为主角的Eggsy(Harry擅自定的)在这个任务中是纯纯的僚机,只要拖住目标,好让那边的Roxy完成任务,这个想法还没固定上十分钟,让人捏一把汗的事情就发生了,Roxy那边触动了警报,而Eggsy,Eggsy居然主动暴露了身份?

  Merlin的“你他妈在想什么?撤退!”也正是Harry此时想吼出口的,即便Roxy是男孩最好的朋友,Eggsy也不应该做出这种举动,Merlin在这种事发生后没有停他的职?没有禁止他出任务回家好好反省直到长毛再放出来?如果没有的话他要怀疑Merlin是不是也脑袋长毛了!虽然这好像不太可能……

  “Eggsy,”Eggsy安全的跳上撤退的车时,Merlin开口了,没用加拉哈德的称呼,“你知道你这种行为要被送去做心理辅导的。”

  “我以为我已经通过了心理辅导,阳光向上,过分的阳光向上,这可是医生亲口说的。”

  “……Harry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

  “Merlin,你知道你这句台词烂透了吧,”Eggsy听起来似乎是笑了,“我没事Merlin,我只是--”

  “你只是不愿意再失去你在乎的人,如果你的搭档是别的谁你就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举动了,”Merlin无奈的叹息,“向你保证,Roxy从你的搭档中暂时剔除。”

  Eggsy没再说话,只能听到并不平稳的呼吸声。

  

  “还好吧,Eggsy?来这么早,看来有事和我分享?”代号兰斯洛特的女特工捂着嘴偷笑,最近kingsman重建工作繁重,天天开会不说任务也多得让人面容憔悴,但Eggsy这虚浮的走路姿势和小心翼翼的坐姿,咳,不言而喻。

  Eggsy连白眼都没心情翻了,昨晚Harry一回家就拉着他狂做一通,更过分的是花样频出,各种挑战人类生理极限的姿势,要是一般人肯定骨折送医院了好吗,他只是腰酸背痛都不错了!

  “他一定是受什么刺激了,”Eggsy艰难的寻找一个比较体面又舒服的坐姿,在自己的椅子里扭动着,“幸亏今天的会是下午开的不然我肯定起都起不来,我明明没干什么能惹到他的事啊?”

  “唔……最近Harry好像在整理以前的资料什么的吧,肯定是你之前哪个任务哪里让他不爽了……怎么了?”Roxy看着好友一言难尽的绿脸,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想笑。

  “我已经,”Eggsy有点难以启齿,“因为那些任务里鸡毛蒜皮的小事被他‘惩罚’过好几轮了,我实在不敢相信他还能找出什么来!”

  “说不定是因为Charlie?他对你的纠缠和执念?”

  “啥?我亲手把Charlie的脖子扭断的好不好,如果这也算有什么的话,那我就是只花蝴蝶,和谁都有一腿了。”

  Roxy回了他一个你说呢傻子的眼神,他们的对话止于亚瑟和魔法师推门而入。


  Eggsy此刻有点坐立不安,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心虚的,但Harry用一种温柔到有点肉麻的眼神看着他绝对不是错觉,他都感受到其他人想要自戳双眼及眼镜的举动了。

  会议结束后,Harry迈着长腿几步走过来,凑到他耳边,Eggsy僵硬了,喂!他看着眼前一排的立体投影,在心里呐喊:刚刚还一副恨不得马上摔了这破眼镜的样子,现在怎么又把摘眼镜的手都放下了!你们这群伪君子!

  Harry轻柔的扳过他的脸,落下一吻,“回家吧,Eggsy。”

  Eggsy努力从心神恍惚的状况里抽出一点理智:“我的任务--”

  Harry笑了,“回去看不是正好。”


  看着会议室大门被Harry绅士的推开,又关上,Merlin揉了揉太阳穴。

  “让技术部门赶紧做一批墨镜吧。”

  Roxy不知道从哪儿拿出瓶眼药水扔给他,“附议。”

 

  至于Eggsy,会议中全程走神的他直到回了家才知道他的任务的“后勤人员”居然变成了亚瑟亲自坐阵,虽然这时候他本人已经坐到了亚瑟的大腿上。


评论 ( 13 )
热度 ( 333 )

© jdsven | Powered by LOFTER